李浮之回忆录(十二)
李浮之
       [《长钢纵横》2015年第2期 总第95期 ] 关闭】【回页首
    厂青年团从兵工时代由我负责筹建,成立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后由渤海调来的青年梅靖任团委书记,后来梅靖调走了,由陈升奎接任团委书记。一九五○年,兵工一大厂将陈升奎调走,继而由后提拔起来的电工翟裕国接任团总支书记一职。后来,翟裕国调无缝管车间任主任,市委又派来张广文任团委书记。

    行政方面,设厂部办公室,兵工时代仅有一位干事。归省工业厅后, ̄由马军担任厂部秘书,继任者为常炎,再后来崔文祥任办公室主任、和宗声、阎昭迪(女)作干事。一九五四年,部队复员转业军人苏振河继任秘书、乔勇任主任、吴建德任秘书。

    兵工时代,人事股的股长是韩少文。交地方国营管辖后,成立了人事科,科长王用力调走后,赵吉普任人事科长;生产科科长为贺发科;财务科科长原为翟永和,“三反运动”时他被打成“大老虎”,平反后被调走了,继任者为石某;劳资科初建立时由杨英庭任副科长,工业厅派张梁任财务科长后,杨英庭出任副厂长,郝熙傅任科长;经营科最初是程志坚任科长,继任者李超是位老红军,后来调回四川老家由余荣继任科长一职,后面还有王某、郭某等继任者;生产上有炼铁车间阎志一任主任;机修车间初成立时以王治安任主任,后赵学仁主任提任副厂长,又任命李庆堂为主任,李庆堂调走后李瑞峰副主任主持工作;炼焦车间原为陈保仁主任,调厂工会后秦星明继任;耐火砖车间开始是宋忠恕建厂以后独立经营,王九祥为厂长后以生产瓷器为主,孙明堂接任主任,后由石怀生继任;炼钢车间成立后田新华任车间主任,后有朱琪为主任;轧钢初成立车间时由路建友任主任,是年有东北工业大学肄业学生张蓄春,以及北京石景山钢校毕业生刘日新来厂。

    故县铁厂转为地方国营企业后,党组织归属长治市委。


转炉炼钢试验


    一九五四年三月间,省工业厅下属矿产局组织转炉炼钢的试验组,在故县铁厂进行空气侧吹碱性转炉炼钢的试验工作。试验组以田新华为组长,参加的人还有王青云工程师,技术员赵风祥、郭峰以及一工技学校的毕业生朱祺、芦会安、任向新、孟效文、王璋、李某某,二工技学校(初级中等技校)学生韩永祥、姜生旺等,还有部分工人师傅。当时,我国钢产量很低,大型钢铁公司仅有鞍山钢铁公司、重庆钢厂、太原钢厂,而且大部分是平炉炼钢,太钢年产钢也仅两万余吨。因为电力缺乏,电炉很少,转炉仍在发展初期,有碱性及酸性转炉,都是空气侧吹,只有唐山钢厂已正式生产且操作工艺技术规程已接近成熟。唐山钢厂上至厂长、总工程师,下至车间主任都在转炉炼钢技术研究上有比较成熟的经验,培养了不少的炼钢工、摇炉工。此时,天津也在进行转炉炼钢的试验工作,上海则以酸性炉转炉为主。我们试验组是在唐山钢厂学习实习的。当时,我们是全国最早使用碱性转炉炼钢的三家钢厂之一,稍后新疆八一钢厂也建成碱性转炉炼钢。首钢那时还叫石景山铁厂没有钢,马鞍山也是日本人在抗日战争时期建的小高炉建筑群,阳泉、宣化铁厂也都是生产生铁,炼钢在全国还是刚开始发展;电厂发电装机都不大,拥有每小时上万千瓦的机组就是大电厂了,一般是每小时三千到五千千瓦的机组就算不小了。长治市电厂仅有一台四十五千瓦的旧发电机,只供市内照明还不够,普遍存在着电灯不亮的问题。西白兔电厂是从焦作搬迁来的,名义上容量为一千五百千瓦,但最大负荷只能达到每小时一千二百千瓦。由于用电奇缺,导致电炉炼钢在全国很少。

    我们的转炉试验是在高炉前土木结构的大翻砂厂房进行的。具体是在厂房的北端,炉子是一吨半圆筒型的,用薄钢板焊成的拔烟罩、循环水箱等,所用设备非常简易。当时,厂房是砖木结构的又是旧式建筑很低矮,跨度是木柱结构接起来的三节梁檩,一间只有三米宽六米长,仅能容纳转炉炉坑及轴架。转炉开炉炼钢时,火花乱飞,钢水沸腾,四处喷溅,为防火我们用红泥巴将木柱、梁檩都厚厚地糊上一层,木柱下部用生铁铸成夹板护住,再以六寸生铁管为柱架设工字钢为梁,配一吨半的小吊车做成出钢浇注的小行车,浇注四寸小钢锭。厂房西侧建一座吨半的冲天炉,化铁水炼钢。

    当时的分工是,田新华带队去唐山钢厂学习,赵风祥负责设备,任向新负责冲天炉化铁技术操作,朱祺、郭峰、孟效文、芦会安、韩永祥、姜生旺为摇炉炼钢工直接操作。回厂后开始试产,他们就轮三班操作。还有王子俊老师傅负责浇注,高成戌、张家顺等都是从矿产局调来的师傅。

    开始试炼时,炼出来的钢不符合标准,不能浇铸成锭,浇了的大片废钢带渣人戏称为“大王八”。于是,我们请来唐钢的四位炼钢师傅跟班手把手地教工人们摇炉炼钢技术,经取样分析化验,终于炼成了合格的钢水。唐山来的师傅在故县教了三个月就回去了。可是,随后又出现了铸锭浇注不过关的问题,我们从高炉调过来多位老工人进行试浇注,结果铸成的四寸小钢锭,有的空壳中心缩孔,有的皮下夹渣重皮毛病很多,钢锭合格率太低。于是,我们再派人去唐钢学习,并请来炼钢浇铸的刘工长。刘工长技术全面,实干精神好。我们按专家标准接待,教育职工听他的指挥,必须按他的指导进行操作。我也经常深入现场,研究商量提高钢锭质量的措施和办法。后来,我们总结铸锭操作小开浇、适当冲压的操作法,效果很好。

    转炉炼钢试验成功了。但是,由于小转炉厂房过于简陋,安全生产难以保证,而且生产的小钢锭要轧成钢材才能成为产品出售。于是,省工业厅当年投资四十余万元,建成了一座简陋的轧钢厂房,安装了一套旧轧机,我们开始有了钢材生产的轧钢车间。随后,又于一九五六年投资建设比较正规化的炼钢新厂房,这是故县铁厂有史以来,第一座钢筋混凝土的、现代化结构的、有行车起重设备的、按炼钢程序设计的炼钢车间。一九五五年秋,新厂房开始挖基础时,职工们都兴高采烈地参加了。他们看到了故县铁厂发展的美好前景,欢欣鼓舞,全厂出现了新的生产局面。

    新的炼钢车间设有两吨半直筒型炉坑式空气侧吹转炉,配有五吨及十吨桥式吊车(行车)三台。一九五六年建成投产,从此故县铁厂有了正规的炼钢设备和车间。创建炼钢车间的功臣应首推田新华。田新华是河南省怀庆府(沁阳县)人,“七七事变”前在高级职业学校毕业,抗日战争胜利后,参加革命工作在工业厅矿产局搞土法炼铁(试验地在高平晋城一带)。一九五四年组成炼钢试验组,带队来到故县铁厂,试验成功并建立炼钢车间,他任车间主任,他没有加入共产党,是一位非党知识分子。一九六一年,因为灾荒年口粮不足,他申请退职迁回原籍,另谋职业。后又屡次申请复职未果,于一九八五年患病逝世。

    王青云工程师原为太钢炼焦部主任,山西省沁县人,曾留学日本在东京帝国大学学习,不是学理工专业的,回国后在石家庄焦化厂上班作焦炉值班员。是时,我国工业十分落后,石家庄焦化厂是比较早的焦厂,由德国人投资兴建,德国人经营管理。该厂和阳泉熔化厂一样历史悠久,始建于一九二四年间。石家庄焦化厂的设计图纸、设备机器都是从德国制造运来中国的,据说焦炉的硅砖及耐火材料都是在德国制作好后运来的。工厂的工程技术人员大部都是来自德国,中国人很少,仅有一二人。阎锡山统治山西时,计划建立全面的工业体系,并开始考虑建设钢铁厂生产钢铁。因为有了钢铁,武器制造才有了原材料,才不再受制于人,方能独霸山西。搞钢铁生产必须有焦炭,而建炼焦厂又缺少炼焦的技术人员,加上没有设计图纸。(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