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工不了情
李菊红
       [《长钢纵横》2015年第2期 总第95期 ] 关闭】【回页首
    参加长治义工队伍两年多了。粗略一算,做义工也有三十多次,每一次的义工活动都带给我不一样的感受,有辛苦,有汗水,有辛酸,有泪水……但收获更多的是快乐,友谊,感恩,感动,以及自身生命价值的体现和升华。

    让我倍受感动而又最放心不下的,依然是一对残疾兄弟。从去年八月份听说他们的事情之后,便在心里留下一份深深的牵挂,总觉得比起那些在孤儿院,养老院的老人孩子来,他们更需要有人去关注他们,帮助他们。直到九月份,在天使特教和孤儿院做活动时,才和管理员雁姐姐,苦丁茶,潞城义工小丽等一起开了个碰头会,由我和小丽,雷姐先去潞城市微子镇火车站了解一下情况,然后再协商如何救助。

    九月底,我们三人一起去了残疾兄弟的家。天已经很冷了,我们都穿着薄毛衣,风衣,可弟兄俩却穿着一件破烂不堪的旧秋衣,一条很薄的看不出颜色的破秋裤,脸上手上脏兮兮的,住在一间阴暗潮湿的小平房里。因为弟兄俩吃喝拉撒都在这间小平房里,家里脏乱的不成样子,那污浊的空气呛得人出不上气来。家里的电线到处漏电,电视插座已经严重烧焦,真担心哪天一不小心就会引发一场火灾事故。

    由于时间关系,人手又少,我们三人只能帮他弟兄俩简单打扫一下房间,收拾一下床铺,给弟兄俩洗洗头和脸。我们边帮他们收拾洗漱,边和他们聊天。在交谈的过程中,得知哥哥患先天性小儿麻痹,软骨症。弟弟在十一岁的时候出了车祸,下肢瘫痪,且伴有轻微癫痫病,父母双亡,只有一个哥哥还远在东北。弟兄俩的一日三餐全靠火车站旁边的一个小食堂接济,哥哥一天只吃一顿饭,弟弟两顿。

    闲谈中,我告诉他们:“一定要树立起生活的信心,要坚强,以后会有更多的人来关心你们,会帮助你们把日子过得更好一些的。”当兄弟俩听说我老公工伤致残,看不见了,哥哥对我说:“姐,你去问问医生呗,看能不能做眼角膜移植手术?能的话,把我的眼角膜捐给姐夫,姐夫就能看见了。”那一刻,我们三人都哭了。我们没想到,他们自己都已经瘫痪在家,生活已经完全不能自理,还关心着别人,更没想到,我们还没为他们做什么呢,他们就想着报答别人了。小丽告诉我,每次有人帮了他们,他们都会认认真真记在一个小本子上,问他们为什么?他们说:“人家帮了我们,我们报答不了,但必须记下来,我们得记着人家的恩情!”这让我更增添了一份感动。

    之后,我们三人赶紧联系义工协会和身边的朋友,在义工群里发出一份倡议,组织了一次救助活动,并通过捐款捐物,帮助他们将过冬的衣物,电暖气等准备齐全,将家里家外的电线全部换成新的,确保他们能够度过这个寒冷的冬天。

    十月份,我们成立了一个助残小分队,每月去帮助弟兄俩洗澡收拾家,给他们送些快餐食物等生活必需品。春节的时候,又连着去了好几次潞城,帮助他们收拾家,整理东西,贴对联,我给他们买了许多瓜子、糖、水果等过年的零食,义工协会给他们每人买了一身新衣裳,让他们过了一个早已久违的快乐的新年。

    除夕晚上,我们全家刚准备吃晚饭,就接到那兄弟俩的拜年电话,也是春节期间唯一的一个拜年电话。比起那些短信拜年,这个电话更让人觉得开心,觉得真诚,觉得自己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今年4月12号,我们再次走进他们的家,我和小丽负责给他们清洗衣服床单,其他人负责帮助弟兄俩收拾家和院子里的垃圾。在洗衣服床单的时候,我发现有好几件衣服都让大便给糟蹋的不成样子了,觉得很恶心,实在没办法下手去洗,就找管理员叶子问怎么办?叶子过来看了一眼,就拿了根棍子挑着扔到门外野地里了。可小丽说:“那还是件新衣服呢,只穿了一两次,是我们用爱心捐款买的,一百多块钱呢!”小丽又出去捡回来,自己去水管上清洗干净了。在给弟兄俩洗脚的时候,发现他们的脚因为长时间不活动,脚肿的非常厉害,且溃烂化脓了。我们简直不敢下手,只能轻轻地用热水给清洗了一遍,然后又找了一些消炎药敷在脚上,用白纱布先给包扎起来。走出门外,我又心疼地哭了。真希望有个医生给他们好好治疗一下啊!可是……我们的力量实在太弱小了。

    在活动过程中,不知怎么让山西卫视的工作人员知道了,他们对我们进行了全程跟踪采访。但愿能够通过这次的宣传报道,借助官方媒体的力量,唤起更多人的关注,希望有更多的爱心人士加入到公益事业当中去,和孤寡老人说几句贴心的话,给智障人员一个暖暖的微笑,与残疾儿童做个开心的游戏,为城市的环保捡起一片垃圾,种下一片绿荫……

    义工,我心中的不了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