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马褂”决战“生命线”
——铁运部养路工集中维修铁水线路侧记
王永斌
       [《长钢纵横》2015年第2期 总第95期 ] 关闭】【回页首
                                                    一

  4月11日,6级左右大风狂刮不停。瑞宝新区内尘土飞扬、树木狂摆。随风而至的零摄氏度低温,让刚穿上单衣的人们猝不及防。在铁水运输线路基旁,聚集的30余名“黄马褂”们(“黄马褂”,指身穿黄色安全标志服的铁路养路工)被风吹得瑟瑟发抖。脚下不稳的职工,似乎能被大风旋跑。

    “同志们,今天9高炉南面铁路线的起道作业,事关铁水线的运输安全,施工完成越早,铁水输送越安全。虽说风大天冷,但必须完成任务。”工务段长孟培通说完,瞅瞅站在铁水线两侧的职工,开始点名、布置任务、交代注意事项……整个过程衔接紧凑。

  瑞宝站铁水线站场线岔设备由于冻害春融造成岔枕失效严重、道床低洼板结冒泥、线路几何尺寸发生变化等问题,给日常维修养护工作带来巨大工作量,也给日常铁水运输带来重大隐患。为了彻底消除这些安全隐患点,他们对该区域线路进行了集中维修。

  为了确保这场集中维修施工作业绝对安全,工务段调集储备了充足的通讯设施、劳保用品、防护牌、工机具材料;还针对施工现场地处高炉区域单线,铁水车作业频繁,施工队严格设置安全防护标志,并派专人监护来往运行车辆,以确保施工人员人身及运行列车的安全。

  “天窗”(“天窗”——铁路术语,选择没有列车通过的时间进行抢修作业称为开天窗) 时间到。一列车驶过后,“开工!”随着孟培通的一声令下,“黄马褂”们有序直奔股道间。

  副段长付旭东,把轨距尺搭在两条铁轨上,时而伏身眯眼瞅瞅铁路的来回方向;时而盯着轨距尺中间玻璃槽内的水银液,衡量线路的高低水平;时而移动轨距尺测量钢轨的轨距;时而拿起粉笔在轨面或枕木头上,写下需要校正和改动的处所。

  付旭东才测标出几处线路低洼处所,孟培通就指挥马贵平、吴天水,每人操作15公斤重的起道机,分列在两股道旁起道。随着液压撬臂上下启动,起道机一点点顶起了一段轨道的轨枕,铁轨予枕下出现虚空口。付旭东瞅着搭在两条铁路线上的水平标尺仪说:“再起一点,好……停……”付旭东刚说完,瑞宝工区区长王海林,就带领4名职工挥舞捣镐,嗵嗵地锤捣着轨枕下的道碴。

  轨枕旁的道碴不够,又有几名职工铲着路基下早已备好的道碴添补。10多名职工,一边挥舞捣镐锤捣道碴,一边使用铁锨添碴。嗵嚓、嗵嚓……的捣镐声随风传出很远。每扔过一锨石碴,就扬起一阵灰尘,掠起的灰土刮打在“黄马褂”们的脸上身上。天气虽冷,但繁重的体力活,让职工们头上冒出了汗珠。出汗较多的职工,脸颊上甚至留下了一条条带着土灰的汗渍。起完一段道,他们再起下一段,30多名职工在线路上持续交替作业。负责施工质量的孟培通,紧随其后撬撬检查,块块夯实,检查几何尺寸,恢复道床高度。

  “准备下道避车。”监护施工安全的王安国口哨声响起,大家赶忙拎着工具下道。“黄马褂”们站在路基上立成一排,工作服都被冷风、汗渍和污渍印成了黑黄色。呜 ——铁路线上拉着4辆铁水重罐车的机车缓缓驶过。养路工们向火车行着注目礼。孟培通、付旭东则蹲下身,紧盯车轮驶过刚刚起过道的铁轨的安全状况。瞧着火车载着重铁水车安全顺畅地通过,达到了放行车列运输条件,两位段长和职工们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二

  起道作业维修,是整正轨道水平、三角坑,整治线路坑洼,增加道床厚度,调整线路纵断面等局部或全面,最终让失去铁路安装标准的铁轨,恢复至规定的运行几何尺寸,以防止机车车辆在起伏不平的的轨道上行驶。而这只是铁路线路“集中修”的一部分。还有测量调整轨距、更换道口垫板等艰苦工作,等待着他们去完成。

  “黄马褂”们在食堂胡乱扒拉了几口午饭,就又来到铁路线迎战春寒。风,比上午刮得小了点;天,却冷得要命。灰蒙蒙的天空,阴森而低沉。让每一个走在厂区的人,都急匆匆地加快了回家的脚步。“黄马褂”们也想早点回到温暖的家,可他们必须在天黑之前完成上级下达的任务,否则行驶的机车司机不能答应,炼钢炼铁的职工们也不能答应。因为修不好线路影响了铁水运输,高炉就得休风,转炉就得停炉。

  其实,早在进入铁水线作业之前,工务段的孟培通、付旭东,已经反复在铁水线巡查过,检查了钢轨几何尺寸、枕木是否有劈裂锈蚀、石碴弹性、路基是否稳固、道岔接头是否有裂纹等等,每一项工作都做得非常细致;确定了消灭隐患的重点,以使职工们全部到位后,能够迅捷地投入到“集中修”工作中去。

  这不,“天窗”时间一到,付旭东就跳到路基上拿出轨距尺测试轨距大小,对需要调整的轨距标出了方位图标。接着,孟培通就指挥人们开始了轨距调整工作。职工们,分列在两股道上,有的拿起扳手松开螺栓,起出扣件下的胶垫;有的拨动撬棍,撬起了道岔区域木枕上的道钉并扒松道床。他们寻找着一个个致使轨距变宽的原因,采取了一个个让轨距复原的办法。

  这时,段长孟培通又喊上了:“干活不要大大咧咧的,要想着节约每一分钱,胶垫损坏不严重的要掉边使用,螺栓丝扣不坏的要继续拧上。”“知道了。”职工们大声应答着。在孟培通的倡导下,职工们把那些拆除下来的胶垫挨个的检查过,把那些一边磨薄,另一边还能用的胶垫,全部掉边安装在螺栓扣件下,还把能用的螺栓也二次利用上。

  轨距调整,是一项费时费力的活儿。得有人始终盯着放在两轨上的标杆测试仪,检测轨距间的大小,多一分不行,少一丝也不行。付旭东,认真细致地盯控着每一个环节,让职工们一圈圈地调整轨距杆,一次次地拧紧扣件。旧钉眼处不好补钉,职工们在钉眼处塞上木塞,挥动道锤噼里啪啦地敲打道钉……直至把这一段道轨调整好,他们才稍稍休息一会。10米、20 米……他们一点点向前推进,把一处处隐患消灭掉,把一段段钢轨调整好,他们多像森林里的“医生”——啄木鸟一样,护卫树木似的护卫着铁路线的安全。

  天渐渐地黑了,也越来越冷了。他们在调整完线路轨距后,紧赶着把炼钢厂铸铁机外的一处道口板进行了铺换。该道口部分区段无碴轨道板破损导致砂浆外挤,支撑面损烂导致轨距扩大、方向弯曲。他们掀起道口扳,把损坏的拿掉,用底碴进行了重新铺底,更换了新的道板,改正了轨距方向,从而保证了护轨安全,方便了行人通过。

  ……

  从3月中旬开始,工务段的“黄马褂”们,一个多月来每天战斗在铁水线上,共完成更换大胶垫4000 块、线路捣固2.5Km、线路改道100米、拨道2Km、复紧扣件8000个、螺栓涂油3000颗、更换钢轨作业3次,以较好的设备质量抗击了“春融乱道”。与此同时,该段还对铁水线路设备实施全方位综合整治,严格落实回检制度,防止出现线路起、拨道量超限,影响捣固质量。同时组织人员封填镐窝,整理道心及道床边坡飞砟,夯拍砟肩,确保线路外观整洁美观,从而确保了铁水线的运输安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