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春(外四首)
张栓平
       [《长钢纵横》2015年第1期 总第94期 ] 关闭】【回页首
乌云洒落的冷酷砸伤了几根干柴的心情
一缕炊烟慢慢升腾思念,没走多远,散了
张蛋李蛋王蛋朱蛋杨蛋牛蛋狗蛋
总之那些后生们不回来了
翠花梅花桂花春花爱花
总之花一样的闺女们不回来了
有的宁愿用父精母血铸成的生命
去支撑城市罪恶的高度
有的宁愿用妩媚去唤醒城市的性无能
也不回来了
 
只有几棵苍老的病树还在惦念脚下的土地
苍茫里的土坷垃因绝望而面目僵硬
乡村  已经无力翻新自己的春天


    春天成为暮秋的一段夸张 

灰色的云压抑着五月的窗口
柳色的荣光暗淡下来  紧贴春天的胸膛
听到的是秋之风雨的嘶鸣
 
一些与我朝夕相处的草坪  沉默在
阳光遗忘的角落  擦身而过
那些因伤寒而萎缩的身体不忍目睹
 
而在故乡  关于杏花的预言哀伤地
飘荡在黄昏的山歌里  洁白清芬的灵魂
囚禁于阴间   不得复生


    翅膀之忧


飞着飞着你就什么也没有了
而你非黑夜里的流星
飞着飞着你就落河上了
而你非觅食的水鸟
不是所有的地方都会说你是好鸟的
你却去了那些地方
 
其实  我最担心的是我熟悉的麻雀们
担心它们为了活得更开心偶然的一次陌生的飞行
至于我  张开双臂就是充满欲望的翅膀
但我只放飞我的目光
落在对面窗口有点丰腴的花上


    酒焚毁了夜色渲染的矜持

约定而后怀疑。如果夜色过于沉重
那些自爱的脚步如何返回
和一杯水缠绵在时光里
虽然有些简单,但不至于陷入
彻底的孤独
 
鬼使神差。车速还是在黄昏后
把路灯麻木的神经唤醒
酒在月光下慢慢燃烧起来
是谁第一个将语言的外套烧得面目全非
在赤裸的内心里已经并不重要


    油菜花用风姿煽动爱怜

朝阳的河流漫过来
洗去夜色残留
在万物上的倦意
此时,油菜花注目到
我的辽阔的惊讶
鸟儿们却坦然地在花间
用快乐组词。虽然风的呼啸里
深含妒嫉,它们仍执着于
这次命定的邂逅
我也俯下身子
贪婪地抚摸了一些妩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