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照在我身上(外十二首)
裴恒敏
       [《长钢纵横》2015年第1期 总第94期 ] 关闭】【回页首
    阳光照在我的身上

阳光的金子照在我的身上
这一生我不缺少金子
我必须像一株植物一样
抓住夏天的大好时光
努力地光合自己的梦想
艰难地跋涉  秋天莅临
我才会结出甘甜的果实

芸芸众生里  我也是
一株普通的植物
一样拥有空气和雨水
在竞争面前我不能低头
更不能落伍  我必须
拥有独立的自己  也许
此生我就是一株小小的
蒲公英哪怕只开出一朵
微笑的黄花  我的种子
也要随着微风飘向
海角天涯  留给明天
一些自己的想法


    没有去处的时候

没有去处的时候
自己的灵魂就是自己的房子
想象为天  宁静为地
书本就是墙  梦境就是床
让自己的热情
为自己照亮一轮太阳

身处严寒  朋友不远
也许隔壁就是春天
心情愉悦  天宫不高
抬腿就与上帝会面

是是非非已成过往
屹立的是山脉  挽着我的臂膀
流动的是河流  把歌声吟唱

不管白天黑夜
我的手就是翅膀
只要不停地搏击
向着远方  我就会不同凡响


    风吹着我

风吹我的头发
仿佛提着我
让我离开脚下的大地
风吹我的衣服
像展开我的羽翼
我有了飞翔的感觉
风吹我的双腿
让我加快了脚步
前方是不是谁在等我
风啊吹着我
一刻不停地吹着我
吹走了我的热
留下了我的冷
让我冷静地思索
不再孤独


    天怎么就亮了

在我的潜意识里
黑夜就是一个伟大的魔术师
它用一个硕大无边的
黑色单子一罩  天就黑了
喧嚣嘈杂就远离而去

不知怎么搞的
天怎么就亮了
是街上的路灯点亮的
还是赶夜路的人鲁莽和慌张
撞碎了夜的屏障

天怎么就亮了
是失眠的红眼洞穿的
还是叽叽喳喳的鸟们惊吓的
还是其他的原因
至今我总弄不清确切的原因

天怎么就亮了
天亮了并没有什么不好
只是我的梦还没有醒
只是夜里的一些事情
还与我纠缠不清


    快点

在我的潜意识里
不管什么都希望快点
时间过得快一点
快一点把过去遗忘
风刮得快一点
把眼前的一切都吹走
快一点改变固执的环境
脚步走得快点
最好把自己的影子也甩掉
这样是不是我可以
变成另外一个人
那样的自己是不是
就会有着不同的命运


    空着的杯子

空着的杯子
仿佛是一个蹲着的人
双手支撑着下巴
目不转睛  聚精会神
盯着前方
谁也不知道此刻
他究竟在思索着什么
抑或在等待着什么

因此  一个空着的杯子
即使摆放在你的面前
你也不知道它想让你
注入果汁、白水或是茶水

因而  一个空着的杯子
千万别认为它是空的


    最为无奈的时候

最为无奈的时候
我总爱蹲在地上
抡起双拳  来砸自己的影子

我把自己的双拳
想象成一对铁锤
影子就是自己的命运
我期望通过不断地锻打
它会不断地变薄
薄到一张纸或者
如司空见惯的塑料袋
微风吹来可以插翅奋飞

这样我也可以走向高处
脱离现实的困顿
仿佛一个空空的塑料袋
随着风向抵达大树的枝头
然而每次我的击打
最后微微疼痛的只是我的良心

最为无奈的时候
我只能借着诗歌呻吟
释放我胸中的块垒


    玻璃

你我之间似乎
总竖着一块玻璃
透明的玻璃在我们之间
虽然我们很近
实际上很远

有了一块玻璃
我们都很矜持
彼此都很勤快
都要把玻璃擦拭得一尘不染
好能彼此阅读欣赏对方的笑容
衣冠整洁生怕暴露自己的缺点

有一天我们不小心
也许是想更亲近一点
把玻璃撞碎
倾刻之间锋利的牙齿
散落一地狠狠咬啮着我们

我们都在遗憾
看似坚硬的玻璃
为什么就这样不堪一击


    黄昏随笔

黄昏
当冗长的一天被折叠进
一只小小的笔管
抬头望望天空
我把忧伤咽下
不要让叹息波及其他的邻人

五十余岁
我已用尽一生的幻想
如今只能让笔底泛起的微微火焰
为自己取暖
时光的灰烬在脚底越积越厚
借以抬高自己
看看前路的坎坷
绕过去或迈过去
都是吃力的选择

虽然饱食终日
但我没有一点点愉快
此生占尽生活的下风
但我仍不打算把信念典当


    流水

流水从什么地方流来
我从不知道
但我知道它们的梦想都是大海
为了这一目标
它们不停地抛弃着
自己背着的卵石
只有这样它们才会加快脚步
看着流水欢快的样子
我的身心轻松了许多
因为我的梦中也有个大海


    秋雨之中

秋风吹来
秋雨如期而至
也许经过夏天的摔打
气温已不事张扬
在昨天晚上悄悄就下降了几度

如我走过了昂扬的青年
进入低调的中年
听雨的心情已经收敛
隔窗而望雨点时断时续
柳梢摆动的雨后
被溅湿的身影模糊
脚步声走远
那人才渐渐清晰

雨点敲窗
冥冥之中含有蕴藉
心思起起伏伏
思绪涨潮欲说又止
秋雨中的路
有泥泞更有寒冷
回望来路
我已不放在心上


    一簇野菊开在路旁

秋风一阵紧似一阵
多少脚步疾行在路上
落叶打在我的脸上
也打在你刚绽放的花蕊之上
一簇野菊花儿金黄
在别的植物都凋零的季节
你不顾天气变凉
更不惧即将来临的寒霜
默默地在路旁静静开放

此时在这个秋天
秋风的手指总想
把热泪抠出我的眼眶
只觉得阳光恍惚
身影也失去了往日的重量

驻足在这不经意的瞬间
你给我的心头摇曳一抹金黄
我顿觉心中升起一轮温暖的太阳
顷刻我多想拿起一支笔
写一首诗歌倾吐心中
所有的美好和向往
像你一样锲而不舍
不管命运的境遇怎样
都准时把自己灿烂开放


    随想

在我们的地球
观看其它星球
总认为那里就是天堂
如果那里的星球也有人
他们观看我们地球
肯定也认为我们这里就是天堂
明白了这个道理
天堂就在我们身旁
其实天堂就在心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