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浮之回忆录(十一)
李浮之
       [《长钢纵横》2015年第1期 总第94期 ] 关闭】【回页首
    (接上期)一九五二年十一月,炼焦厂已停产,焦炭积压堆积如山,原建的十孔焦炉,大修无望。省工业厅计划在大同建设由大同铁厂筹建一座高炉,遂从焦化厂抽调大批职工及工程技术人员和领导干部,到太原做大同铁厂的筹备工作。如人事股长钞进增、工程师徐某、技术员钟汉生、秦星明、王清和等数十人。同时决定两厂合并命名为故县铁厂,任命谭秉礼为厂长、李浮之为第一副厂长(总工程师)、齐玉辉和高凌文为副厂长。故县铁厂设炼铁车间、炼焦车间、机修车间、耐火车间、运输工部以及矿石群采购站。

    一九五三年,省里决定投资数百万元用于大修高炉,按设计重新浇灌水泥基础。为严格保证质量,新建三座考柏式热风炉,要求必须达到设计标准。同时,还投资修建职工宿舍,即在厂北路北侧。征地百余亩(属王庄村土地)修建土木结构平房,而且大部分为单间做单身宿舍,少部分一间半称之为“双辈”宿舍。新建宿舍依建筑时工地的次序,群众称之为“四工地”,由副厂长齐玉辉主管基建。在兵工厂时,曾于故县村中间修建砖木土坯结构平房四排,后又在厂东修建坐东向西的砖木结构平房做单身宿舍院,但多数带家属职工仍租房住于故县村。

    焦厂建厂时在东沟建土窑及平房四排,但仍不能满足职工居住需要,仍有不少职工居住在枣臻和赤头村的民房中。原枣臻村建有纸厂一座,建国后停产撤销了,房屋归于焦厂,后成为职工家属宿舍了。

    一九五三年十月,高炉大修完成投产,省工业厅副厅长贾冲之和长治市委王书记也一起参加了点火开炉仪式,故县铁厂重现生机。长治豫剧团于高炉东搭台唱戏三天,以庆贺开炉。

    枣臻焦炉自停产后,尚未大修,遂暂设土焦车间,以赵子文为支部书记、秦星明为车间主任。枣臻焦厂在高炉北原料场以土焦炉生产,供应高炉燃料;矿石仍以壶关平顺一带群采,在壶关集店设站,仍依农民用小铁轮车运输,日日夜夜风雨无阻,络绎不绝。由于采运价格不高,农闲季节农民也可得微利,稍补农民的生活收入,可谓是互补互利,互相支援。

    原厂部办公室设在厂的西南角,有平房二十一间数百平方米,并修建一座礼堂,系兵工厂时新建砖木结构房屋,虽十分简陋,但移交工业厅时仍在此办公(“三反运动”时也在此院内办公)。一九五三年,又于院北面建平房九间,成立一个大食堂。在此院内办公的有党总支、厂部办公室、厂工会、财务科、青年团等部门,生产科则仍在高炉东院内办公,劳资、安全、技术、初建化验室随生产科(兵工时期叫工程科)一同办公。

    一九五二年冬,我到省工业厅第一次汇报工作。因为我是来自初次新接收的铁厂的工作人员,得到了特殊优待,住在正大饭店。还记得饭吃得很好,那时就是高级待遇了。严冬时候还能吃上新鲜香椿调豆腐,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时,省工业厅厅长是省长裴丽生兼任,贾冲之任副厅长主持工作,工业厅包括省地方国营全部工业部门,轻重工业有煤炭、机械、钢铁、纺织,还有轻工业等五花八门的部门。厅里设经理处、计划处、基建处,记得张明远为计划处处长、焦子杰任副处长,有副厅长二三人分管煤矿、纺织,工业厅是在典膳所的一座大楼里办公。

    在省工业厅接收故县铁厂时,谭秉礼带给厂里一部吉普车,是从朝鲜战场上缴获的、带拖斗的美国吉普,由赵春庭任司机。此前,兵工时期上级曾给过厂里一部车也是美国吉普车,据说是从延安放下来的,是毛主席曾经使用过的吉普车,由李师傅任司机。所以,故县铁厂在转为地方国营以后,有两部吉普车使用。虽然车况不太好,但在当时长治市各厂矿、市政府机关还都没有小车的情况下,还是很了不起的事儿。

    一九五三年,高炉开炉生产后,一直使用土焦,因为土焦强度低、灰分高,致使高炉炉况不顺行,省工业厅决定恢复焦炉生产,这就急需做好焦炉硅砖制造的准备工作。此时,耐火材料车间主任是孙明堂,为了使硅砖达设计标准,我重点进行学习研究,查找攻读有关硅砖制造的技术资料,又去北京钢铁局请教耐火专家。当时,我了解到太原钢铁公司焦炉生产硅砖用的原料是忻州的白火石,晋东南地区还未发现有此矿,经和耐火生产老师傅孙智明、白丙祥等共同商量,决定使用当地出产的材料代替。因为,在一九四九年原枣臻炼焦炉初建时,使用的硅砖是西沟耐火材料厂自行制造,那时主要原料是以黎城产的石英作为主料,石英二氧化硅含量高达百分之九十,但在型像结晶上有差异,不符合标准。后来,听说阳城产有一种火石矿是黑火石,另外长治有一种水成岩的沙石含硅都很高,遂专题进行调查采样分析研究,并购进部分火石进行煅烧,结果很理想。黑火石煅烧后都成了纯白色,成分结晶型像都符合要求。又采来长治的水成岩沙石,经分析计算确认可以作配料,又使用黎城土法水磨石英粉使其细度达到要求。解决了上述所有的问题以后,经过科学计算和小型试验,解决了硅砖制造的配方问题。

    原料解决以后,我们又召集老马和老崔两位木工师傅、成型工匠白星祥等人,研究焦炉硅砖的木模制造及成型手工工艺。总结了大家的经验及技术改进意见,并做模具制作及打砖的试验。下一步就是烧成工艺,这也是要求最严格和最难掌握的一步,必须按时掌握烧成温度。当时,没有高温低度表,很难测准温度的升降。即使达到烧制的最高温后,还要准确地按时间控制降低温度的顺序。到关键时刻,如七百度时要保持温度在一定时间范围内进而保持硅砖结晶质量。如果温度降得快了就要出裂纹,温度降得慢了超过工艺要求,也会影响硅砖质量。为此,按升温曲线及降温曲线制定操作工艺规程,要一丝不苟,昼夜守候。温度以烧成的三脚架和热电偶高温计测量,降温用风扇,保温也以土办法——挡窖门来控制。在粉碎原料时,要把电碾的角落甚至一孔一缝都要清扫干净,不能有点滴的坩土混入。我们向全体职工作动员,强调人人都要重视操作规程,决不能马虎,一定要保持原料清洁纯净。在实际操作中,每一个工序和步骤我们都和工人们一起按工艺要求制作。同时,还发挥老师傅、老工人的聪明才智。依靠工人群众,最终生产出符合设计标准、优质且外形规格完整、无棱角焦炉硅砖,彻底解决了焦炉大修的一个难题,这也是发扬自力更生、勤俭办企业精神的一个典型范例。

    一九五四年,厂里基本建设的重点转到了焦炉大修,仍按照原来的十孔焦炉形式进行。当时,我作为第一副厂长兼总工程师,主要负责技术把关,并协助厂长谭秉礼管理生产经营,基建工作由副厂长齐玉辉主管。同时,省里还投资修建职工宿舍,群众叫“二工地”的五四宿舍,以及工人俱乐部。焦炉都是厂里自行设计,本厂的建设队伍施工。史寿小是工长,负责焦炉的土建技术工作。在施工中,他严格要求质量,尺寸方位丝毫都不能马虎,使工期提前完成。焦炉的金属结构件也都是本厂自行制作安装,铆工师傅们以出色的技术圆满地完成了任务。

    金秋九月,焦炉竣工烤炉了,按技术规程要求要烤炉三个月。到十二月开始装煤投产,焦炉运转起来很顺利,推焦机及附属生产设备也都运行正常,生产出来的焦炭质量很好。一九五二年到一九五七年的组织结构。一九五三年,市委派来一位总支副书记刘克钦主持党委工作,总支另一位原党委秘书常海文被提拔为总支副书记,总支委员有谭秉礼、李浮之、戴景晨(工会主席)、常九思、王哲金和副厂长赵学仁(原兵工时代老保卫干事科长、后任机修车间主任,提任副厂长)。有一个时期,长治市委书记王志明兼任故县铁厂党总支书记,又调来尹正南任总支书记,总支还有宣传干事张海峰。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