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的夜班
王密芳
       [《长钢纵横》2015年第1期 总第94期 ] 关闭】【回页首
    时间过得飞快,在脑海中记忆犹存的还是马年春节的事情,转眼间已是羊年除夕的到来。

  2月18日,时间的指针刚刚指向19点钟,我就来到了动力厂热电车间的主控室。在主控室内,交接班事宜刚刚结束,当班的职工就一个个整齐地坐到操作台前,认真查看起显示器上的工艺参数。我见到了丁班带班长韩志强,忍不住笑着说:“韩师傅,今晚又是你们的班啊!”“嗯。咱们又在年三十儿见面了。”“怎么样?年夜的饺子吃了吗?”“吃过啦!我们都提前做了准备。”韩志强一边笑着一边和我说话,还不时地观察着电脑显示器上锅炉和汽机的工艺参数。

  “连续两年都是你们的夜班啊。”“其实年三十儿上夜班,我们早就习惯了。感觉和平时没什么不一样,就是一个普通的夜班,工作内容也和以往一样,除了要查看显示器上的工艺参数和检查设备的运行状况外,还要随时掌握各项应急预案,以备突发事件的发生。今天我们更要操到心,保证让广大职工家属过上一个非常祥和的大年三十。”这边刚和我说完,那边又和当班的职工交待需要注意的事项。“我要去检查一下设备的情况。”随后,他就走到墙边顺手拿起检查设备的必备工具“听诊器”——一根细长的铜管,走向主厂房。“哦!”我紧随其后。

  主厂房机器间的房门刚刚被推开一条缝儿,霎时,机器运行的轰鸣声一下子钻进了我的耳朵里,听不到其它的任何声音;相伴的还有厂房内30多度的高温。

  待他将汽轮机轴瓦的声音、仪表盘的显示以及润滑油的压力等情况检查完后,已经是汗流浃背。我提高嗓门问道“怎么样,机器没问题吧?”“现在都正常。”他大声地说:“这些设备可都是我们的‘重点保护对象’,每天都需要不间断地巡检,稍有疏忽就会影响到公司的生产和职工的生活,尤其是不能影响职工家属的供暖。”我们边说边从主厂房走出来,到了主控室还是热得浑身是汗。韩志强没有来得及歇一歇,放下“听诊器”,又拿起煤气报警器,到锅炉平台上去检查……

  等检查工作全部结束后,时间已经过去了近2个小时。“韩师傅,辛苦了啊!”“没啥,这都是我们每个班需要巡检的内容,也是为保证设备的正常运行所做的必不可少的工作。”说完,他又来到显示器前查看起每一台电脑的工艺参数。看着他忙碌的样子,我不忍心再去打扰。

  徐晓峰,当班的一名汽轮机运行工。她是一名性格开朗、工作认真的女职工。我看见她时,她正在注视着显示器上的工艺参数。

  “晓峰,打扰一下,你在大年三十儿上夜班是第几次了?”“我也记不清了,反正是有好多次了。以前在制氧车间时也上过,后来转岗到了热电车间。三十儿上夜班很正常,全厂、全公司,乃至全国有无数的岗位都需要有人值班,我们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春节晚会看不上不觉得遗憾吗?”“嗨,那有什么呀!啥时候看都一样,看不上直播,那就看重播呗,反正早看晚看都是一样的,呵呵……”

  看着操作台前认真操作的师傅们,对他们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正是因为有了他们在平凡的岗位上精细操作,才有了企业生产的顺行;正是因为有了他们在普通岗位上的精心巡检,才有了千家万户的温暖。

  离开主控室时,时间已经到了22点。我想,羊年的春晚联欢会,他们又要等到大年初一再看重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