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检员的“夜生活”
小王
       [《长钢纵横》2015年第1期 总第94期 ] 关闭】【回页首
    “调21次3道准备开车,列检员检车。”1月20日晚11点,记者来到公司厂东车站,刚见到列检员刘惊忠,就听见他的对讲机里传来车站值班员的作业指令。刘师傅说,这是他今晚接班后的第3次作业。

  刘惊忠所在的铁运部厂东车站,是公司最大的编组站,列车进出次数多、车辆周转量大。列检作业主要负责检查列车货物装载、加固状态;车辆篷布苫盖状态;施封及门、窗、盖、阀关闭情况,发现异状及时处理。由于人员紧张,每班只有3个人,一个班下来要工作12个小时之久,白班是早上7点半点名,8点钟正式接班,一直要忙到晚上8点下班。夜班则是晚上7点半点名,晚上8点正式接班,直到第二天早上8点交班。

  在征得刘惊忠同意后,笔者戴上安全帽,套上一件棉大衣,跟刘师傅一起走进股道。一部对讲机,一支信号灯,一个绿挎包,就是他全部的作业装备。

  “想干好列检员,走路是基本功。”刘师傅一边用信号灯给笔者指路,一边介绍自己的工作,“平均每班每人差不多要看6列车,每列绕车一周大概1000多米,一个班下来行走的距离基本上都在10多里。”

  这次检查的是一趟外发钢材列车,刘惊忠仔细检查每一辆车,不时地从挎包里拿出铁锤或是小撬棍将进槽不紧的插销和门扣入槽归位。“今夜天气寒冷,这种天气最容易出现的问题就是车门关闭不严。”说话间,他来到一辆货车前,认真地检查每一个车门,果然发现大门的落闸不到位,他立即拎起带来的大锤用力进行敲打,直至闸销全部落进大门卡槽里。

  检查完一辆车,接着检查下一辆。就这样走走停停,一趟下来,用时近40分钟。看到笔者早已是步履蹒跚、气喘吁吁,刘惊忠笑着说:“其实这趟活儿,速度还是有点慢。”据刘惊忠介绍,现在正是冬运的关键时期,进厂矿车出厂钢材比较多,这也就意味着他们的工作量再次加大。为保证列车正点运行,他和同事们必须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尽量压缩每一趟车的作业时间,提高作业效率。

  回到值班室,刘惊忠放下工具,就开始填记台账。记者顺手打开他的挎包:扳手、老虎钳、锤子、小撬棍、还有一堆铁丝、施封锁之类的加固材料,提起来试试,足有十来斤重。

  填完台账,刘惊忠终于有时间喝口水,趁这个难得空当,笔者和他攀谈起来。“上班28年了,基本上没在家过过一个囫囵年。去年除夕我是白班,车站离家远,晚上9点多到家才吃上年夜饭。今年三十儿正好轮我上夜班,家人准备把年夜饭给我带上让我班中吃……”提起家人和即将到来的春节,刘惊忠显得很平淡。

  “不过,看着一趟趟经自己手检查的钢材列车安全开出车站,驶向全国各地,我觉得,值了!”听到窗外传来列车启动的汽笛声,刘惊忠自豪地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