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鞋的“心声”
小赵
       [《长钢纵横》2015年第1期 总第94期 ] 关闭】【回页首
    我的学名叫止轮器,大家都喜欢叫我的小名——铁鞋。别看我的体积不大,作用可不小。当列车减速需要停车时,只要我往钢轨上一“站”,车轮就会推着我在钢轨上由滚动摩擦变为滑动摩擦,从而实现短距离停车。当停靠在线路上的车辆需要防溜措施时,我就会“站”在车列两头卡住车轮,从而防止整个车列溜滑的重大事故发生。不过,这些业绩要归功于我的“家长”,也就是我的户籍所在地——铁运部厂区队运务段。

    运务段是一支年轻富有激情的队伍,也是一支严谨务实、敢想敢干的队伍。说他们年轻,是因为他们的队伍中年轻人占80%,每天跟随列车奔跑跳跃、摸爬滚打、吃苦耐劳,依然活力四射。说他们严谨,是因为他们对工作精细化管理,标准化操作,对各个环节的管控严密细致。

    高效的管理模式下,我的团队是最直接的受益者,105位同伴遍布在下场、厂东、瑞宝三个车站区域。在他们不离不弃、关爱有加的呵护下,我们快乐、充实、高效地服务在运输岗位上。当我们从仓库来到车站,他们总是先刷一遍防锈漆,让我们能够抵抗雨雪的侵蚀,干透了再刷一遍大红色油漆,为的是让我们的存在耀眼夺目,两层外衣把我们装扮得结实、美观。他们还用黄色油漆涂打编码,并按照区域使用数量以及地带逐一编排配置,建立户籍档案,按照编码进行归档和使用。这样一来,我们就有了各自的“身份证”,也有了自己的工作区域、具体岗位、负责人,团队的每一名成员都明确了自己的定位和职责。

    每当发现我们的队伍中有损坏、变形的情况,虽然我们的成本并不高,根本不值钱,可他们也从不丢弃,全工段上下树立过“紧日子”的思想,能用的绝不扔,能修的绝不领新的。你看,那个寒冷的冬日,西北风疯狂地喊叫着,付段长李建平为了让破损变形的铁鞋同伴重新上岗,利用午休时间,缠着电焊师傅一会烘烤,一会焊接,烤红了夹到台虎钳上,用撬棍、钳子整形复位,遇到严重残缺的李建平就找来边角废料,按照尺寸裁割下来再一点点补焊,焊接完毕,再重新涂上油漆进行美容,尽量修复到规格的尺寸,尽量让我们完美如初。你听,冬夜里付段长申韶军那急切的声音,原来只为我的团队里丢失的一个同伴,他从下午一直找到晚上,顾不得肆虐的寒风,顾不得饿瘪的肚子,也顾不得被风吹裂正在流血的嘴唇和嘶哑的嗓子,直到在值班室旮旯里发现了那个“淘气的同伴”,他才长舒了一口气,踏进了回家的夜幕中。 

  我要为这些可爱的人点赞,赞他们严执标准、钻研创新的工作态度;赞他们严谨细致、追求精细化的管理模式;赞他们眼中有爱、心中有责的岗位热情。

    能在这样的家庭里茁壮成长,我骄傲,我自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