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酒河行走(诗五首)
张栓平
       [《长钢纵横》2014年第5期 总第92期 ] 关闭】【回页首
隐私

红酥手慢慢从水里抬起来,将这河流的
残存的印象甩掉,与陌生的缠绵一干二净

甚至拒绝秋天。据说在成熟里发现了水性
秋雨就是偷欢时的液体 只要空气的味道

或者只有空,再去接受夜晚的赠送和附加
有人在被俘者的两只手上栽树,长出癖好


暴雨

沙漠的胸膛如此辽阔,爱情的汪洋
依偎其上。望眼已经接受骗局,证词只是
自得其乐的呻吟,在孤独之床

暴雨的荣光在裸露的炎热身后
瞬间呈现,砍断路的傲气。关于死亡的宿命论
夜晚至今没有懂得躲避光明


骨感

时至今日,秋天的骨骼已经不敌一枚坚果
的外壳。深巷的炊烟都会撞响它崩溃的轰鸣

轻薄的雪花就过早地纷至沓来,
玷污枝干藏匿的锐气。
蟠龙河畔的酒旗却依然吹动秧歌的风趣


阳光在黄昏的哀鸣里倒塌


以高大呈现,以华丽呈现
阳光是无可挑剔的光荣背景
阳光把诺大的位置禅让给钢结构

让自己更多地成为坚硬的物质
紫藤的欲望是双手能够揽住白云而裸奔
能够每晚把月亮戴在头上
让性爱夜夜花好月圆

野草们在风雨里颠沛流离
它们清热解毒的信念一次次被瓷器碰伤
然而阳光变态的坚硬里阴影丛生
出自内脏的哀鸣在黄昏回荡


沿着酒河行走


你是可以随身携带的缠绵和涛声
每一滴都是一朵鲜花,每一朵鲜花
在纯洁和馨香的宫殿内
却只能向你称臣
尽管时风的尘埃也会渗入你的内脏
那也正好让老酒鬼的呐喊
有了怒火的恐怖

沿着你行走,日子就有了
永不枯竭的风景
我知道在这条路上行走着许多男人和女人
他们幸运地被世人称为诗人
他们爱酒
是因为放不下骨髓里汉语的峥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