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叶
游子
       [《长钢纵横》2014年第5期 总第92期 ] 关闭】【回页首
    一叶知秋。秋,是沿着叶的脉胳走向成熟的。叶,是随着秋的深入渐次凋零的。秋叶,完整地呈现了秋色、秋味、秋韵。

  秋,是秋叶走向灿烂、走向辉煌的操盘手。秋,通过秋阳,把七彩的色泽,定格在一片片树叶上。秋,通过秋雨、秋风,蚕般的把叶绿,一丝丝地抽走,把青黄、橘黄、金黄、橙红、枯黄的七彩叶片,留给了山川大地,把蕴藏无限韵味的大美,留给了懂它爱它的人。

  秋叶的飘零,始于立秋。杨树,率先感受到了秋味。在一个早晨,或是秋分后的某个傍晚,就像白发悄生于我们的鬓角,一整棵杨树的叶片,突然就黄了顶梢。有时,叶片会冷不丁地旋下几片。此时的落叶,飞得令你我心疼。毕竟不到深秋,但这确实是秋叶,走向衰败的开始,也预示着大秋作物的日渐成熟。

  秋,是一杯陈年老酒,或是一盏新市嫩茶,况味多变,韵气长存,令人时品时新,不忍促去。秋的脚步,缓慢而稳健。紧随杨叶飘落的是槐树。秋阳,把槐叶染成了片片金箔。金黄的槐叶,把一个村落,映像在灿黄的气象中沉醉。而一棵山岗上的独树,把所有的秋象都集中到身上,它的叶片全黄了。是那种灿黄色,这是树叶吸吮了晨霜的露气,接收了秋风的洗礼,沐浴了太阳的光华,走向枯黄前的最后一次辉煌;是树木吸收了自然精华,奉献完绿色后的又一次生命本色的展示,没有浮躁,只有凝重、沉静,展示着一种摄人心魄的美丽。

  秋叶,不仅仅是一种颜色;秋叶,是多姿多彩的。植物们,在秋季里粉墨登场。芍药花竞先开放,黄的如菊、红的似火,竟让人忘了牡丹是什么样子。榆树、椿树的叶片,已半渡上深秋的痕迹,一片片叶子上,呈现出褐、紫、红、黄色,但绝无一丝憔悴。梨树呢,让那秋阳一层层地把金黄镀在自己的身上。秋叶中的累累果实呢,红枣繁星似地藏在碎碎的叶片下。玛瑙似的葡萄,一串串地挂在院庭中央,惹得蜂蝶竞舞。紫红的山楂果,坠弯了树枝,一颗颗地果熟蒂落。柿子树,枫红的像一团火,离远了看,竟分不清哪是叶子,哪是果子。

  “常恐秋节至,焜黄华叶衰。”秋叶,在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窗外寒雨沥沥迫冬紧的萧瑟景象中,全部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每一片叶子,走过了四季轮回,此时都在生命的年轮上,刻下清晰的印迹。片片叶子,从生命初始时的嫩黄、饱蘸绿色的翠亮、浸泡岁月的金黄,每一个日子,都因吸吮了阳光、空气、雨露而丰盈靓丽,都因为母体提供了充足的养分,而充满自信、自豪。就是在即将到达生命终点,飘离母体的时候,也要涤尽灰尘,吸足阳光,把自然精华全部蓄积在体内,绷足了最后一丝力气,来一次金光灿烂的亮相,把生命最后的颜色——金黄,无私地奉献给了给予它生命的自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