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的邂逅
尔东
       [《长钢纵横》2014年第5期 总第92期 ] 关闭】【回页首
    近段时间以来,只要谈及旅游,同事就极力推荐藏山这个地方。由于种种原因,始终未能成行,但这个蓄谋已久的“计划” 始终诱惑着我,让我心向神往。某一个周末,突然兴起,相邀三五好友一起自驾到藏山。

  这次专程去藏山游玩,心境自是与以往不同。

  沿途,车窗外一闪而过的路旁景致,让沉郁久违的心情变为激动,又由激动变成兴奋。到达盂县界内,沿着山坡蜿蜒的乡镇公路前行,和别的地方并没什么两样。或许是因为心情的缘故,公路两旁不断快速消逝的树木,偶尔点缀其间的电线杆、田间劳作的人影,使得车窗像一个移动的长镜头,把沿路一切尽数摄入我的眼帘。于是,久蕴胸中的沉郁不快渐渐远去了,代之的是悦目赏心的快慰。

  上午九点多钟,车子驶入景区,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雄伟的楼阁,黄瓦红墙,屋脊高耸。很显然,有明显标志的景区大门是新造的仿古建筑。景区的观光车载着我们走上山间小道,一股山野清风便扑面而来,山里的气温和市区还是有些差别,我连忙裹紧了衣服。抬头仰望,云雾弥漫,山腰之上,全被云雾笼罩着、缠绕着,或轻或薄,像轻纱,像棉絮。特别是最高峰,若隐若现,像一位羞涩的少女,迟迟不肯露出芳容。

  进入景区后,我们在饮马池与莲花寺分岔处下车,往左还是往右,犹豫不决,因为,仅从景区的指引图来看,两边的景色确实难分伯仲。最后,在朋友的坚持下,我们沿着左边去藏孤洞的山道徒步前往。峰回路转,连绵不断的山峰中红色、黄色、褐色等秋叶在微风中轻轻摇曳,像穿着盛装的羞涩少女在夹道中向迎宾招手致意,惹人注目,一下子拉近了与大自然的距离,一种回归大自然的亲切与温馨在瞬间萌生,又在瞬间温暖了游人的心境,这种感觉让人心情很是舒畅。

  步入主体景区,一帘瀑布带着水声横亘眼前,游人们连连拍照留影,我也忘不了凑个热闹。其实这还只是一系列景区的开始。过了瀑布,又走数百步,便到了真正的古庙,有文子祠、报恩寺、育孤园、藏孤洞等。那里有许多石碑、石刻,大都是古人记载、赞颂程婴壮举和忠义精神的,不少字迹都已模糊不清或残缺不全了。感到庆幸的是,同行的朋友对历史颇感兴趣,也有所研究,看着眼前这些古刹的建筑露着沉凝的古韵,听着他绘声绘色的讲述,完全可以感受到沉重而悠远的历史,也算有所收获吧!

  不过,说起藏山的神秘之处,还当数藏孤胜景——著名的“藏孤洞”,洞虽然不大,大洞之中却有一个小洞,这里就是藏匿赵氏孤儿的地方。此洞高约三米,宽约五米,地面带一点坡形,外高内低,最里面还向洞壁的东面凹进去一点,正好能容两个人藏身。据导游讲,公元前597年,春秋时晋国大夫赵朔被晋国公杀害,赵朔死前将遗腹孤儿托付给门客程婴,程婴舍子相救才得以幸存,后潜逃于盂山藏匿达十五个春秋,是赵氏孤儿故事的发源地。后人就把盂山改名为藏山,并立祠祭祀,距今有2600多年的历史。藏山也因藏孤、救孤、育孤而得名。

  除了历史故事之外,这里的特别之处,其实还在于自然景观,奇峰峭立,山峦叠障,洞穴幽奇,松柏参天,涧水潺湲,山光水色瑰丽。古刹建筑,格局绝妙、疏密得体,所有楼、台、殿、堂、亭均依山傍壁而筑,同自然景观珠联璧合,让人感觉仿佛置身于仙境。 

  绕过滴水岩,对面山顶便是南天门了。路径陡而险,栈道直通山顶天门,近千个台阶让许多人望而却步,我抬头看着几近成为一个小圈子的南天门楼,不但没有畏惧,反而兴致盎然,甚至还有些许兴奋,顾不得别人的感受,毅然攀登而上。

  真正的爬山开始了。每天对着电脑静止的工作,户外运动的机会很少,所以我很珍惜这个难得的机会来活动一下筋骨。于是,我哼着小曲拾级而上,累并快乐着是此刻的真实感受,也不知流下了多少汗水,终于到达了藏山之颠——南天门。站在山顶上,山风吹过面颊,顿感神清骨爽,俯瞰古寺茂林,那种自然、原生态的美,那种萧瑟中的古朴与安谧,使藏山别具几分宁静与幽雅。

  驻足天门,感慨万千,仔细想这爬山的过程,多像人生的经历。怀着激情和好奇心不断攀登,俯首攀登,步步为营,不容急躁,不容停歇,什么时候能登上自己的最高峰,真的没有极限,一山更比一山高,就是没有终点,关键是看风景的心情,累了就歇歇,那又何尝不可呢?

  初秋的藏山秋意渐浓,满山遍野的红叶在此时确实令人无比振奋。那鲜红的色彩应该正是程婴与公孙杵臼的赤胆化成,它们使来瞻仰藏山的人们在深深的肃穆之中,同时又想到了春天的灿烂。

    真的,有些流连忘返,不忍离去,实在是不枉此行。与情与景,或许都算做一次完美的邂逅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