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游韩国
柳絮
       [《长钢纵横》2014年第5期 总第92期 ] 关闭】【回页首
    我喜欢天下的山水,乐游各地的名胜古迹,欣赏战争留下扣人心弦的遗址、武器和惊天动地的传奇故事。随着年龄增长,已失去年轻时的激情,想旅游只能找旅行社,坐着专列紧跟举着小旗的导游,到目的地安排住宿、吃饭,去非常大众化的地方看景、拍照、购物。想去的地方去不了,想看的风景看不到,一个城市游荡回来只看到一点皮毛,我暗笑自己现在的愚笨。但旅游的兴致仍在蠢蠢欲动。

  出国是多年的心愿,游韩国已叨叨了好久。韩国也是个古老的国家,那里的传闻成了一个神秘的图腾,有幸和朋友相约出国旅游,我一直在想,那里是个什么样的国家呢?踏上它的土地,一个普通的中国小老百姓会产生什么样的遐想?

  飞机迟起飞了三个多小时,薄暮时分到了韩国首尔仁川机场。大巴沿汉江驰往大酒店。因为时差,那里比中国晚一时,黑暗已笼罩了大地。汉江是首尔中心的一条江,分为江南江北。韩国是个资本主义国家,江南是富人区,我们住江北大酒店。趴窗远眺,只看到沿江层峦起伏,团团簇簇,片片点点闪烁着璀璨耀眼的灯光,灯光下,建筑物远远的、静静的、纯纯的竖立在或远或近或明或暗的大地上,对我产生了巨大的诱惑。

  途经北化门,感到没有多大特色。北化门的景物宫和中国的故宫一样,被历朝历代的封建王朝统治着,照理应该有些古老的情致,但现在不吸引人了,已被青灰色的砖墙围了起来,淹没在一片灰暗中。

  翌日,首尔终于显现了它的存在。蓝天下,具有特色的建筑像幼儿园玩的积木,高大、漂亮地竖立在装饰优美的街道上和修饰过的郁郁葱葱的秀木林中。

  导游是个东北妞,一口地道的东北话夹杂着韩国的土语讲韩国的天文地理、风土人情以及名川秀水。她说得很美,话讲得牛极了,让许多初出茅庐的老人眼光都收不回来。

  我曾跑过中国的许多地方,好山好水深深吸引过我,有句话叫“桂林山水甲天下”,不敢妄加评论,和中国的桂林相比,总觉得逊色多了。

  汉江,像条白带延伸到很远很远的地方,江上架着几道彩虹似的拱桥,过桥就是韩国的首都首尔,步行在桥上,有种说不出的美感。

  旅游就是游玩,游玩则是看景点。越过汉江,东北妞带着我们乘机飞往泽洲岛,下了飞机我杜绝了坐船去鸭绿江水溶洞的行程,而选择了三八线博物馆。小时候唱过“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歌,也喊过打倒李承晚的口号,看过“上甘岭”电影……博物馆里人很多,除了中国专列的老年旅游团,有一队穿着迷彩服年龄不大,极阳光的军人正围着一组图片听讲解,他们讲的是乌里哇啦的韩语,听不懂,为了面子,假装沿图看了一圈走开了。

  导游带着走了十多个景点,不好说各地风景有多美,建筑有多奇特,三八线的故事有多传奇,购物商厦有多丰富,各处标的都是韩文,说的是韩话,连卫生间都得和服务员打手势。我这个外国人学识太浅,了解也是沧海一粟,真正体会到了“走马观花”这句成语。

  韩国六日游,转眼就过去了,大的印象没有,只留下一点粗略的皮毛。

  一是食。

  因为误机,从上午等到下午,早已饥肠辘辘。薄暮时分在仁川机场下机坐大巴到了旅社,快步走进餐厅,成群的游客拥拥挤挤抢先入座,4人一桌,相对而坐。方桌上大圆铁锅里煮沸着以白菜为主、伴有豆腐、海鲜和片肉,边上摆有韩国名菜——泡菜,还有咸菜、豆芽之类的小菜,主食是大米。

  丰盛的饭菜让人馋涎欲滴,都有些急不可耐了。当响起筷子敲击铁锅的声音时,听到了一片叹息,饭菜清淡如水,什么油香什么盐味什么色素荡然无存,吃惯了国内色香味俱全、香甜可口的饭菜,虽非常饿,却怎么也咽不下。此时,有人喊服务员,问是不是忘了放盐?服务员是出国打工的中国人,他很礼貌地说,韩国人很注重养生之道,为了健康、长寿,他们吃的都是原味食品。第二天早上,和旅游的韩国人坐在了一起,自助餐有20多种花样,食品也有十多种,韩国人夹菜时很谨慎,稳稳地挑选着。饭后,盘子吃得干干净净,碗里不剩一粒米,所用的碗盘送到规定地点。

  想起平时不注重节约,垃圾桶里厚厚的油层下堆积吃剩的鸡鸭鱼肉、白白的大米都倒掉了,生活水平的急骤上升,“节约”已经很陌生了。

  二是交通。

  这些年,中国的百姓有了钱,旅游不但在国内,国外也成了热门去处。暑期,乘机到首尔,人很多,有很多其它国家的游客,路中车辆运行如水,两边人群像堆积的云朵,一片片涌动。问导游,这么多人有交通事故发生吗?她说很少很少,韩国虽是资本主义国家,但韩国人很爱国,大小豪华车辆都是国产的,所以他们非常爱护。

  “日本车很吃香,你们不进吗?”问。

  答:“日本侵略过韩国,人民抵制日货。”  

  游景阳宫,大巴停在小巷深处,因为旅游车太多,只能步行。被资本家购买的土地上盖着各式各样的别墅,绕房的路像织起的网,几十米一盏指示灯。车辆如潮,流动得不紧不慢。路两边没设栏杆,却无人往马路上涌,看不到不遵守交通规则的逾越者,绝了震耳欲聋的喇叭声。不敢评论不相知的东西,在韩国拥挤的街上竟也有一种悠闲的感觉。

  北光华门,这条街和北京的长安街相仿,是历朝历代文武百官上朝的必经之路,光华门内的景阳宫,有着每个朝代统治的帝王,在东方的历史上也增加了一个梦幻般的时代。

  韩国的8点,太阳刚刚升起,已聚集了成群的游客,指示灯下站了很多人,趁车辆稀疏时的刹那间,我们几个老乡牵手横穿马路,连东北妞高润焦虑的声音都没听到。扭回头,指示灯下的人群等绿灯亮起才快步走过。无人指责我们,但好一阵羞愧,都不敢看导游的脸了。

  三是型美。

  近几年,盛行韩国的电视剧,一百多集看的人心情纠结、欲罢不能。看到伤感时泪流满面百感交集,人们迷恋韩国女人漂亮、精致的脸蛋,羡慕她们的身材,白皙的皮肤,和动人的礼节。

  中国古代流传的美女很多,杨贵妃、西施、貂婵、昭君都被称为绝代佳人,但韩国女人真得很美,她们很在意化妆,懂得养色之道,饭菜不用油,不用盐不用酱油,脸色就像墙上的仿瓷涂料,白里透着亮。

  近50的东北妞看上去很年轻,像30出头。她说韩国姑娘从6岁起开始美容,割双眼皮、修唇,16岁时整容,隆鼻、磨腮骨、削尖下巴。在饮食上很讲究,似乎不食人间烟火,以蔬菜为主,养成纤细的身材,羊脂白玉般的皮肤。我不懂什么叫羊脂白玉,但她们脸上白里透着亮,微红的双唇,弯细修长的眉毛,苗条婀娜的身材,微笑时露出嫩玉般的白牙,声音悠悠的、甜甜的,身旁站着高大帅气英俊的小伙子搭配,难怪每一个卖化妆品的购物点都会拥挤不堪。

  延寿、美容成为一种时尚。在韩国几乎没见过大腹便便的人。就连上了年纪的老年女人,唇上抹着口红,描着细眉,穿着素淡的衣裤,庄重地行走在大街上,她们典雅的神态让人羡慕,真应该学学了。

  出了一次国,和朋友谈论,问国外有什么特色?可悲,雾里看花一片糊涂,不识韩字不懂韩语,也想说说写写,肚里无墨,只能用积攒一点的文字凑合,写不成文的东西,粗略发泄心中的感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