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出来的效益
——铁运部厂区队撤除内燃站降本纪事
王永斌
       [《长钢纵横》2014年第5期 总第92期 ] 关闭】【回页首
    “老李,假如把内燃站运行的一台机车停下来,一个月能省多少油?”铁运部厂区队队长蒋长红思虑重重地问李满库。

  李满库,从事机务工作32年,担任厂区机务段长10多年,具有丰富的机车运行、管理经验。听队长问自己,知道队长又在琢磨降本的事,掐指一算,兴奋地回答说:“柴油、机油加人工成本,那将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蒋长红神色还是那么凝重。他笑不起来,在钢铁行业“冰川期”面前,巨大的降本任务压着他,如何不想方设法从各个环节上减少开支。于是,他大胆地想到了撤除内燃站。

  内燃站,是旧区铁水线车站,曾为公司过去几十年夺铁保钢工作立下汗马功劳。如今在旧区只运行一座高炉的情况下,如果用邻近的下场站代替其工作,不仅能停用一台机车,还会把减下来的15名职工,优化组合到人员紧缺的岗位上去。

  说干就干,雷厉风行的蒋长红,在征询基层段长们意见后,取得了队班子人员的支持,他把撤站计划报给了部里。铁运部党委批准了他的计划,只是一再叮嘱他要稳妥行事,要做到撤站、运输工作两不误。为此,他把《内燃站停运后旧区至新区作业办法实施细则》下发到各段、相关车站,并去内燃站听取职工们的意见。

  “我们在这儿干了十多年,不想离开。”“离开这里,我们去干什么工作?”“一台车,能干了两个站的活吗?”“……”

  一石激起千层浪。还没等蒋长红开口,职工们就众说纷纭。

  蒋长红明白,这些职工在内燃站工作了几十年,心里充满了眷恋、不舍和担忧。他语重心长地对大家说:“我理解大家的想法,大家在内燃站呆了几十年,谁也不想离开车站,离开岗位,离开机车。可大家想过没有,现在旧区只开一座高炉,以下场站现有运营能力,完全能承担运输任务。这里多保留一天,就会给企业多增加一天的负担。”

  蒋长红环视了一眼与会的职工,见大家都在认真地听着,就继续说到:“企业是大家伙儿的,只有大家同舟共济,你节约一滴油,我省下一滴水,他少用一张纸……把能省的都省下来,才能把有限的资金用于运输生产,为我们的企业渡难关做点贡献。”

  与会的十多名职工听后点头赞许,表示支持队里撤站的工作。蒋长红也兑现诺言,在内燃站撤销后的几天里,把调车员、信号员充实到其它站工作,让内燃机车司机们学习培训上岗,解除了职工们的后顾之忧。

  接着,蒋长红带领厂区队的安全团队,认真按照《内燃站停运后旧区至新区作业办法实施细则》认真组织、督检内燃站撤销后铁水运输工作。他们将原先的内燃站,变成了下场站隶属的一个线路所,由原先的4名值班员值守。下场站运行机车完全接替了内燃站的铁水运输工作。由于两个车站减成一个车站,一个区域不存在两台机车作业,从而减少两台机车同时工作带来的隐患,使运输安全系数倍增。

  两个月后,机务段长李满库,把一份数据摆在了队长蒋长红面前。

  ——柴油:下场车不兼运内燃站运量时,油耗24小时200升,兼运后250升。而原内燃站机车,24小时耗油100升。下场车兼运后,日均节约柴油50升。1升柴油按6.8元计,1天节约340元,一月降本10200元。

    ——润滑油:原内燃站机车,因老化月需润滑油15公斤,1公斤按16元算,就是240元。

  看到这两组撤站后的降本数据,再想想还减少了15个人的人工成本,缓解了本队人员紧张的情况,蒋长红、李满库不禁相视一笑,不约而同地说了一句“撤站,我们撤出了效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