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四首
张拴平
       [《长钢纵横》2014年第1期 总第88期 ] 关闭】【回页首
步行里的早安

早晨的雾碰撞了牛奶,忧伤匍匐在地的时候
竟然这样渺小,细如蚯蚓而缓缓爬行,并迅速潜入
泥土。草尖上的黎明还没有分泌

石头愿做一次有尊严的席位,步行者以为是
困顿的暗喻。深谷回响落石的轰鸣,胸罩偶然间罩住胸怀里的江山。双臂用疼痛表达自己的内疚

残雪依然遮掩着庙堂之上的朽木。因为麦芽的
心病,香客在去冬的暖阳下留下过足迹。此时不远处年轻的狼在山崖呼吸二月春风的凌厉

寒气

草木皆愁容,皲裂的肌肤裸露冬天
以来的感伤。暗器藏身于月色的冷静里
没有哪棵树能够躲闪过去  刀刃甚至
落在老井漆黑的底部和蝼蚁之穴  血光汹涌

一些息肉却在豪宅的内脏里温暖着  而
卑微处  只有那根红头绳因民歌的顽强留了下来

收破烂的

寒风察觉到比自己更真实的寒意
三轮车载着霓虹的闪烁,像孤独的鱼
游在夜河里

城市内心的傲气能让火焰窒息
只有那些散发尘埃哀鸣的物质,即使腐臭
却成为相依为命的体己

一些树正在叹息腊月的灰暗和困顿
三轮车的呐喊驱走小屋的死寂
温暖的汤药延续了母亲的呼吸

倒春寒

麻雀  这些喜欢热闹的朋友
突然不来做客了  似乎有意躲避
某些人疑惑的目光  整个白天

开始变得寂寞无聊  寒风破碎了
房前屋后的小桃红  美人的暗香一点一滴 
仍然呻吟迷恋的春梦  谁也无力拯救

此时黄昏  街道两旁的路灯
像挽联闪烁其辞  除了没有飞雪的表象  
其实  我们在冷酷中行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