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苍蝇
张玉堂
       [《长钢纵横》2014年第1期 总第88期 ] 关闭】【回页首
    
    时令已是深冬,外面飘起了雪花。由于送暖及时,室内温度尚好。

  办公室里,突然有了蝇子。这些小玩意儿夏天多见,入秋后几乎绝迹了。现在又冒出来,有两个原因:一是外面冷了,它们要找个地方避寒。有人说,蝇子的智商仅次于人类,不知是真是假?从眼前的状况看,起码比那些冒着雪花顶着北风奔波的人精明许多。第二个原因,是办公室正对着厕所,那里除了给人提供方便,也是蚊蝇们的孳生地。出生之后,就把这个办公室作为了首选的落脚地。

  如果就这些小蝇子,也无所谓,它们虽出身污秽之地,顶多让人觉得不洁。无声无息,也就是从这儿飞到那儿,除了膈应,没有多大影响。可偏偏还有大东西也来兴风作浪,一只绿头的苍蝇突然闯入,打破了人与蝇子相处的平衡。

  这家伙来势凶猛,“嗡嗡嗡”的,一进屋就乱冲乱撞,撞上玻璃“砰砰”作响,碰到字画,“簌簌”有声,要是了壁,“啪啪”声过后,“嗡嗡”声就更大了,叫得人心烦。看来它并不计划在屋子里长待,也许只是打算从此路过,因为它没有落过脚,在不停地寻找出路。

  可这家伙是个不记来路不会回头的死心眼,误冲误撞半天,都不知道再返回门外。在办公室里飞来飞去,搅得人心烦意乱。更可气的是,这只苍蝇的到来,带动着别的小蝇子们也活跃起来。有了大苍蝇做榜样,这些小蝇子也不甘寂寞,跃跃欲试着。有时飞到茶杯上,在喝水的位置亲吻一下,叫你想喝水下不去口;有时飞到人脸上,凉凉的湿湿的,还有点儿痒痒,打又打不得,不打又不甘心。随心所欲,时飞时停,只要是人手所要动的地方,它都捷足先登,肆意留下携带之物。

  大苍蝇继续横冲直撞,小蝇子也更加恣意妄为。单只飞得乏味了,就俩俩摞起来飞,虽看不出哪只是公哪只是母,却容易叫人产生邪恶。更邪恶的是,上下翻飞得累了,落在电脑显示屏上喘息。这是要公开不雅照吗?要只是这样也倒罢了,喘息够了,又飞落到脸上,呻吟声清晰可辨,这不就是公开淫秽视频吗?

  是可忍孰不可忍?本来觉得你们也都是些小生命,无心伤害,可你们也不能把善良当做可欺吧?再善良的人,忍耐也是有限度的。一再的容忍,已经有辱办公室卫生的名声,再胡作非为,岂不是把人都当成了东郭先生?

  不能坐视不理了,要再任其自由泛滥,正义何在?要行动,要毫不手软地惩治这些害人的玩意儿。那只大苍蝇是罪魁祸首,一切的骚乱都因它而起,要把它先除掉。可是,这家伙在空中飘忽不定,行动路线无序可循,费了半天劲,除了让它加快飞行速度和行动路线更加诡秘,一无所获。还是先打小的,震慑一下也好。那就先从那成双成对的下手,它们的注意力都在对方身上,容易制服。谁知,抱团的蝇子比恋爱中的人精多了,它们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防范措施严密合理,还没等你举起蝇拍,就迅速转移场地,在另一个地方继续寻欢作乐。倒是那只落单的蝇子好对付,不知道是情场失意导致智力下降,还是本身就痴呆不招人待见,举起蝇拍突然袭击,一拍凑效,并让它身首异处,皮肉分裂。

  阶段性的成果引发了更大的兴趣,单个歼灭之后,就想尝试着去消灭那些成双成对的。毕竟抓住一个罪犯的效果,和破获一个犯罪团伙是不可同日而语的。这些小玩意儿总有做累的时候,累了就分开了,分开了就能各个击破。关键是瞅准时机下手,动作稳、准、狠,要一拍毙命。下手早了,打草惊蛇,举拍时稍有游移,难中要害,打得力度不够会拍下逃生,惊弓之鸟更难对付。

  有了经验,掌握了要领,手起拍落,总有短命者丧生,屡试不爽,勇气倍增。小蝇子死得差不多了,劫后余生者纷纷出逃。只有那只大苍蝇还在四处碰壁,可要想打它还是拍拍落空。这家伙飞行速度极快,并且狡猾之极。即使飞得累了,在一个地方落脚也不超过两三秒钟。而且,当你举起蝇拍的瞬间,它能迅速作出反应,倏忽间立即转移,并在转移中使用隐身术,让你看不到它的行踪。当你再发现它时,它已完成休整,做好了再次转移的准备。有时,它停落的时间也较长,不是落在茶杯盖上,就是落在电脑的屏幕上,让你下不得手,它却从容地歇息调整。打一只大苍蝇比打一堆小蝇子难度大多了,要消耗体力,随着它的转移,得跟着它的行踪在屋子里转来转去。还要有好眼神,不然它一飞就看不见了。更主要的是,还得有足够的智商,有时候,就觉得它比你的智商还高,你靠的是勇,它玩儿的是技巧,是智力,得能斗智斗勇才行。

  周旋半天,头晕目眩,微汗渗出,四肢乏力,苍蝇仍然我行我素。看来要想除掉它,难度太大。可费了这么大的力无功而返又心有不甘,太显得无能了吧?

  不是打不住你吗?我也不能叫你安生,我一直骚扰你,让你不停地飞,飞,飞,累死你。你不休息,不进食,总有消耗殆尽的时候吧?我要让你不打自死。我就不信耗不过你!

  主意已定,刻不容缓,挥舞着拍子不停地驱赶,反正也没想着能打住它,就漫无目标地挥舞着,撞上了是你命该此,撞不上也叫你惊魂不定。苍蝇果然厉害,你挥舞着拍子,它扇动着翅膀,陪着你玩儿。时而与拍子插肩而过,时而绕着拍子飞行一圈,不逃避反而在撩逗你。累了,也恼了,更失望了。有了放弃的念头,但自尊心不让放弃,每每绝望的时候,又觉得奇迹就在下一秒的坚持中,挥动拍子的频率低了,变成了一种机械性动作……

  也许是苍蝇玩儿累了,也许是不屑于对手的能力,或者是想到了其它,它在空中盘旋一周,从容地冲着门口飞去,走了。

  办公室里,顿时安静下来。

  主人定定神,想,苍蝇,不好打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