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浓的“岗位年”
堡 圣
       [《长钢纵横》2014年第1期 总第88期 ] 关闭】【回页首
    
    除夕夜的铁运部厂区厂东站,到处洋溢着喜庆的景象。车站的每个房门两侧,都贴上了喜庆的春联,16盏大红灯笼,悬挂在铁路线北面调度、机调室的屋檐下。19时,穿着新装的职工,在调度室开完蛇年的最后一次班前例会,欢笑着奔赴各自的岗位。我和我的同事跟随他们在岗位上过除夕、迎马年。

    稠密的行车指令

    20时,当钢城家家户户团聚在一起吃年夜饭、看春晚的时候,机车鸣着嘹亮的长笛,行驶在铁路线上,厂东站的人们开始了工作。

    “列检员、道口工请做好准备,014机车即刻进站”。

    “228号机车调车员海波,3道挂29个车皮,过衡后送往650厂房。

    “189号机车,把6道的32节煤送大焦化后,到上场站排空”。

  ……

  伴随着铿锵的指令声,我们踏进了厂东车站二楼值班室。此起彼伏的电话铃声、对讲机的叫喊声,值班员、信号员的对答声,一片繁忙。看到我们进来,他们来不及和我们打招呼,只是用眼神示意我们坐下。我们也用目光,向他们送上节日的问候!厂东站是公司最大的编组站,担负着公司产成品出厂、原料进厂工作,每班有3台机车作业,忙时有400多辆重车进厂,还有几百辆空重车周转。车站值班、信号人员,是全站的指挥中枢,稍有差错,就会造成重大行车事故。所以,我们不敢打扰他们,悄悄离开行车室,只能从心里向他们送上深深的新年祝福!

    精确的调车作业

    横跨车站南北的两座高架灯,把厂东站映照得亮如白昼。钢材车、矿粉车、煤焦车等一列列车辆,静卧在车站股道上。零点的钟声刚过,迎接马年的鞭炮声在钢城内外骤然响起。而在此时,一列拉着澳洲精矿的火车,也鸣着汽笛缓缓地驶入厂东车站,仿佛是送给公司的第一份新春贺礼。从车上跳下的调车员精明干练、精神抖擞。他们来不及休息一会儿,立刻投入到紧张的对重排空作业中。凌晨的冬夜,寒风刺骨,他们不停地奔波在站线上。分解一列车有时需走上千米,双手时时和冰冷的铁钩、闸盘打交道,身子不时地攀爬在冰冷的车皮上……但他们没有一点怨言,见我们过来,谦逊地笑笑。

    准备卸车的装卸工说:“这些调车员都有两下子,每次往股道对位时,都恰到好处。”此时,机车正在11道对矿石车。“还有三个车的距离、一个、半个、两个,好、停。”几名外工同时竖起了大拇指,看到重车稳稳地停放在货位上,我们也对乘调人员娴熟的技能和配合的默契感到骄傲。

    尽责的工务职工

  新年凌晨,我们走在瑞宝车站的铁水线上。一辆拉着4个铁水罐的机车,缓缓地从我们身旁开过。此时,我们透过微黄色的路灯,看到铁路线上有一个身背工具包的人。他手提信号灯,边走边认真检查着路基预枕上的螺丝和尖轨道岔的安全状态。他不时地敲敲打打、修修拧拧,还从包里拿出笔记本记录些什么。同行的小刘告诉我们,这是工务段的夜间巡道工张建林同志,今年来无数次排除了铁路隐患,保障了铁水安全运行。

  黎明时分,我们来到“七一”道口,刺耳的喇叭声警醒着过往的行人。两名着装规范的看守工放下栏杆,监视列车安全通过。这个道口是输送铁水的重要通道,一个夜班铁水罐车往复几十次,交叉而行的公路机动车辆又多,极易发生事故,因此,她们身上担负着重要职责。“新年好呀!”等过完一趟车,我们过去打招呼。“好,好……”她们愉快地答应着。这时,我们注意到,近10个小时的户外作业,凛冽的寒风把她们的脸刮得黑红黑红。晨幕下,她们在铁路道口的身影是那么瘦小;而在我们的心中,她们的背景又是那样的伟岸。

     我们为有这样默默无闻、不辞辛苦工作在铁路一线的职工而骄傲,有了他们和那些成百上千在大年夜值守的人们,钢城的万家灯火才那么详和、温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