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岗位一起守岁
张向莉 李树斌
       [《长钢纵横》2014年第1期 总第88期 ] 关闭】【回页首
    大年三十晚上的七点,当大家沉浸在节日的喜庆中时,有这么一群人——他们没有丰盛的年夜饭、没有联欢晚会、没有家人的陪伴,默默奉献在岗位上。

  仓储公司钢渣工段,除夕这天上夜班的是甲班(晚7:00-早7:00),带班长卫东和往常一样,比其他职工提前一个小时到岗,穿着爱人特意为他准备的一身干净的工作服,5点半左右就到了单位。他打开自己的更衣柜取出安全帽,并把随身携带的一小包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东西放进去,没有丝毫停留便来到钢渣生产现场,了解了一下上个班的生产数据和设备运行情况后,又直奔他们班所负责的原渣堆进行查看。他指挥铲车提前对堆进行了整理,将在里边焖得较好的渣往外挖了挖。他说这个堆是最老最大的一个堆,一直负责这个堆的班组都嫌难弄,工段最近进行了调换,他就接上了。班里的职工也陆续到了,6点半准时开班前会,没有一人迟到。班前会上卫东很幽默地跟班里职工说:“班上守岁,2014顺顺利利。”向大家分别安排了当班的工作后,他千叮咛万嘱咐地向大家反复强调“一定要注意安全。”

  6点50分,班里的八名职工和四名劳务工全部到岗,7点,操作室一声命令,设备开机。勾箅子的职工最辛苦,他们是纯粹的露天作业,每到一车料,他们都得把那些大渣疙瘩从箅子上勾下来,然后绑在行车的吊勾上让行车吊到统一的堆上,很快脸上就被倒料时的灰尘搞得灰眉土眼。皮带有节奏地转动着,再一次安顿好打水的职工焖渣时打水要均匀后,卫东来到了1号机,顺着1号机,又上到了格筛、2号机,整个检查了一遍,生产一切顺利。这时已是晚上八点半,冻得有些发抖的我们被卫东暂时安排在操作室暖和。操作工小李趁工作的空隙赶快往嘴里塞了两个自带的饺子,见我们这些“出乎意料的人”进来突然有些很不好意思,边让我们在排椅上坐下,边客气地说,“来时带了点儿饺子,你们也尝几个吧!”闲聊中这位职工说每年除夕或大年初一总要有一天轮着她们班上班,虽然家就在长钢,但是看春节联欢晚会、和家人吃个团圆饭依然是很难的事情。说话中间卫东提着他那包东西进来了,“来时老婆带了点饺子,还不是很凉,来一起吃两个。”他一层层剥了有四五层,一个不锈钢保温杯终于露了出来。“老婆怕粘到一块专门过了一遍水,还好,破的不多。”他们的热情和纯朴让人无法拒绝,我们也学着他们的样子大口吃了几个,韭菜馅儿的,这是我们吃过的最好吃的饺子。不吊渣疙瘩的空隙,行车工田文兰也进来了,他们一边吃着自带的“年夜饭”,一边开着自编的玩笑,在岗位上一起为新年守岁,为家庭祈福,为企业祈福,用他们独特的方式迎接新年钟声的敲响。

  当我们享受和家人团圆的节日喜悦幸福时,别忘了给这些节日期间坚守在岗位上的一线职上送上我们最真挚的祝福,并由衷地向他(她)们道一声,“辛苦了,谢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