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恩,何以为报?
李菊红
       [《长钢纵横》2014年 第4期 总第91期 ] 关闭】【回页首
    一直想写一篇文章赞美一下我的语文老师,可多少年过去了也没能写出来。主要是因为水平有限,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对老师的感激之情,那些所有赞美老师的精美句子和千古流传的名诗佳句,用到老师的身上,总觉得有点唱高调且很俗气。不但不能够完整地表达出老师对我的悉心指导和教育,而且从内心觉得很对不起老师,因为老师最讨厌那种没有任何实质内容的长篇大论泛泛而谈的文章了。

    今天,时隔三十年之后的今天,当我下定决心准备写老师的时候,却发现曾经想了无数遍,斟酌了多少年的千言万语竟不知该从何写起,就连我在中学念书的三年时间里,和老师同学们在一起经历过的所有往事都变成了一抹模糊的幻影,只留下印象特别深刻的几件事而已。

  而唯一让我永生难忘的,就是身材高大英俊潇洒的李风儒老师站在讲台上念着我的作文,声情并茂地讲解着。那时候的李老师刚从师范大学毕业,回到家乡教我们语文。而我的作文又写得不错,所以在每星期五的作文课上,老师都会念我写的作文,让同学们传阅,然后再进行点评,包括作文里面一些语法上的错误和用词造句中出现的问题等,老师都会认真仔细地一一修改讲解。那几乎成了每次作文课上永恒不变的定律了。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深深地爱上文学,爱上写作。

  到了初三那年,父母再也无力承担我们姐弟三人的学杂费。家里欠了学校一大笔伙食费,我也因为家庭的贫困和多病的身体开始自卑自怨,自暴自弃,一次次地逃学、旷课,和其他老师吵架闹事,想以此来对抗逼着我继续念书的可怜的父母。其他科目的老师也因为我的叛逆开始对我熟视无睹,不闻不问了。只有李风儒老师依旧一如既往地关心我,爱护我,给我讲他失学两年后又继续参加高考求学的事情,给我讲一些贫困学生励志求学的故事。那时候的我已经听不进任何规劝,一心只想早点退学减轻父母的负担。学习成绩也一降再降,可李老师为了不伤我的自尊,为了能够让我回心转意,不仅没有批评过我一句,反而对我的作文更加悉心指导,耐心讲解。还将我写的一首《我爱我家》的散文诗送到县里参加文学评比大赛,并得了三等奖。可是没过几天,我就彻底离开了学校,离开了给我关心爱护,帮我托起一生文学梦的老师。

  尽管这样,李老师依旧没有对我失去希望,他一心希望我能够完成学业,完成我的梦想。在其他同学参加完中考后,李老师又步行十几里山路找到我家,和我父母商量,让我继续上学,还说他已经联系好了另一所中学,让我去那里复习,说是那里的学杂费比较便宜,可是我铁了心坚决不上学了。李老师在劝说无果后,离开了我家,临走时,对躺在病床上的我说了一句话“只要你的生命还在,你就有写作的权利和机会!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你会有希望的……”

  一晃三十年过去了。三十年来,只要想起学生时代,就会想起李老师,想起老师在讲台上读我的作文的样子,想起老师最后一次离开我家时那失望的眼神。只要想起老师,就想回去看看他,想亲自跟他说一声“谢谢!谢谢您三年来对我的悉心教育和深切关怀。”可是我不敢,我怕老师看到我落魄的样子伤心,我更怕老师问起我是否还在坚持着我的梦想。

  在2007年的教师节,同学们一致同意搞一次聚会,和老师一起过一个不一样的教师节。我终于回到了我的母校,见到了分别二十二年的老师和同学们。本以为老师不会那么快就认出我,毕竟分开二十多年了,没想到李老师一眼就认出了我。我刚走进院里,老师就和我打招呼:“菊红回来了,这么多年还好吗?我们打听了好多人才联系到你的。真的是长大了,成熟了很多了……。”老师问了我许多问题,唯独没有问我是否还在坚持着我当年的梦想。我想老师也许忘了,忘了当年那个爱学习爱写作但又非常固执非常任性的小女孩了吧?

  在联欢会上,我们强烈要求老师再给我们讲一段课文。没想到老师只郑重地对我们说:“这次聚会,我发现咱们班大部分同学们都事业有成家庭幸福,有好多同学已经成了国家的栋梁,这是老师的骄傲,更是你们的骄傲!老师感到很欣慰。但老师想告诉你们的是,你们以后一定要多帮助一下那些家庭困难的同学们,老师不希望像菊红那样的失学事件发生在你们的下一代身上!”。那次,我们在老师的倡议下,给一个家庭特别困难的同学捐了两千块钱,为她的孩子筹足了一学期的学杂费。

  有人说,师恩如山,因为高山巍巍,使人崇敬;有人说,师恩是海,因为大海浩瀚,无法估量;我说,师恩,是真的种子,善的信使,美的旗帜。师恩难忘,师情永存。在我们每个人的心灵深处,都有那么一个角落,埋藏着师生之间那一份最真挚的感情。在老师面前,一切的文字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老师的这份恩情,我们永远无力偿还,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老师教给我们的最纯粹,最质朴,最善良的那份爱心传递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