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铸的“后勤管家”
翠青 梦丽
       [《长钢纵横》2014年 第4期 总第91期 ] 关闭】【回页首
    “扔了太可惜,修一修还能用,不能花冤枉钱,我们要为车间节约每一分钱……”这是炼钢厂连铸车间准备工段工长刘国红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年仅45岁的刘国红,在炼钢厂连铸车间准备组已度过22个春秋。3年的武警生涯,炼就了他勤劳朴实、勤俭节约、勇于担当的优秀品质。准备工段肩负着所有连铸机耐材、备品备件的领取和铸机的维护、清渣工作,俨然是连铸车间的“后勤部”,因此,大家都亲切地称刘国红为“后勤管家”。

    准备工段分修包、准备2个组。修包组负责连铸机中间包金属件安装、烧废、切割及清渣;准备组负责4台连铸机材料、备件、工艺件的供应及维护。每项工作琐碎而又具体,容不得这位“后勤管家”有丝毫的马虎。

    2012年,刘国红到炼钢厂新区任连铸车间准备工段工长。南北两个修包区是新区4台连铸机烧废、中间包翻渣、事故渣盘翻渣、火切机渣盘翻渣的主要“集散地”,修包组成员需要及时清理这座“渣山”。南北两个抓渣机每天至少工作4小时,时上时下的反复摩擦,严重“侵噬”着钢丝绳的寿命。为了降低成本,刘国红提出用行车换下的废旧钢丝绳。“行车用钢丝绳较粗,其磨损程度对于抓渣机还能发挥余热,相对平滑的绳面比新绳好用。尽管两周换一次,但回收的钢丝绳足够用。

    “很长时间没领过新钢丝绳了,给车间省了不少费用呢。”刘国红这样说。

    由于抓渣机钢丝绳是滑轮固定,使用过程中钢丝绳经常跑出滑轮被挤压在轴上,不及时发现处理很容易断裂坠落。

    “如何使钢丝绳不跑偏呢?”刘国红思考着。

    “要是滑轮的槽再深点,就不易跑偏了……”工友不经意的话提醒了他。

    刘国红立即组织人在滑轮两侧加钢筋棍垫高,有效防止了钢丝绳脱落,同时也延长了它的寿命。

    5号、8号连铸机为适应品种钢生产,铸机三冷的3段、4段喷淋冷却采用水汽雾化冷却新工艺。这两个冷却段使用的水汽雾化喷嘴,因冷却水(浊环水)碱性太大,高温下极易在喷嘴表面形成水垢,从而堵塞气孔,呈不均匀雾状喷射。铸坯得不到均匀冷却造成脱方,严重影响铸坯质量。

    停机后,准备组的首要任务就是清理水垢。堵塞不严重的喷嘴卸下,利用别针、细铁丝等硬物一点一点抠,然后用水冲洗干净后安上。严重堵塞的喷嘴就要更换。有时在拆卸过程中造成喷嘴底座损坏还得换底座。生产任务紧,停机时间短。准备组6个人,2个多小时处理1个段1个流(约40个喷嘴)都非常紧张,相比较1个机(5号约400个,8号约500个)简直凤毛麟角。刘国红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查阅多方资料。一天,突然“抛光机”一词闪现在脑海。有种“抛光机”抛光头是硬刷样,既能清除金属件表面污垢,又不会对金属件造成损坏。经尝试,不同水垢程度都能轻松处理,不仅延长了喷嘴使用寿命,而且大大提高了作业效率,3个人就能完成1个机的除垢任务。之前,1个机每个月至少需要更换200个,现在用不了40个。每个月能为车间降成本上万元。

    在他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上,条理清晰地记录着每月废油、堵嘴、钩头回收及使用情况,精打细算着下个月的计划。

    “连铸的成本投入主要集中在耐材、备品备件、铸坯损耗等环节,控制成本,要从源头抓起。我作为连铸的‘后勤管家’,要做好每项计划,把好关,能省则省。”刘国红常常告诫自己。

    20年如一日,这位兢兢业业、精打细算的“管家婆”,默默守护着铸机的正常运转,助推着企业的破冰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