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手术”解难题
王慧
       [《长钢纵横》2014年 第4期 总第91期 ] 关闭】【回页首
    “这个月集卷站托盘链轮的轴承座崩了三次,故障时间三个半小时。今天,除了对钳工二组提出批评外,考核的故障时间全部按规定在工资中兑现。”这是轧钢厂辅助车间高线维修作业长黄建波在月底工作总结会上的发言,这也是他第一次发这么大的火。整个会议气氛异常紧张,组长们谁也不敢吭声,钳二组组长温庆更是觉得窝火,因为集卷站,自己没少从家里半夜三更的到单位处理,可老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他把在瑞奇高线所有用过的方法都用过了,可故障还是不断。他百思不得其解,心中划着一个又一个大大的问号。

  一个偶然的机会,因为家里卫生间排污管漏水,在处理时发现铸铁的材质不好焊接。就在这时,他突然想到托盘链轮的轴承座也是铸铁做的。于是,他顾不得处理家里的事情,立即到单位集卷站看了半天,发现高线的成品从集卷筒下落到托板上时,链条受冲击力较大,链轮轴承座材质为铸铁,韧性和强度都不及钢制轴承座。他恍然大悟,一下子找到了问题的症结所在。于是,到备件库找到相同型号的钢制轴承座,利用检修时间把原先的铸铁轴承座逐个更换。

  刚刚更换后,集卷站的轴承座故障时间大大降低了,温庆也着实地松了一口气。可没高兴半个月,轴承座又一次崩裂。这可把温庆头疼坏了,难道刚刚对托盘链轮动过的“手术”没有成功吗?温庆琢磨了好久,他发誓一定要啃下这个“硬骨头”。他每天对着那一堆换下的轴承座发呆,翻过来调过去,问题到底出在哪儿呢?突然一个掉出来的螺丝引起了他的注意,轴承座上下瓦座靠Φ16mm柱销套,里面用带螺纹的尼龙销外加一个螺帽固定,这种固定方式在受力很大的情况下螺帽根本起不到作用,于是,温庆开始了对链轮轴承座的第二次“手术”。他把所有钢制轴承座上固定用眼改成Φ18mm的带内螺纹用眼,然后用螺栓螺帽固定,这样轴承座就被紧紧地连在了一起,再次改动后,集卷站链轮轴承座故障再也没有发生过,“手术”终于成功了,温庆心里悬着的一块大石头终于也可以放下了。

  对于轧钢厂辅助车间的职工来说,每天对棒线材的设备进行大大小小的手术都已习以为常。在这里,只要设备运转不止,“手术”就不会停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