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汉柔情的“老转”
——记炼钢厂运转车间除尘工王希强
杨蕊
       [《长钢纵横》2014年 第4期 总第91期 ] 关闭】【回页首
    走路快似一阵风,说话声如雷轰隆,瘦弱的脸庞、结实的身躯,也许是曾经五年的部队生涯,练就了他那铁骨钢筋硬汉般的脊梁。望着他在生产现场忙碌的身影,熟练的动作,如果不是知道他的年龄,我不会想到他今年已经53岁。

    他叫王希强,1981年到甘肃酒泉发射基地参军,1986年分配到炼钢厂,把成长交给了部队,把青春交给了炼钢。20来岁的年龄,有雄心有壮志,在最重要的一线岗位,他成为一名炉前工,主要工作是补炉。上世纪80年代的炉前,不比现在的条件,设施设备也没有如今先进齐全,补炉的工作都是人工的,拿撬棍、大锤凿出钢口,用特制的铲子把补炉料一袋一袋送到炉里……炉前脏、热、忙且危险系数高的特点在那时表现得淋漓尽致,而作为刚刚从部队转业的热血青年,他身上似乎有用不完的劲,专挑别人不愿干的,时刻有一种挑战自我的信念,大家不由得赞叹,“当过兵的就是不一样”!也就是从那时开始,他有了一个专属的外号——“老转”。

    在炉前工作一干就是18年,直到2004年,他被查出食道患有严重的疾病,做完手术后,由于身体原因他不得不离开了心爱的一线岗位,带着所有梦想来到运转车间,成为一名除尘工。运转车间虽然是辅助车间,不在生产的最前沿,但任务依然繁重,琐事繁多,每一项工作都关乎生产的有序进行,恰似舞台的“幕后制作人”。除尘工肩负着炼钢吹炼时的除尘工作,每当停炉时,都会利用检修的机会对水封斗、溢流盘等进行清理,对水中沉淀物进行清挖,有人抱怨这样的工作限时、活重、量大,实在太辛苦。而每当这时,“老转”都是首当其冲,他只记得自己是个退伍军人,却忘记自己刚刚病愈的身体,爬上跳下,又是用锹又是抡锤,乐在其中。

    “老转,喝两口去”。忙完一天的工作,时常有工友这样叫他,可他总是以种种理由推脱,大家笑笑说,“这老转还真是抠”。 直到2012年,他的妻子永远离开了他,这时,大家才知道,这个平时 “抠门”的“老转”,从不参加下班后大家的聚餐,从不邀请大家去家里做客,原来不是因为供两个孩子上学而省钱,他只是早就在默默承受、独自承担照顾生病的妻子。今年,女儿如愿考上了研究生,他的所有重心马上回归到了工作中,针对除尘溢流盘连接处温度过高,他提出合理化建议,对除尘冷却用的下部双介质喷枪咀进行重新选型,增大喷嘴流量,增加冷却水,建议很快就被采用,改造后成功避免了连接处温度过高,钢板易变形的问题,保证了除尘系统稳顺进行。

    暑往寒来,冬去夏至,多少个日日夜夜,“老转”凭着一名退伍军人的坚强意志,在平凡的岗位上持续着不平凡的举动,虽然已经脱去戎装,但精神不退伍,在新的岗位上发扬军人敢于吃苦、勇于进取、善打硬仗的优良作风,始终以进取的心对待工作,以感恩的心对待组织,以一颗平常心感染身边的每一个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