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那抹“橄榄绿”
——记铁运部厂区调车组的退伍军人
王永斌
       [《长钢纵横》2014年 第4期 总第91期 ] 关闭】【回页首
    摘下军帽上的那枚徽章时,你们心痛了;告别了那朝夕与共的战友时,你们掉泪了;离开那歌声嘹亮的军营时,你们回首了!你们在充满激情的营盘度过的每一个日子,都和这种橄榄绿结下了深深的不解之缘;并用这种橄榄绿所折射出的光辉,照耀着自己的一生。

    公司的铁路线上就聚集着这样一群时刻怀想着橄榄绿的“老转”们。在不到35名调车员的调车组里,就有20名退伍军人,他们重新吹响了冲锋号,勇当运输线上的“排头兵”,曾获得了国家冶金系统优秀青年安全监督岗称号!


                                                     足智多谋似“诸葛”

     “进入瑞宝铁水线高炉下时,要站在隔离车上,不要把身子探出来,防止人身伤害事故的发生。”

    “带徒弟的人员要注意,去国铁作业时,严禁爬上机车顶部,严防触电造成伤害。”

    ……

    作为这支调车队伍的领头羊,李慧杰在班前会和日常跟班检查时,只要发现问题就及时纠正和提醒大家。

    李慧杰,从事调车工作10多年,有着丰富的调车工作经验和调车管理经验。他时常用心揣摩研究组里日常的管理方式和盯控办法,收效最明显的是对组内人员的作业盯控。他用“三抓、三制止”打破“人情关”。“三抓”就是抓苗头、抓倾向、抓惯性,将违章违纪的苗头扼杀在萌芽之中;“三制止”就是在组员们“怠工”时及时制止,不姑息迁就,端正态度讲道理;组员违章违纪前及时制止,不谩骂指责,指导帮助讲规章;组员思想抛锚时及时制止,不放任自流,身先士卒讲利害。

    他还针对不同类型的组员采取不同的应对措施。比如,对一些新职工利用休班时间找他们去聊天,通过聊天,将他们的思想疙瘩解开。有时候同事经常会说:“慧杰,你一个小小的调车组长操的可是段领导的心啊。”李慧杰说:“安全无小事,我这儿多操一点心,盯控到位了,消除了安全隐患,才能睡个安稳觉。”


                                                   调车组里的“猛张飞”

  人高体壮,嗓门大、性情直;说出的话和干出的活一样,痛痛快快利利索索。他就是张何堂,调车组里的“猛张飞”。他坚守调车一线20多年,靠苦干实干,安全高效地完成了各项工作任务,成了公司 “创先争优优秀共产党员”。

  厂东站缺一个调车员,单位领导一说他去了;下场扳道房扳道员没来,他去了;瑞宝站缺少调车员,他主动向工段党支部要求派他到繁忙的生产一线去。

    在调车场上,他跟着行驶的列车爬上跳下,摘风管、打铁鞋、编列车、进厂房、对货位……练就了一身硬功夫,参加调车工作20多年从未发生过事故。去年冬天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他在厂东车站调车。由于积雪过厚,夹在一处道岔内的雪被来回挤压,造成道岔尖轨不密贴,机车无法安全通过。为了不影响生产,他没来得及叫信号修理员,毅然拿起工具,顶着寒风,冒着大雪,将道岔内的积雪进行了清除,然后领着机车开始了对位。


                                                   危难关头“及时雨”

    “李溜斌,麻烦你从市里给我捎件东西吧?”

    “我明天给孩子迁移户口,你替我个班吧?”

    “行……行……,好……”无论是在工段,还是在班组里,只要有人找到李溜斌,他总是痛快地应承着。临走时,还不忘送你个微笑。

    军人本色伴随李溜斌走过了一个个年华!而每一年都会有值得称赞的事情。在近两年的时间里,他三次避免行车事故,保证了列车运行安全。

    一次,在李溜斌指挥机车过瑞宝站北侧道口时,发现一辆汽车从公路上向道口处疾驶过来,他果断地显示停车信号,内燃机车在紧急制动后仍在惯性的作用下向前行驶了几米,停在了道口中央,仅与闯上道口的汽车相差一米,吓得汽车司机从驾驶室跳下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面对违规闯越铁路道口的司机,李溜斌并没生气,而是反复向他说明闯越道口的危害性后,才让他开车离去。

    人们把他称作“及时雨”,他笑了,他乐的是他的作为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

    这就是奋战在铁路运输一线的的退伍兵们,每一个人都有一段可歌可泣的故事。他们用自己严谨的军人作风带动了周围的人, 他们用正确的荣辱观践行了一个个军人退伍不褪色的承诺他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给现在的岗位抹上一道道亮丽的橄榄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