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温“烤”验
——一线职工战高温保生产见闻
《长钢纵横》编辑部
       [《长钢纵横》2014年 第4期 总第91期 ] 关闭】【回页首
    七月,气温一路攀升,“高温”成为一个急剧窜升的关键词,战高温则成了生产一线职工必须面对的考验。奋斗在生产一线的职工们在炉台上、在轧机旁、在技改建设工地上战高温、斗酷暑,用燃烧的激情与似火的高温天气PK,演绎出感人的一幕幕。

    地点:制粒岗位Z-2带

    Z-2带上60度的烧结混合料热气腾腾。这条可逆带位于制粒岗位三层。人说高处不胜寒,可这样的三伏天,这个高度让热气在这个空间里聚集。混合料不断地被放进料仓里,热气不断地上扬,扑向正在搞卫生的岗位职工。环境温度加上混合料温度,在这样的环境里,汗如同流水一样,不一会儿,工作衣后背就全部浸湿,汗水顺着脸流淌下来。但是,每半小时清料一次,每一小时点检设备,检查皮带轮等常规工作不能误。他们只是擦擦满脸的汗水继续工作。

    地点:烧结机机头

    连续运转的台车表面温度足足有300度,每当台车运转到机头时,就是看火工们松动炉条的时候到了。台车如同火炉一样,熏烤着手拿撬棍的职工们。这个热,仿佛工作衣都能瞬间自燃。松一圈炉条,需要一个多小时,他们就轮班守在那里,一口气干个痛快。用他们的话说,他们知道了大汗淋漓的感觉!

    地点:烧结机宽皮带平台

  宽皮带负责烧结机布料工作。宽皮带是否跑偏,关系到布料是否平整;布料是否偏析,关系到烧结烧成质量的好坏。宽皮带平台,是一个封闭的工作场所,旁边是烧结机点火炉,火焰熊熊燃烧。上面是60度以上的烧结混合料,在高温下,热气腾腾。在这个环境里,闷热加上潮热,那种二合一的感觉,真让人有说不出的烦躁。每半个小时,看火工就要爬上宽皮带平台,观察宽皮带运行情况,及时调整平轮,左调调,右转转,保证宽皮带正常运行。

    上燃气平台调火,脚下踩着烫脚的钢板;料仓清理积料,热得要憋得没气了;看烧结机机尾烧成,夹杂着灰尘的热浪袭人。每一天,每个岗位都有顶着炎炎烈日努力工作的职工们。在钢铁行业“冰川期”的这个夏季,他们凭着火热的激情战胜“严寒”!

    地点:炼铁8号高炉炉前

    一进入炉前工作现场,滚滚热浪就扑面而来。在高温天气,炉台不出铁时平均温度达到60℃以上,如果赶上出铁时刻,在1450℃铁水的热幅射下,铁口附近的地面温度在100℃以上。正值高炉出铁,只见铁口处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在开口机钻杆有力的振打和旋转之下,铁口被顺利打开,火红的铁水从铁口奔流而出,铁花四溅,沿着出铁场主沟、支沟流入铁水罐。在铁水映红炉台的同时,炉前工张晓东全副武装,手执工具靠近铁口处理渣铁。站在距离炉口10米开外,都能感受到阵阵热浪袭人。红彤彤的铁水把炉前工的面孔映得一片红热,很快就有大滴的汗水从他的脸上滑落。这时,整个出铁场的温度骤然升高,尤其是主沟附近更是热浪阵阵。

    尽管面前一片火热,但张晓东的动作并不受影响,在他的处理下,铁水顺畅地在铁沟内流动。他随即对泥炮、开口机、液压设备等进行详细检查,确认一切正常后,开始准备出下一炉铁水。在炉前,炙热已让人感觉不到流汗,衣服湿透了再被烤干,一天下来至少要两三次,下班后总能在衣服上看到一层“白霜”。在出铁的过程中,炉前工还要到另一个铁口进行清渣、清理现场、定置摆放工具等工作。此时,两名值班工长也在高温的炉台忙碌着,一个人熟练地用铁勺舀起铁水,缓慢地倒入铁模中。随后,另一名值班工长也操起铁勺舀起熔渣倒入铁模,待冷却后,倒出铁样和渣样,目测成分,同时配合质检人员进行取样工作。

    日出铁16炉次,对于炉前工来说付出的劳动更多,有时连饭也顾不上吃。随着生产节奏的加快,对工序衔接、工艺操作也要求得更加严格,他们首要的工作是严格执行安全操作规程,确保优质铁水。面对滚烫的铁水,他们个个大汗淋漓,却依然坚守岗位。默契的配合与热火朝天的工作场面是炼铁职工战高温保生产的真实写照。

    地点:炼钢厂七号转炉炉台

    没有一丝云彩,没有一丝凉风,毒辣辣的日头照在身上,人仿佛被塞进密闭容器中,闷热得喘不过气来。炼钢厂炉台上的温度更是一度达到40℃,怎一个“热”字了得。然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战高温,斗酷暑,默默坚守在一线岗位上。

    走进炉后的作业场地,迎面扑来的热浪,让人恍惚中进入了汗蒸浴室。正在倒炉出钢的7号转炉,炽热的炉火不时从炉口窜出,炉光将整个吹氩平台照得通红。一群操作工穿着厚厚的阻燃服,头戴红色安全帽,汗水从安全帽沿下溢出,经过发梢,渗入那深蓝色的劳保服。很少有人顾及擦拭那些汗水,似乎那汗水根本不是从他们身上流下来的。

    田泽峰紧紧地盯着炉口方向,耳边“哗哗……”的钢流翻滚的声响,酷似湍急的河流般涌动。他满脸红彤彤的,即使隔着防护口罩,也依然不能抵挡热浪的侵袭,连手上的帆布手套都冒着缕缕白烟。

    忙碌的摇炉房里,桌上整齐地摆放着一排水杯。田泽峰取下手套,顺手端起一个特大号杯子,“咕咚咕咚”几口下肚,杯子已经见底了。片刻,全身汗如雨下。他下意识地摸了摸早已湿透的手套。这样的工作环境,即使不是大热天,手套也是湿的。

    炉口正前方,合金工程小勇一手遮挡着面部,一手扶着劳保眼镜,仔细观察着炉口的火焰。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滑入眼睛,为了不影响工作,他迅速退至一旁,摘下发烫的手套,用手背轻轻揉揉眼睛后,继续投入紧张的工作。

    狭小的出钢房内,摇炉工王普正探着头全神贯注地盯着来回移动的钢包,不时地用右手拨动控制开关,尽管汗渍爬满后背,但他依旧直面滚烫的钢流,直至出钢结束,才扯着湿漉漉的衣角迫不及待地向摇炉房走去。

    地点:轧钢厂高线车间

    轧钢厂高线生产线厂房犹如一座巨大的烤箱。在生产现场,一根根钢坯缓缓驶向轧机,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在轧制线上飞驰着,吐出一丝丝“金线圈”。看,轧钢工汗流满面地观察着轧制出的线材的实料尺寸,散冷工冒着刚刚轧制出的“金线”的热浪,对着“金线圈”进行收尾,然后进入集卷,打包工用娴熟的技术“咔咔”一声,将成品线材缓缓送入成品库区……一副职工不畏高温酷暑奋战生产一线的画卷在笔者的眼帘铺展而开。

    “剪尾要切净,一定要保证成品线材入库质量”,带班长刘勇对剪尾工说道。剪尾工小李顶着刚刚轧制出的线材散发的高温,对每捆线材进行了认真的检查,然后冲操作工打了一个“OK”的手势,一盘合格的成品钢材缓缓地进入了库区。这时,小李已经是汗流浃背,顺手拿起了水杯大大地喝了一口水,又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李勇告诉笔者,为了确保线材产品质量,他们对各工序的工艺提出了新的要求,特别是散冷工,每轧制一根钢坯都要进行收尾,确保刚刚轧制出的线材产品顺利进入下道工序。稍微疏忽或者偷懒,线材的尾部就会挂料,影响到生产的稳顺运行。就在这时,只见散冷工张国亮额头的汗水已经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来到线材生产调度室,调度员正忙碌地注视着生产现场的显示屏,同时还不停地对生产情况进行认真详细的记录,调度员原师傅说:“现在我们和棒材生产线是同一个厂房,厂房里又闷又热,每天一上班就是汗流浃背,不要说干活出汗,就是我们在这个调度室里也是很闷热的,但为了保证生产稳顺,再热也值!”

    地点:铁运部厂区东站

    烈日下,厂区最大的编组站厂东车站被逼人的炽热笼罩着,11条股道上停靠着上百辆车皮,经过高温暴晒表面温度达50多度,散发出的热浪在钢轨与车辆间蒸腾。调车小伙们穿行在车列里,摘风管、打铁鞋、拧制动,厚重的工作衣早已由浅色变成深色,引领着机车奔跑、跳跃,一串串的汗珠从他们的额头、双鬓流下来,顺着眉骨和脸颊滴落,洒在地上,飘在风里,汗水流个不停,他们的脚步却没有停。瑞宝区域的调车员身边始终伴随着一千多度高温的铁水罐,工作衣湿了被烤干,干了又被汗水浸湿,一个班下来,衣服成了硬邦邦的“地图”。头顶炎炎烈日,脚踩滚滚热浪,身边有个“大烤炉”,那种热让人窒息、难忍,他们依然坚持标准化作业,他们自我调侃“流汗最舒服”。

    已经是午后三点,毒辣的阳光仍然在发威,屋里坐着都出汗,走出室外好似进了“蒸笼”,瞬间就被热气包围。此时,十几个“黄马甲”行进在前往施工地点的路上,有的拿洋镐,有的拿铁锨,有的拿铁锤,还有的扛着几十斤重的撬棍,每个人的手里、肩头都有大大小小的工具,还没有到达地点,汗水就打湿了厚重的工作衣。烈日下十几公里的路显得特别长,钢轨、石砟经过一天的暴晒,表面温度高达53度,散发出股股热浪,天上烤地上熏,现场作业的养路工们个个汗流浃背,扒石砟、顶预枕、捣固、测量,松螺栓、紧扣件、更换垫板,一系列动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抡一下铁镐洒一头汗水,出一把力涌一身的热汗,工作衣沾在了身上,脚底板开始发烫,手套能拧出水来,皮肤晒得生疼。仿佛在“桑拿室”里修铁路,高温烘烤下,“黄马甲”们依然一丝不苟地做好日常工作。

    地点:瑞达公司焦炉炉顶

    午后1时,正是一天中最热时分,瑞达公司焦炉炉顶作业区,一群穿着厚重石棉隔热服的职工正在紧张地工作着。他们的任务是利用出炉循环时间更换108号上升管。

  25吨吊车长长的吊臂吊着临时放散管伸了上来,稳稳坐到了108号炭化室焦侧除尘孔上,上升管停止了工作。热修工杨效忠吃力地搬来了直径达1米的大铁盖,盖在机侧除尘孔上,防止不慎踩到上面发生烧烫伤。组长牛跃文带领六名热修工身穿白色石棉服,头戴隔热面罩,手持工具,有的站在集气管上,俯身弯腰;有的钻到不足半米的上升管中间,仰头举臂,一起配合拆卸阀体与集气管对接法兰盘上的螺丝。在狭窄的作业空间里,双臂难以施展开来,拆卸工作非常困难。相邻上升管往外散发出的热量烤得每个人满脸通红,密不透风的石棉衣内热汗直淌,仿佛千万条虫子在蠕动,他们腾不出手来擦汗,只能用力甩甩头,汗珠滴落在地面上“扑哧、扑哧”作响。

    “检修时间只有1小时30分钟,大家要抓紧时间,不能影响到正常出炉。天气热,大家克服一下。绿豆米汤和冷饮马上就送上来了!”工长彭振平一边给大家加油鼓劲,一边戴上防护面罩,拿起大扳手,加入到拆卸队伍中。

    经过不懈的努力,连接螺丝终于完全拆除下来。破损的上升管平稳地吊放到地面上。接下来是清理法兰盘上残留的石棉垫,顾不上喘口气的牛跃文和张红林一左一右站在梯子上,用自制的刮刀使劲清理着。由于高温和挤压,石棉垫死死粘贴在上面,他们用锤子敲击扁錾,一点一点往下铲。

    “汽水来了。”随着一声吆喝,炼焦车间组织女工抬着汽水桶、绿豆米汤送到了现场。喝一杯冰凉的汽水,顿时感觉神清气爽,身上的暑气消去了大半。

    工长彭振平指挥吊车把新上升管吊了上来,大家赶快放下水杯,上前扶住上升管,找准炭化室中心对位。对位是个耐心活儿,需要吊车配合一点一点移动,细心观察中心位置。经过一次次反复调整,阀体中心孔与集气管法兰盘中心重合,快速穿入几条螺丝固定住。为了缩短更换时间,他们兵分两路,一组负责紧固螺丝,另一组开始往上升管与炭化室插接口塞石棉绳,灌密封泥浆。大家密切配合、协同作战,争分夺秒地完成着每一道工序,生怕浪费了一分一秒,影响了更换进度,力争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任务。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高温搏击”,上升管终于“乖乖就位”了,接下来的工作是恢复氨水喷淋系统,接通水封槽进出水管,焊接上小平台。随着临时放散管的起吊撤出,新上升管投入使用,焦炉恢复了正常生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