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打敢拼的先锋队
——旧区拆除现场见闻
张晋红
       [《长钢纵横》2014年 第4期 总第91期 ] 关闭】【回页首
    旧区拆除,是当前的一项重要工作。在一般人印象里,拆除就是两瓶气、一把割枪,简单的切切割割,但是,深入现场,才发现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标准

  标准,是人人皆知的、必须严格执行的规范,通过标准的约束,达到各工序间的高效衔接,可以收到安全、高效的效果。在拆除现场,严格按照施工标准进行作业,是每个拆除人员必须遵守的。

    笔者在现场看到,每一块正在作业的区域都有警戒线示意路人不得随意靠近,尽管很少有路人经过;每个拆除项目,必须严格制订安全防范措施,拆除前确认切断电源、气源,尽管管线长期未用,已断电断煤气、蒸汽;气瓶、工器具都在指定位置安全存放,方便使用,保证物流有序,尽管现场没有更多的人流、物流。

    拆除下来的钢结构件,也有严格的标准,长件不超过700厘米、方件不超700平方厘米、圆件直径不超700厘米,即使是直径很大的管道,也必须切割成长宽在700厘米左右的弧形件。尽管烈日当头,汗水浸湿了衣背,但拆除人员依旧在一丝不苟地工作,将一个个庞然大物化整为零,按标准切割开,各种处理后的钢件被整齐地码放在墙角、路边或空旷地带,静静地等候着运输车辆的拉运。因此,在拆除现场,并没有想像中那么凌乱无序,尽管瓦砾堆积,施工人员众多,但行走通道畅通安全。


                                                        倒向

    倒向问题说到底就是个安全问题,垂直高度十几米的管道、管道支撑架比比皆是,如何做到安全倾倒,而且做到完全控制倾倒方向?现场负责拆除工作的公司优秀党员张跃刚给笔者做了个现场说明:如果是角铁焊接的支撑架,四根支柱先在距地面位置600厘米处切割断三根,在距顶部三分之一处用绳索系牢,绳索被地面两人控制,利用人拉的力量和钢架重力控制倾倒方向,保证倾倒处绝对万无一失。如果是圆柱形管道,则在底部切割直径三分之二的弧形,高处用绳索牵引,按控制方向倾倒。几十根支撑柱拆除,做到了顺利安全。

    这一经验做法在以后的拆除工作中发挥到了极致。结晶器、拉矫机、火切机等所有的大型底座和结构架拆除时,大型吊车对钢件的牵引、抽、拉、吊,都是先切断一个平面上的三处,利用吊车牵引起重后,再切断最后一处,很好地控制了钢结构件在空中的摆向和旋向。


                                                           闯关

  就像玩游戏的闯关,拆除设备同样充满了不可预料的麻烦,不经过一次次智慧的较量,难以达到目的。结晶器拆除前的准备工作就充满了闯关的刺激。第一关:为了大型吊车的进入,先把拉矫机及运输辊道拆除后,对地面以下部分进行了土方回填;第二关:紧贴地面有一圈槽钢焊接保护梁,容易对轮胎造成损害,拆除人员现场解决;运输车辆必须进入到设备与值班房的中间,而这中间恰好有一个约十五平米钢板覆盖的水坑;第三关,也就是最难的一关,移开钢板,对水坑进行土方回填。这块钢板下有吊钩、强度筋,想完全移开并不容易,现场动用了机动车牵引、人工切割分离、钢管支撑助力等各种办法,费劲力气才使得水坑露出面目。

    像这样的闯关,在拆除现场随时随地都在上演。


                                                           别样

    相对于轰轰烈烈的拆除场面,连铸机角落里液压站设备的拆除别有风景。工器具除了撬棍、铁锤外,更多的是各种小型号的套筒板,还有一大堆砂子。六个液压箱,每个箱体的阀座有大小不同的三百条螺栓,一是要做到回收利用,二是油箱上作业,割枪烧割易着火,所以必须全部用人力拆卸。明亮的灯光下,贾辉斌等三人或蹲、或立,在不大的空间内仔细进行着拆卸。琚志军是项目负责的安全员,也是消防员、运输员,切割底座时,由于油污沾染,设备周围不时燃起火苗,琚志军眼疾手快铲一锨砂子覆盖火苗,“到处是油,不赶紧灭火,越烧越大就不好控制了。”随即对拆下来的法兰、底座、钢管等部件,搬到自制的小车上,一趟一趟拉到室外的物件指定堆放处。

  旧区拆除,浸润着钢城人对心中美好画卷的向往,参与拆除的设备检修部职工就是画卷的挥毫人。一张张黝黑的脸上流淌着汗水,一双双有力的手辛勤地劳作,用他们的信心和付出在描绘着这副美丽的画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