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的体香(外一首)
张栓平
       [《长钢纵横》2014年 第3期 总第90期 ] 关闭】【回页首
即使我已经颓废的青丝也能再生
在不经意间,在被目光疏忽之外
北方正肆意地张开自己的肺腑

诸多场阴谋在昨夜停止
淅淅沥沥的
奔往杀戮的马蹄声囚禁于记忆
平安从现在开始如此辽阔

芦苇覆盖乱石苍白的面相
苞谷和麦粒扑面而来的芬芳
馥郁了故乡六月的体香

此时,我漫步在草坪的身旁
许多花草默默无名,不知姓甚名谁
但我都可以用亲切和善良这些熟悉的词
给他们冠名


    瞩目夕阳

父亲背着我
背着我肺病的沉重
在暗藏危情的山中奔跑
他用灵魂熬制汤药
从死神狰狞的阴霾里
拯救回一部童话

而今天,瞩目父亲夕阳般
迟滞的目光
我因无力制止时光的残忍
只能深深自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