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老党员
秀红
       [《长钢纵横》2014年 第3期 总第90期 ] 关闭】【回页首
    又到七一,在我们家里,这是个隆重的节日,因为,八十四岁的父亲是有着六十年党龄的老党员,七一节在他心里,神圣而尊贵,是他一辈子的念想。

  父亲对七一节深厚的感情源自他特殊的人生经历。他出身贫苦,在旧社会受尽屈辱,十五岁开始追随共产党闹革命,十六岁参加解放太原战役,于枪林弹雨中出生入死。而后,一九五零年又抗美援朝,在朝鲜战役中浴血奋战,最终右臂受伤,成了二等乙级残废军人。

  复员后,父亲来到长钢成为一名公安特派员,主要做保卫、治安方面的工作。由于文化程度偏低,有着赫赫战功的父亲,一辈子直至离休都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付出。和父亲同龄的老战友,大都身居高位,但他却很知足。他说:“咱是大老粗,当不了领导,打仗是保家卫国,男人应尽的义务。这辈子挺好,我那些老战友有多少人都战死沙场,连尸首都找不回来,我已是很幸福了。”

  父亲知足,不以功臣自居,而对于党和国家的感情,也在生活中尽显。记得他当保卫干事时,有几个外乡的劳务工想在厂里废弃的仓库中搭伙做饭,父亲在规定允许的范围内帮他们解决了难题,那几个劳务工很是感激。时值中秋,晚上他们来我家里送了几盒月饼,父亲不在家,母亲盛情难却,收下了。这下可捅了马蜂窝,待父亲回来,大发雷霆,给我们上了两小时的“政治课”。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我这个老党员的脸都让你们丢尽了。”第二天,那几盒精美包装的月饼原封不动地被父亲退了回去。

  诸如此类的事情很多。父亲清正廉洁一辈子,生活清贫,也得罪了不少人。可他说:“我是老党员,做事情要对得起党,对得起人民。我堂堂正正,每一分钱都是血汗钱,睡得踏实。”我们每每笑他迂腐,都被他大骂,然后就开始上“政治课”,痛陈那些贪官污吏日益败坏的社会风气,说至痛处,他青筋暴露,眼含泪光:“唉,你们这些人,都不知那时打江山有多苦,现在都得意忘了形,总之记得,你们都是党员,别做那些亏心事就好。”

  父亲对于党组织的各项活动非常热衷,离休后,半月一次的党小组会雷打不动。有一回,他回四五百里外的家乡小住,说好住一个月,可是十几天后,他便坐卧不安,说什么也要回来。等他提前回来,我们才知道,他是怕耽误了党小组会。“我是老党员,就得有个老党员的样子。”父亲又开始说他的经典语录。

  这一生,父亲生活清苦,但活得尊严、踏实,有信仰、有动力。对我们这些后辈而言,无疑是值得赞美和尊崇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