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一首流淌的歌
任蓉华
       [《长钢纵横》2014年 第3期 总第90期 ] 关闭】【回页首
    走进六月,走进一个奇妙多姿的季节。玫瑰怒放,石榴花开,浓郁娇艳的花朵似腾空而起的火焰,在枝头尽情缭绕,燃烧。而六月,便披挂着大红大绿,融入进这火焰的舞蹈之中,扭动出炎炎夏日的热情奔放和丰收时节的充盈喜悦。

  无限童真的六月。六月的头一天,便是国际儿童节。童年是泰戈尔《新月集》中的无拘无束;童年是追忆流水年华时的怦然一动;童年是漫漫人生路途上最难以磨灭的一程。倘若把生命比作昼夜,那么童年将是一滴晨露,一滴天底下最为甘美的晨露。童年的情感是最真实的,请别厌倦它的过度依恋;童年的思想是最纯真的,请别耻笑它的笨拙;童年的心灵是最活泼的,请别指责它衣服上粘着泥巴和口袋里装满田螺。童年是一切开始的根源,真善美在这里汇集,并化作一线生机,勾勒出整个人生的轨迹。童真赋予六月,一片生机盎然的绿色。

  饱含慈爱的六月。六月里有个属于父亲的节日,是从西方流传而来的父亲节,洋节情亦浓,世界上的父爱都是同样的深沉淳美。如果把弓箭比作男人的脊梁,那么爷爷的脊梁是一张弓,坚实弯曲,写满岁月的沧桑;父亲的脊梁是一根弦,憋足劲儿,随时准备拉弯;而孩子的脊梁是一支箭,挺直迸发,依着弓蹬着弦,勇往直前。父爱深似海,父爱高如山,父爱能够延绵几万里,纵横数千年,是孩子们永恒的避风港湾。父爱赋予六月,一抹慈爱的颜色。

  充满诗意的六月。母亲手里一层层精心包裹的粽叶,艾草萋萋一缕缕沁人心扉的情思,汨罗江畔一回回追忆先哲的千古悲歌,端午节的如期而至,龙舟迸发,艾草飘香,衬托着中华儿女的情深意重。屈原的《离骚》《九歌》等诸多名篇,穿越千秋万代,似一道道闪电,光耀在历史的天空。长恨当歌,犹唱不尽别离愁绪;滔滔江水,犹淘不尽斯人独憔悴。“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端午赋予六月,一层浓浓诗意。

  期待圆梦的六月。带着信心满满与焦虑紧张,带着几多期许与深切渴望,饱受寒窗苦的学子们,在六月走进了高考的殿堂,十二载的努力拼搏,将在这一刻,用笔尖书写出命运的转折。高考是庄重严肃的竞技,也是沉甸甸的等待,无论你多么忐忑不安,抑或翘首以待,它都将迈着从容的步子,一步步走近,紧紧握着命运的天平。人生总要经历无数磨难与挫折,高考只是其中的一道小小陡坡,所以不管结果无核,我们都要淡然地面对,成功了给自己一个新的起点再次奋发向上,失败了也不必气馁,找出自身的不足与缺憾,重头再来是最明智的选择。高考赋予六月,一次圆梦的机遇。

  六月啊六月,绿似碧湖,红如火焰,多姿而充实;蝉鸣交织,蛙声起伏,悦耳且灵动。六月,多么像一首流淌的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