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萨的夏天
张春波
       [《长钢纵横》2014年 第3期 总第90期 ] 关闭】【回页首
    飞机抵达拉萨贡嘎机场,走下舷梯,仰望着湛蓝的天空、飘浮的白云,情不自禁地吼起了《回到拉萨》:“回到拉萨,回到了布达拉宫,在雅鲁藏布江把我的心洗清……”这个夏天,我再次踏上了雪域古城的土地。  

  拉萨的夏天,气温不高,氧气也是一年中最充足的时候,自然风景更是绚丽多姿,若不是日照时间长、辐射强,那么应该算是一个避暑消夏的好去处。可是,既然到了“日光城”,不用肌肤去感受那刚烈而威猛的阳光,又怎能品味出这个城市的厚重,触摸到这个城市的灵魂。  

  旅游大巴从机场驶出,沿夹在群山中的公路向着拉萨城奔驰而去。透过车窗,目光所及之处,耸立着一座座形态各异的高山。夏天,冰雪融化使大山披着的洁白外衣褪去了,袒露着贫瘠的身躯,山体皱褶纵横,顽石裸其表。可是久看之后,你就会觉得这是世界上最美的山,它们当年曾被海水侵蚀的肌肤,透着天然的粗犷之美。而车过拉萨河,则铺展出一幅细腻的水墨画韵:清清的河水静静地流淌着,河底可见鱼儿自由自在地游走,河面上不时有几只水鸟轻盈地掠过,洒满阳光的河道犹如一条耀眼的玉带镶嵌在古城的腰间。

  走在夏日的拉萨街头,简洁而强烈的色彩无不呈现出纯净明朗的美。透明的蓝,那是古城天空的底色;圣洁的白,那是无瑕的云朵和飘逸的哈达;神秘的红,那是寺庙的外墙和僧侣的服饰;奔放的黄,那是布达拉宫的金顶绽放出的耀眼金光;生机的绿,那是罗布林卡的苍天碧树。而这一切的景致,在拉萨的阳光下,照射得白就是白,红就是红,黄就是黄,绿就是绿,色彩保真,没有阴暗,惟有亮堂、清晰、分明。

  拉萨的阳光是神圣的,因为再萎靡懦弱的灵魂,也会被晒得强健与坚毅。为了沐浴这份圣洁,我踱进布达拉宫东侧的一间茶楼,坐在露天的阳台上晒太阳、品香茗。此时,虽然已近夕阳西下,但阳光的余威尚存,照在肌肤上仍感觉到一丝灼热。余晖下的布达拉宫,圣洁、雄浑、古朴、厚重而又深邃。望着落山的太阳,饮上一口茶,我好像明白了什么:朝拜布达拉宫,就是朝拜阳光,因为尘世的一切朝拜,归根到底,就是在朝拜幸福和光明。

  回到酒店,天黑了下来,夜雨如期而至。夏天是拉萨的雨季,但中午至下午这段时间,几乎没有一点雨;而一到傍晚,风起云涌、夜雨淅沥,午夜前后,更是电闪雷鸣;可是待到黎明,云开雨歇,阳光依旧。在拉萨,一切都是神圣的,雨也不例外。那酣畅淋漓的夜雨,雨声是何等的曼妙,雨水是何等的纯净,点点滴滴的清凉落在心间,梳洗着思维,调适着心绪,荡涤着灵魂。

  品味着拉萨的夏天,心中会升起一种敬意,一种寄托,这种意念把所有的浮华与欲望化作一丝清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