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书香沏进咖啡
张辉祥
       [《长钢纵横》2014年 第3期 总第90期 ] 关闭】【回页首
    闲暇时,一本好书,可以让我们如饥似渴地从中汲取滋润心灵的营养。其实,若真的口渴了,还是要喝点什么的,白开水,清茶,或是咖啡。一杯茶、一卷书,这早已是阅读的经典文化氛围,恰如“读书如品茶”之意境。而咖啡伴读,则显得有点小资,但咖啡的苦可以使我们把书读得厚重些,咖啡的醇可以使我们把书读得时尚点。无论什么样的读物,只要把书香沏进咖啡,心情就阳光明媚了。

  有人说,喝咖啡,品的是文化,应该到“星巴克”或是“上岛”去坐坐。或许这是真的,但是几十元的最低消费要“喝”脱我一本书的钱,不过好在比新华书店站着“蹭书”看要优雅得多,因为咖啡店往往也有许多好书等着你翻。对我来说,咖啡店就是一个小小的书吧,在书架上选一本最时新的杂志,找个临窗的位子,要一杯现场烹煮的咖啡,于是时光便溶进咖啡,咖啡飘散着书香,阅读,悦读,好不惬意。

  经济条件所限,咖啡店是不能常去的,幸好可以在家调制咖啡喝,但我绝不会加咖啡伴侣,因为它已有“伴侣”,那就是书。透过咖啡袅袅的热气,走入书中的字里行间:恍惚中,我从村上树春的挪威森林穿越到牛虻所处的那个风起云涌的革命年代;有时候,我跟着但丁下地狱、上天堂,感受着《神曲》经久不衰的魅力;没多久,我又游历到中世纪的法兰西,欣赏美艳动人的吉卜赛女郎爱丝梅娜达优雅而激情的舞姿,心系着丑陋但心地善良的巴黎圣母院敲钟人加西莫多的故事……读书好比登山,拾级而上,视野越来越广阔,岂不是“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喝咖啡也一样,轻啜一口,微苦;再饮,竟有一丝甜味;细品,味真意醇。

  喝咖啡,我不爱加太多的奶或者糖,总觉得这样会改变咖啡的原味,我喜欢生活的真实与平淡,感受生命的本真。在这个“速溶”时代,无论是热的还是凉的咖啡,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香浓的口味,我们是否可以借助其所含的“咖啡因”成分,点燃对人生的思考与探索的灵感,而这时书籍就是最好的载体,让历史、社会、人文的厚重感在你面前一一呈现。于是,读余华的《活着》,我看到人在历史进程中,命如蝼蚁。生命的真实袒露犹如大梦一场,偶然的东西太多,宿命的定论太少。福贵妻的死,子女的死,孙女的死,即使只剩下一条也叫福贵的老牛,然而他依旧乐观坚韧地活着。人的忍受力是无限的,对希望的憧憬也是无限的。德国诗人里尔克说:“哪有什么胜利可言,挺住就是一切。”人的生命在极端的状态下,在灾难一次又一次冲击下,表现出极大的张力和韧性,这又怎么不让我们为生命之伟大而深深地感动?

  把书香沏进咖啡,品之,人生之大彻,仿佛让我又回到了茶香的禅意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