绽放千年 永不凋败的情花
建军
       [《长钢纵横》2014年 第3期 总第90期 ] 关闭】【回页首
    对宋词的印象,是从中学时开始有的,印象中宋词分豪放派和婉约派。豪放派的代表人物是苏轼,他的“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读来让人荡气回肠。婉约派代表是李清照,“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能感觉出诗人内心无尽的孤苦凄凉。再有就是高中时学的几首词,比如柳永的“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等,大学期间不学语文,也没接触到多少宋词。

    近来读了一本好书,《宋词是一朵情花》。才了解到宋词不仅仅是豪放和婉约,还有尘世的浮名、江湖的杀气、女子的娇艳、相思的痛苦、爱情的甜美。这些都凝结在一首首宋词中。读完后,对宋词中的种种情感有了个比较立体全面的印象。        


                                                宋词之故国情

    提到宋词中的故国情、亡国恨,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南唐后主李煜了。南唐被北宋灭了后,李煜做了几年宋朝的违命侯。所以他后来写的词就算在宋词当中了。明月当空,故国不堪回首。“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酒入愁肠,一时兴起,国愁家恨喷涌而出。一首虞美人,既成了千古绝句,也给了宋太宗要他小命的理由。李煜死后,他的清丽、洒脱的词风影响了一代代的后世词人。


                                                宋词之爱国情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读起来是多么的酣畅淋漓,仿佛看到岳飞站在战车上,指挥千军万马杀向金国的腹地,直捣黄龙府,去迎接两位被俘皇帝的归来。可惜,宋高宗和秦桧不希望看到这个结局,所以岳飞只能成为风波亭的一缕冤魂。

    南宋辛弃疾,目睹了北方的沦陷,看到了女真人如何蹂躏汉人,看到了山河破碎的惨景。在他的词中能看到希望在战场上和敌人拼杀收复河山的壮志豪情。“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这首著名的《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写于1205年。词作以怀念古代英雄的壮举为主线,借古喻今,抒发了自己慷慨悲怆的爱国情怀。


                                                 宋词之爱情

    宋词中的爱情那叫一个刻骨铭心。苏轼虽是豪放派代表,但是七尺男儿不只是有豪情,心中也有爱情,而且爱得让人感到锥心刺骨的疼。《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是悼念亡妻王弗之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写自己梦中忽然回到了思念中的故乡,那个和亡妻曾共度甜蜜岁月的地方。“小轩窗,正梳妆”,那温暖小屋,亲切而又熟悉,她情态容貌,依稀当年,正梳妆打扮。夫妻相见,没有出现久别重逢、卿卿我我的亲昵,而是“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无言”,恰恰是道出了千言万语,表现了“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沉痛,别后种种从何说起?一个梦,把过去拉了回来,把现实的感受融入梦中,使这个梦令人感到无限凄凉。这番痴情苦心实可感天动地。读了这样的词,不禁感慨,在现代人开放的思想,开放的行为中,这样的爱情还有吗?


                                                  宋词之柔情

    宋词中的儿女情长也是一道风景。柳永就是典型的代表,“但有水井处,皆能歌柳词。”反映了柳永的词在当时是多么的普及与大众化。“脉脉人千里。念两处风情,万重烟水”。“执手相看泪眼,无语凝噎”,柳大才子和一众青楼女子的无限柔情,总是缠绵不绝。柳永年轻时两次进京考取功名未果,郁闷中写词发发牢骚,“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牢骚不幸被皇帝听到,御笔一挥,“何要浮名,且去填词”。后来“奉旨填词”的柳永寄情于青楼酒肆之间,给青楼女子们填词作曲,潦倒一生。柳永死后,无钱下葬,是京城的青楼女子集资把他风光下葬,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宋词之悲情

    南宋末年,苟且偷生的南宋皇帝,不想和步步进逼的元朝大军相抗。只想守在江南一隅,苟延残喘。可是对于有爱国抱负的壮士来说,报国无门是多么大的痛苦。刘克庄的《沁园春·梦孚若》道出了报国无门的无限悲苦,“叹年光过尽,功名未立;书生老去,机会方来。使李将军,遇高皇帝,万户侯何足道哉!披衣起,但凄凉感旧,慷慨生哀。”在《沁园春·答九华叶贤良》中,刘克庄更是抒发了心忧天下、壮志难酬的悲愤情怀。“当年目视云霄,谁信道、凄凉今折腰。怅燕然未勒,南归草草;长安不见,北望迢迢。”向北一望,长安古都,迢迢千里,都在蒙古蛮夷的铁蹄之下。大宋的大好河山,有一多半已不属于中华,可是想要率兵抗元,只能是在梦中实现了。这是多么的让人伤怀,让人痛苦呢!

    宋词影响了一代代的中国知识分子,现代国学大师王国维先生著名的治学三境界,就是用宋词来表达的。第一境界,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第二境界,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第三境界,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这三句本来都是男女情话相思的佳句,却被王国维用以表现“苦思——求索——顿悟”的治学三重境界,它巧妙地运用了三句中蕴含的哲理意趣,把诗句由爱情领域推绎到治学领域,赋予了它深刻的内涵。

    宋词,开放千年的情花,依然在鲜艳绽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