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梦我的梦(四)
吕保堂
       [《长钢纵横》2014年 第3期 总第90期 ] 关闭】【回页首
    (接上期)10月份回厂后,厂里让我在机修车间党总支当干事,我还有点情绪。不愿意当干部的原因有二:一是我舍不得离开我的万能机床,二是我这一米八的大个要从每天一斤二两还吃不饱的定量减成每天八两粮票了。

  11月份,我的口粮从36斤降到24斤,我问管理员为什么别人抽上来还能吃原定量,我咋就不能?他很干脆地告诉我说:别人抽上来是以工代干,还是工人编制,可你是厂组织部下文提拔的正式干部,所以你只能享受干部待遇。我无话可说,服从组织分配吧。

  12月份刚下过一场雪,福利主任让我找个平车下班后和他到附近农村买胡萝卜。到了故县村已是晚上9点多了,他让我抛开玉米杆,下面有一堆胡萝卜,他说是给我的。装好车后主任说,这是150斤,交15元就行了,我很高兴地享受到了当干部以来的特权。因为当时自由市场胡萝卜是一元钱一斤,我把多数送到家里后,带到办公室一些放在文件柜里,有时晚上写材料饿了就放到火炉上烤两个吃,在当时有两个胡萝卜充饥感觉也很满足。

    1961年5月1日前,刘瑜书记对我说厂里要调我上矿山做团的工作,让我把现有的工作交给新来的干事冯祥瑞同志。

  5月4日,我乘坐着来接我的车到了矿工委所在地龙镇,矿工委书记戴景晨和团委书记孙惠普等领导接待了我。看见戴书记让我想起了1950年在八分厂子弟小学成立少先队时,厂团委书记戴景晨给我们发放的红领巾。1954年我参加工作时,是已成为故县铁厂工会主席的戴景晨给我填表报名招考入厂的,现在又是在他领导下工作,觉得特别亲切。在工作中,戴书记告诉我矿山是我们长钢的铁矿石主要来源基地,北洛峡、后漫、芦沟又是矿山的主要采矿区,各矿区采出来的矿石靠汽车运送到常家池火车站及厂里,所以矿山汽车队又是供给高炉生产的关健单位。长钢一百多部汽车有百分之八十在这里的汽车队,而汽车队的司机百分之九十都是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人,因此,调你去汽车队做团工作,希望能干出点成绩来。

  来到车队,在党支部副书记杨守义同志的介绍下,我知道了汽车队领导成员、党支部书记张诚士、副书记杨首义及主任队长赵德胜,都是长钢建厂的元老,生产副队长祁德成是抗日战争时参加革命的转业军人,福利队长刘金龙是大战钢铁时市里派来抓生活的科级干部,技术队长安有仁是从太原调来的汽车专业能手,负责工会工作的李金刚是壶关、平顺采矿兵团的领导留下来的。全队有四个车队,一个修理工段及一个养路队,食堂和油库也归队里管,总共462人。

  来到矿山不觉中已经一个月了,除了在队里熟悉情况与开会,我这个人坐不住,一有空就坐上车到各矿点和司机们去拉矿,一来可以和青年司机们谈心聊天,再者可以坐在车上游山看景,司机们还能让我学开汽车。来到山上我很高兴,到各工区拉矿时发现,一是沿路有很多山坡荒地,二是各矿区从太原矿业冶金学校来了一批实习人员。我向领导汇报了我的想法,在队领导和上级团委的支持下,第一件是趁着初夏之季从各车队和工段抽出25名团员青年,用两天时间在通往北洛峡路上一片荒山地种下了红、白萝卜与芥菜,后来这批菜全部给了食堂。第二件是每个星期六下午派车到各矿区去把那些愿意跳舞的男女青年拉来在汽车队食堂饭厅组织舞会,晚上十点半把他们再送回去,这样后来跳舞的人就越来越多了,这个夏天我们汽车队成了整个矿山青年们向往的中心地点了。

    国庆节前厂里有名的元老窦联年来汽车队接替病休的赵德胜队长,矿长高陵文叫他到工委开会,会议传达了厂内矿石存量不多的通知,并决定在十月份全矿搞一次高产会战,要突击运矿下山。在汽车队职工大会上张诚士书记讲了这次会战的意义和任务后,因为汽车队青年人多,安排有我的讲话。我首先在会上告诉大家在这次运矿会战中,每个30岁以下的青年人都是突击队队员,要积极响应党支部提出的人歇车不歇的号召,各车队的年轻司机要主动在下午接替老师傅的车,青年司机倒两班,修理工段青年由团支委史财旺同志负责派出修理工到装矿与卸矿点服务,养路队的青年要时刻注意维护危险路段。最后我问大家能不能完成各自的任务?大家异口同声高喊道:“能!”我也没料到会场有这么齐心合力的回应。当时在座的窦联年主任很受感动,会后他对我说:“真没想到汽车队这些年轻人这样齐心,真是一呼百应。”在会战中,车队除了外地出车、坏车和急需检修保养外,能跑的车全部出来了。经过十天的突击会战,各矿区的存矿基本拉完,常家池火车站的矿石堆积如山,十天的运矿量比以往一个月的量还多,而且还涌现出了秦春元、向路则、牛书忠、李治国等许多多拉快跑的先进人物。在长治市团代会上,我讲了矿山汽车队青年的先进事迹后,受到了团市委领导及大会的一致好评,并把秦春元同志树为太行山上汽车司机一面旗。

  1961年,在我的记忆中是征兵最多的一年,我带着汽车队的入伍青年到了长治城隍庙报到,第二天,长钢在城隍庙集中入伍的青年就有160多人,后来才知道这批新兵大部分参加了中印边境战斗。

  矿山工委与汽车队都在龙镇驻地。龙镇是平顺县一个较大的村镇,有一天,我们车队的祁德成队长叫上我去拜访金星人民公社主任李顺达同志,到了公社说他没来,我俩就坐车去西沟看望这位全国劳动模范。他在家里接待了我俩,并让申纪兰同志拿来葡萄等水果和我们商谈了社、队联盟的事宜,这是我二次见李顺达。

  经过一段实际工作,我不但喜欢矿山汽车队,更喜欢车队这帮年轻人,因为他们和社会上的汽车司机有所不同,在社会上流传着“方向盘一转,给个知县也不干”的说法。确实,在那特殊年代里汽车司机是最吃香的工作,可是矿山这些司机却是整天跑在大山中,多见石头少见人,没有一句怨言,积极完成任务,把美好的青春献给了长钢。他们为了工作不怕一切,所以我觉得他们很可爱。有两件有趣的事至今我仍不能忘怀。青年司机薛新友在一次夜间拉矿中看到路前方有一只狼,他加大油门紧追500米巧妙利用三声啦叭一关灯的办法就把狼给压死了。另一件是贾本初开着将要报废的T420柴油车往山下送矿,和迎面过来的一辆解放牌汽车因为错车发生了争执,贾本初下来一看是长运的车,立即想到人们常说长运是晋东南地区汽车最多的企业,他们有些司机凭着是汽车老大和车况好、技术高的优势,在路上敢冲敢闯,所以一般的司机们都躲让三分,叫他们是土匪车。贾本初为了少生气,平和地说:“师傅再靠边一点让我过去吧。”对方傲慢地说:“那么宽还过不去。”贾本初看到对方没把自己放在眼里,就喊道:“我是58年才学开车的,看你是个老师傅技术高请你给我开过去。”对方不客气地说:“谁开你那破车。”贾本初一听就火了,用手指着对方说,既然你不愿意让路,咱俩各退50米来个面对面往上冲,我愿意和你同归于尽。”长运这位司机也火气十足地说:“老子开车快十年了还没遇到对手,今天就按你说的来。”说完各人都上车退后50米,贾本初加大油门直冲过来,长运司机眼看快冲到跟前了,急忙把车躲到路边停住了,贾本初仍加着油门直冲过去。这件事后来一直成为人们的趣谈。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