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青春插上翅膀
程爱玲
       [《长钢纵横》2014年 第3期 总第90期 ] 关闭】【回页首
    为加快人才队伍建设,培养造就一批适应企业发展需要,具有一定创新能力,精通技术业务的高素质人才队伍,瑞达公司以吸引人才、鼓励人才、留住人才为导向,通过采取奖金鼓励、挂职锻炼等多种形式,在公司范围内形成“尊重人才、留住人才”的良好氛围。

  窥一斑以知全貌。去年8月份始,该公司对两名新分配来的研究生委以副工长的重任,使其有了到车间挂职锻炼的机会。一年即将过去,他们到底有何收获,锻炼得如何呢?让我们一探究竟。


                                                     释惑我在行

  “我感觉这儿挺好的,它给了我发展的土壤与动力。”每当问及孙德财在工段挂职锻炼的感受,他都会如此轻松地回答。

  孙德财,硕士研究生毕业,研究方向煤化工。2012年分配到瑞达公司的那一刻,看着紧张的装煤推焦工序、感受着火红的焦炭散发出的热浪,他便感觉找对了单位,便对这里紧张繁忙的工作充满了浓厚兴趣。他主动请缨到车间、下班组,他想将理论与实践充分结合。炼焦车间检修项目多、加班连点时间多,他总是与职工摸爬滚打在一块。在这里上班的职工嫌这儿是煤气作业区,气味难闻,而且既苦又累,待时间不长便会设法调走。而小孙却无此意。当问及孙德财有无跳槽的想法时,他总会笑呵呵地说:“我觉得这儿挺好的,为啥要跳槽呢?”

  半年实习过后,公司调他到技术科工作,车间竟恋恋不舍。去年8月,瑞达公司委他以副工长的职务,让他下基层挂职锻炼,他申请重返煤气作业区热工工段。

  孙德财与热工工段有着不了的情。在那里,他不仅学到了书本上学不到的知识,而且职工因调火问题长久积累在脑海里的“疑难杂症”竟在他这里得到了解决。

  干调火工作十余年来,调火工心中积聚的“疑难”与日俱增,比如“掺混流量计明明显示的数值达到了10%以上(按要求只要调到3-7%就算最适合范围),可上到炉顶凭多年积累的经验仔细观察燃烧室燃烧情况,发现火焰竟与掺混3-7%的燃烧情况并无两样!”这一问题,使调火工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对该增还是该减掺混流量无计可施。孙德财来了后,经过了解工艺,综合他学习过的理论知识,给出了解释:掺混流量显示仪显示数据自有它一套计算公式,是根据流量与管道横截面得出的,它与流量呈正比.与管道的二次方成正比,而掺混管道由于长年累月使用,内壁结垢,其管径实际变得已经很细,但为了保证焦炉正常加热,只能提高温度,必须增加掺混压力。而压力增加后,混合煤气流速自然增加,而流量计内所设程序仍然采用未堵塞的管径值代入公式,自然导致流量计显示读数较实际值偏高。职工们恍然大悟,萦绕在他们脑海中久而未决的问题竟有如此“奥妙”!

  前段时间,公司进行煤气系统检修,职工们发现掺混管上方的高炉煤气管道很干净,几乎无堵塞现象,而经过掺混后的高炉煤气管道几乎被堵了个严严实实。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车间领导把孙德财叫到堵塞管道前问他什么原因。孙德财把焦炉煤气与高炉煤气的特点与成分做了比较,经过一番思量,最终给出了答案:高炉煤气虽然脏,但主要杂质是细小的高炉灰,没有粘结性,可以随着高炉煤气流动,而当它与焦炉煤气混合时,由于焦炉煤气中含有焦油、萘等杂质,其与高炉煤气中的高炉灰混合粘结后,积聚成较大颗粒,且极具粘性,日积月累粘附在管壁,致使掺混管道下方的高炉煤气管道堵塞严重。

  孙德财俨然成了炼焦车间解疑释惑的小老师,职工们有什么疑难都愿与他交心,他成了职工心目中“有疑问,找小孙”的依赖。


                                                    爱拼才会赢

  安坤毕业于北京工业大学,主研方向是化工,他来长钢之前就已经在北京某事业单位就职。当别人都在为“怎样扎根北京”而绞尽脑汁、玩命拼搏时,安坤的心蠢蠢欲动,“如何才能使我的化工专业学有所用呢?”

  一纸合约使安坤来到了长钢。正当长钢人都还在为瑞达公司前年年底发生的事故心有余悸之时,安便主动请缨,要到瑞达公司接受锻炼。机遇与挑战并存,当年八月,安坤被委以脱硫工段副工长的名义到化产车间锻炼。

  他来化产车间之时,正是脱硫系统刚刚经过大修,正在投入运行之际。脱硫系统是焦化行业较难、技术含量较高的一个工艺环节,由于之前脱硫系统未很好地运行过,空气量调到什么程度,脱硫液位控制到多少才算合适,各项工艺参数几乎一片空白。安坤正好有了用武之地,他查资料、勤推敲,并与从外地聘请来的专家担负起了值夜班的重任,控制室内显示屏上的数据稍有波动,他都要与职工到现场进行阀门调节,一点点调试阀门开度,时刻关注液位变化,一旦出现硫泡沫溢槽,无论白天黑夜他都会组织职工到现场进行及时清理。硫泡沫散发出的气味刺鼻难闻, 但他每次都会与职工并肩作战。

  熔硫釜改造,正值寒冬腊月,家在外地的大学生就像南飞的大雁,一个个都回家过年团聚了,而安坤为了搞通弄懂工艺,毅然舍弃了回家团聚,与车间主任们一起参加了熔硫釜改造。安坤参与改造工艺,像着了魔似的,即使闭上眼睛休息,他的脑海里也会闪现硫泡沫生成的画面,催化剂该投放多少、浓氨水如何配入、脱硫液循环喷洒量如何掌控、怎样才能提高硫泡沫的生成率及浮选率?安坤充分运用他所学理论知识,与他的搭档们边摸索,边调试,最终将脱硫系统一切工艺调试正常。

  由于工作环境的特殊性,即使将工作衣洗了,他身上也会散发出一股难闻的气味。爱人心疼地说,“别干了,咱换个地方吧。”安坤则会开导说,“既来之,则安之,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的。”正是有了如此豁达的性格,才使他的工作一步步有了起色,脱硫系统的正常运行,熔硫釜能够顺利生产出硫磺,他的功不可没。

  如今,瑞达工业园区高端煤化工项目一期工程已开工建设,两位研究生以及其他分配来的大学生被抽调到筹备组接受新的任务,开始新的征程。瑞达公司目前正在广纳贤才,积聚力量,为他们插上腾飞的翅膀提供更广阔的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