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检线上的老中青
李艳波
       [《长钢纵横》2014年 第3期 总第90期 ] 关闭】【回页首
    在法定节假日休闲的时间段,在太阳当空的正午时分,亦或在月明星稀的夜色里,有一群人奋战在维检一线,多少个日夜他们陪伴着或滚烫或冰冷的连铸机、转炉、配电柜,陪着一堆无法说话的铁疙瘩。设备之于维检人像是病人之于医生,然而这些病人不善交流,医生只能自顾自地言语。近日,笔者走近出生在不同年代的维检工,去聆听他们背后不同的故事。


                                                       80后段栋栋

    1985年出生的段栋栋,目前是设备检修部三车间电气工段第三组组长。谈起自己所管辖维护的设备和电气元件,他如数家珍,“连铸机结晶区域、连铸机拉矫区域、连铸出坯区域……”从他嘴里蹦出来的一串串冗长、复杂的系统名称,却宛如他用心照顾和宠爱的“孩子“,映衬着这个年轻人对待工作的热忱之心。

  一顶安全帽、一件五件套、一双绝缘鞋,成了他标准的装束。那时很多老师傅还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是一提到那个瘦瘦的、斯斯文文的电工组小伙子,大家都会异口同声地说道:就是他,就是他!

  在一次停电更换电气元件签字确认的“空档期”,也是他们难得的清闲时刻。攀谈中得知,此次更换接触器是一场“硬仗”,他们要用十几分钟的时间将其更换完毕。这样的工作,就是在与“时间”赛跑,但是他们忙而不乱,有人在小心翼翼地松螺栓,有人在认真地记下线号和相序,即使时间“掐”得紧,他们在有限的时间里总能圆满而出色地完成任务。

    “电气检修必须讲究配合,来不得任何疏忽,电气出事就是大事,很多工作只能在停电时抓紧进行。”听到这里,也让我对这位年轻人充满了敬意。“每天沉浸在红绿黄三色世界里孤独吗?”“看到自己所维护的设备正常运转,孤独感随之消失。”他淡然地回答。“我们电工组年轻人较多,班组里充满活力,学习氛围也很浓。于我而言,要学习的东西仍然太多,工段的师傅们都是我学习的榜样。”“80后”的段栋栋很谦虚,身上充满了年轻人好学上进的特质。


                                                 70后王利东

   1973年出生的王利东,是设备检修部三车间转炉工段副工长。话不多的他,谈到他和他的工段,说得最多的是“都是一些平凡的小事,没什么特别的。” 设备检修工作繁琐而庞杂,要将遍布每一个系统、每一个角落的转炉设备守护好,本就是一件不平凡的事。

  在一次转炉大修时,带着好奇,我跟随他走进大修现场。在炉后狭小的空间只能用低头弯腰的方式,看着王利东矫健的身姿,我有点跟不上他的步伐。“不习惯吧?小心点,别碰着了。”步履轻盈的王利东一边仰头检查半空中的设备一边叮嘱我。王利东告诉我,转炉很多设备所处的环境都是很狭小的空间,人进去了,连腰都直不起来,有的地方甚至只能跪着或者爬行。

  “爬着检查也不可怕,最可怕的是停炉时的交叉检查。”王利东笑道,“现在转炉检修,炉体都是通过水洗来清灰,要是生产时候检查,那叫一个‘硝烟四起’呀!检查时,根本不敢大幅度动作,不然,搞不好就是灰尘扑面而来。现场爬上爬下,大家都像是在灰堆里打了滚似得,除了眼睛,到处是灰。”

  听着他的介绍,我的心久久无法平静,带着敬意和感动,我离开了现场,转炉工段的所有职工,依然在炉膛和烟道上检修着。


                                                    60后王林伟

  1966年出生的王林伟,是连铸检修战线上的一名老师傅了,和他预约采访似乎有些难度,电话几次都在无人接听状态。但后来发现,其实要见到他一点都不难,只要走到连铸机检修的最前线,他保准“跑不掉”。

    连铸机的检修任务是一个接一个,作为检修工作负责人的王师傅和连铸工段4个组的职工一直奋战在现场。现场的砂轮机作业声、榔头敲击声,让连铸机现场变得嘈杂而喧嚣。身材瘦削的王师傅,一会儿钻进运输辊道狭窄的缝隙里作业,一会儿探身上来和大家一起借力撬棍拧开锈死的螺栓。此情此景,让我对他那句“不好意思,有时听不见电话响”有了真切的感受。

  现场聊天中得知,连铸机是随时停随时修,尽管现在已是下午五点左右,由于拉矫机出现故障抢修,他就“乖乖”等候在自己的岗位。眼看下班时间就到了,抢修工作仍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我不免疑惑,“难不成你们不吃晚饭?”“吃什么饭呀!”争取在有限的时间试验一次通过,然后吃夜宵去。”原来,为了加班加点赶时间,他们不按时吃饭也成了习惯,每逢大小检修他们就差没睡在这儿了。在我们身边,很多像王师傅一样的60后,他们始终怀揣着对工作的一份热忱,一份高度的敬业心,坚守平凡岗位,埋头苦干,默默奉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