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管理是践行群众路线的有力抓手
高望飞
       [《长钢纵横》2014年 第3期 总第90期 ] 关闭】【回页首
    在现代企业制度不断健全完善的今天,能否保障职工主人翁地位,形成民主监督和权利制衡的有效机制,不仅关乎企业的生存与发展,也是践行党的群众路线的有力抓手。2009年以来,公司坚持群众主体观和实践观,着手从制度上、机制上探索以职工代表重点参与的民主评价会制度,收到显著成效。实践证明,坚持走群众路线,全心全意依靠职工办企业,再难的题都会有解。日前,公司民主管理经验在《人民日报·内参》得以展示。

    一、企业民主管理的由来

  我国企业民主管理源远流长。从建党初期提出工人参加劳动管理的主张算起,至今已有90年的历史。党的“一大”通过的《中国共产党第一纲领》明确规定,党在当前的中心任务是大力发展工会组织,并决定成立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作为党领导工人运动的公开机关。“一大”闭幕后,党立即在上海建立了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中华全国总工会前身),同时创办了《劳动周刊》、《工人月刊》,对工人群众进行马列主义宣传教育。1926年,湖北华记水泥厂成为我国最早的民主管理企业。   

  1933年,中央苏区已创建公营工厂33个,最初实行的是由厂长、党支部书记和工会委员长组成的“三人团”制度,此制度一直延续到抗日战争初期。与“三人团”同时发展的是工人大会,“三人团”和工人大会的出现,标志着我国企业民主管理的开始。   

  抗日战争初期,各革命根据地公营工厂的民主管理也有了进一步发展。1941年,晋察冀北岳区,在一些工厂试行了工人参与管理、指挥、监督生产的工作。1942年2月,晋察冀中区的农村合作社工厂,建立了工厂管理委员会,由工厂主任、生产科长、管理科长、工会主任及劳动保护部长5人参加,为工厂最高领导机关。1943年,晋冀鲁豫边区的兵工厂普遍成立了党政工“三位一体”的工厂委员会,由厂长、党支部书记、工会主任和工段长、技术人员参加,厂长有最后决定权。  

  抗日战争后期,解放区部分公营工厂出现了行政、党支部、工会各行其是,工作不协调的现象,被称为“三权鼎立”。 1943年3月,陕甘宁边区政府决定由以厂长、党支部书记、工会主任、技师及其他人员参加的厂务会议取代“三人团”制度。由于当时处于战争环境中,企业民主管理制度还处于初级阶段。

  1945年8月,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共中央颁布《关于工矿企业政策的指示》,要求工厂中的某些管理制度,必须经过工人群众去执行。1948年9月,我党召开了具有历史意义的第六次全国劳动大会,根据中央指示精神和已有的企业管理经验,正式提出了工厂企业化、管理民主化的重要原则,规定500人以上的工厂组成管理委员会,负责检查领导作风和经营管理思想,并提出批评与建议,对涉及职工群众的生活福利问题,有权作出相应的决议。

  1949年5月,华北解放区首先召开了第一届职工代表会议,规定工厂管理委员会的任务是根据上级企业领导机关规定的生产计划及各种指示,结合本厂实际,讨论和决定企业一切有关生产及管理的重大问题,如计划、经营、管理、生产、人事、工资、福利等问题。工厂职工代表会议与工厂管理委员会相辅相成,成为在工会领导下组织和领导群众性生产运动、传达领导者意图和吸收群众意见的组织形式。

  新中国成立后,我国企业民主管理制度进入一个新的历史阶段。在建国初期的前三年国民经济恢复中,企业管理的重点是变革企业组织机构和管理制度,迅速改造旧企业,依靠职工群众恢复和发展生产。1950年6月29日,中央人民政府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会法》,从法律上保障了工会代表维护工人群众的合法地位和权力。   

  1953年,我国照搬苏联做法,在一些国营工交企业先后推行“一长制”。“一长制”的推行,克服了当时生产管理无人负责的现象,为加强企业集中管理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但由于一些单位片面强调厂长负责,变成了个人独断专行,明显削弱了党对企业的领导,助长了企业行政工作中的命令主义、主观主义、官僚主义作风,也削弱了原来建立起来的企业民主管理制度。1955年以后,毛泽东对“一长制”的做法提出批评。

  1956年9月,党的“八大”规定在国营企业中实行党委领导下的厂长负责制。“大跃进”中,鞍钢创造了“工人参加企业管理,干部参加集体生产劳动,改革不合理的规章制度,领导干部、工人和技术人员相结合的“两参一改三结合”管理形式,这是党的群众路线在企业管理问题上的创造性发展,毛泽东称之为“鞍钢宪法”。1961年9月,中央颁布《国营工业企业工作条例(草案)》,简称《工业七十条》,规定国营企业在实行党委领导下的厂长负责制的同时,还要实行职工代表大会制。1965年7月,中央重新修订《工业七十条》,对职工代表大会的性质、职权、组织等方面作了更明确的规定。文革时期,把《工业七十条》当作复辟资本主义的黑纲领加以批判,企业民主管理中断十年。

  1978年4月,在邓小平主持下,中央颁发《关于加快工业发展若干问题的决定(草案)》,简称《工业三十条》,提出取消工厂革命委员会,建立了党委领导下的厂长分工负责制,总工程师、总会计师责任制,党委领导下职工代表大会制等基本制度。1981年6月27日,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把职代会制度作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时期的重要经验之一,载入史册。1981年7月13日,中共中央、国务院转发了《国营工业企业职工代表大会暂行条例》,到1984年底,已有20.7万个企业建立了这一制度,占全国企业总数的78%。

  1984年10月20日,党的十二届三中全会作出的《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指出: “在实行厂长负责制的同时,必须健全职工代表大会制度和各项民主管理制度,充分发挥工会组织和职工代表在审议企业重大决策、监督行政领导和维护职工合法权益等方面的权力和作用,体现工人阶级的主人翁地位。这是社会主义企业性质所决定的,绝对不容许有任何的忽视和削弱。”1999年9月22日,党的十五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国有企业改革和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又对“切实尊重职工的主人翁地位,保障职工民主权利,发挥职工代表在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中的作用,实行民主评议企业领导人和厂务公开”等具体做法作了进一步规定。

    二、企业民主管理的历史经验

  回顾和总结我国企业民主管理的历史,可以清楚地看到它的发展是在曲折中前进,在渐进中完善。这表明社会主义企业实行民主管理,是社会主义制度和社会化大生产的必然产物,是社会主义建设的客观要求。我国现行的职工代表大会制度,既是广大职工群众在长期实践中的创造,也是党坚持依靠群众办企业的经验总结。  

  第一,民主管理离不开党的领导。什么叫民主,简言之,民主就是人民当家做主。在社会主义公有制下的企业,职工既是企业的劳动者,也是企业生产资料的所有者,这是与私有企业员工所不同的一项政治权利。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在看,民主的实现都不是一个自发的过程,尤其是在经济多元化群众利益多样化的今天,没有一个能够集中反映和有效代表人民群众利益的政党来领导,国家要实现民主政治,企业要实现民主管理,绝非易事。企业民主管理从创立到现在始终都是在党领导下进行的,这是我国企业民主管理的一个重要特征,也是党的性质和执政地位所决定的。只有坚持党的领导,才能保证企业民主管理健康发展。 

  第二,民主管理是现代企业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社会主义企业必须坚持三条原则,一是对企业思想政治领导,二是坚持民主管理和群众路线,三是坚持行政统一指挥。“厂务会议”制度时,忽视了党组织和工会工作,轻视了民主管理,这种体制只存在一年左右;“一长制”时,削弱了民主管理,助长了个人主义、主观主义和命令主义的错误;党委“一元化”领导时,形成书记一个人说了算,削弱了行政集中统一领导和职工民主管理。历史证明,企业民主管理不能削弱,更不能取消,只能逐步加强完善,这是现代企业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

  第三,企业民主管理始终与工会连在一起。无论是革命战争年代,还是在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时期,企业工会一直是企业职工民主管理的代表者和维护者。“三人团”时期,工会代表职工参加了“三人团”;工厂管理委员会时期,工会主席是当然的成员;现在工会成了负责职代会日常事务的工作机构。实践证明,任何时期工会与民主管理都是紧密联系的。

  第四,企业民主管理权利逐步扩大。从最初的“三人团”和工人大会,到后来的工厂管理委员会和现在的职代会,这不仅是组织形式上的变化,更重要的是反映了职工民主权利在逐步扩大。

    三、如何有效推进企业民主管理

  第一,干群同心,是推进民主管理的前提。干群,通俗讲就是干部与群众,领导者与被领导者。干群关系是当今社会客观存在着的一种基本关系,是我国所有社会阶层关系中最重要的一对关系。密切干群决定党群关系,党群关系是保证党的执政地位和执政基础的一个根本性政治问题。如果我们的绝大多数干部廉洁奉公,勤政为民,干群关系就会和谐,民主管理推行起来就会顺畅。如果干部的群众观念淡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严重,干群关系非常紧张,民主管理推进起来就会有阻力,甚至形成新的矛盾。密切党群、干群关系是推进民主管理的一个重要前提。当前,迫切需要抓好干部的作风建设和廉政建设,增强法制意识和依法行政能力,把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制度常态化,养成认真听取群众意见、遇事同群众商量、一切依靠群众的良好作风。

  第二,弘扬正气,是推进民主管理的保障。“正气”原本是个医学名词,本义是指人体的抗邪能力或免疫功能。现在引申为“光明正大的风气、刚正的气节。”如果一个单位风气不正,缺少正气,是不可能实现民主管理的,即使某一阶段取得一些突破,也会被不良风气所淹没。弘扬正气,领导干部首先要作表率,无论职务多高,都不允许凌驾于组织之上,都不允许违背集体决定自行其是,都要自觉接受群众监督、发挥班子整体合力。其次要加强党性锻炼,带头执行党和国家的政策和企业规定,培养开阔的胸襟和虚怀若谷的品格,提高执政能力和执政水平。这样,才能真正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使权力机制和监督机制形成良性互动,确保企业少出问题、不出问题。

  第三,知人善任,是推进民主管理的基础。要让职工充分参与企业民主管理,就必须充分尊重职工在企业的主人翁地位,让他们感觉到自己在这个集体中存在的价值。长钢职工有不少是祖孙几代人生活工作在这块热土上,他们对企业有着家一样的情感,有着割舍不断的情缘。而民主评价正是给了他们这样一个表达爱厂情怀的舞台。每个管理者都要充分尊重每个职工的个体差异,善于发现和展示职工的闪光点,鼓励更多的职工参与到民主管理中来。对技术业务能力强,但性格内向、不善言辞的职工,可通过书面形式征求他们的意见和建议,对于工作政绩一般,但本人有头脑、有见解,责任心强,善于纳谏的职工,要充分利用他们的这些闪光点,让他们发挥“参事”作用。这对于职工本人来说是一种鼓励,对于企业民主管理来讲,也真正做到了“人人有事做,事事有人管”。

  第四,完善制度,使企业民主管理常态化。回顾我公司民主管理的历程,不管道路多么坎坷曲折,甚至发生过短暂的停滞和倒退,但总体是螺旋式上升的。这是因为上升性是螺旋式发展的一个根本特征,是事物发展不可逆的基本方向和基本趋势。这种前进趋势是由主要矛盾的解决和新事物发展的历史必然性所决定的。当然,在螺旋式发展过程中,也存在着否定,而每一个否定都是一次“扬弃”,舍弃了过时的消极东西,保留和发扬了其中的积极成果。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颁布了一系列强化企业民主管理的法律法规,公司也制定了不少制度和措施,但随着我国民主政治的不断深化,公司民主管理也需要在取得经验之后,对这方面的制度进行健全完善。现在不少人总认为权力不够,就办不了事、解决不了问题,其实职工中蕴藏着极高的智慧,如果我们将“向上要权”变为“向下借智”,好多看似复杂的问题可能会得到群众满意的处理结果。我们要不断健全民主管理制度,逐步扩大民主评价项目,使各种监督相互配合并系统化,形成完备的群众监督机制。越是在企业困难时,越需要我们敞开言路,集思广益,挖掘蕴藏在广大职工中的智慧和潜能。

    我认为,企业的主体是职工,职工是起决定性作用的生产要素。强化民主管理,是强化企业管理的有效手段,也是全心全意依靠职工办企业的真实体现。完善民主管理制度,是体现职工社会价值,满足他们更高层次需要的重要形式。加强民主管理和群众监督,不是让干部不干事,而是促使其多干事、干好事、干成事。只有充分尊重职工的主人翁地位,才能唤起职工群众的自我意识,从而增强使命感和责任感,在各自的岗位上倾其心血,尽职尽责,共同去应战这场持续不苏的钢铁严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