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机情
——记共产党员、炼钢厂职工崔建明
常翠青
       [《长钢纵横》2014年 第3期 总第90期 ] 关闭】【回页首
    有人说,他是一个“多面手”:8号连铸机的设备、技术、生产、安全管理,样样他都精通。

  有人说,他是一个“小管家”:8号连铸机的大事、小事,事事他都处理得井井有条。

  他却说,那是他对8号连铸机和职工的一片深情。

  他叫崔建明,46岁,炼钢厂连铸车间共产党员、8号连铸机技术员。


                                                 停不下的脚步

  “小管家”是对连铸机包机技术员的别称,源自连铸车间主任乔爱昌的一个形象比喻,“包机技术员就是本机的‘小管家’,一人一块责任田,对本机的设备、工艺、安全、生产等全面负责。”

    还不到早上7点半,8号铸机生产线上,已见精神十足的崔建明晃动的身影。从冷床到推钢机,从拉矫机到振动连杆、电机,从二冷室到拉钢平台、大包平台……他俨然一位“诊断师”,时而侧耳倾听,时而弯腰察看,时而蹲下抚摸,时而与职工交流当班操作情况……

  生产正常时,对于在线设备点检、岗位人员的操作这些琐碎的事,崔建明一丝不苟,不厌其烦。

   “这根废坯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在废坯区,看到零点班生产的一根废坯,崔建明既心疼,又恼火,“坯头为什么这么长?”

  控制接口坯,是当务之急。定制度,盯现场,严考核,此法果然奏效。接口坯果然由原来的9米降至4米,降低了消耗。

  8号连铸机浇钢过程中拉矫机偶尔出现的保护现象,导致生产不能稳顺进行,可一时又找不到导致事故的隐患所在,崔建明看在眼里急在心头。在查找原因的那些日子里,他几乎天天“盯”在现场。连铸机生产时,他一遍遍地在线观察,分析运行设备状况;停机时,又与检修人员一次次地对设备进行比对,有时24小时“连轴转”,直到发现症结所在,并找到有效的解决办法。他说,“有问题没解决,就不会停下脚步。”
在紧张的事故处理现场,崔建明总是冲锋在前,一次次化险为夷。

   “又漏钢了!”崔建明最怕听到这句话,“工人们又该受罪了!”崔建明一头扎进现场。

  漏钢事故是连铸生产过程中的恶性事故,影响生产,损坏设备,增加消耗,还给职工带来安全隐患。

  “必须推行标准化操作才能遏制漏钢”!崔建明立说立行,手把手教,现场讲解,去年以来,8号机组至少有4个月漏钢次数实现了零目标。


                                                  放不下的牵挂

  作为8号连铸机的包机技术员,崔建明“心里装不下事”——不能看到8号连铸机生产中出现任何问题,一旦有问题出现,职工们的苦累就成了他心中最大的牵挂。

  “单流二次上引锭真难!”一位拉钢工叫苦不迭。蒙上脸,穿上雨衣,三位职工在环境极其恶劣的二冷室里轮流上引锭的画面开始在崔建明的脑海里转个不停。一连几个晚上,他辗转难眠。

  “设计一个锥子形引锭头试试看。”和一位职工交流中,一个小小的建议让崔建明豁然开朗。

  锥子形引锭头做好了,使原先三个人半个小时才能完成的活儿,现在一个人十几分钟就能完成。这回,崔建明总算能睡个踏实觉了。

  8号连铸机5流辊道切后链条脱落时,已近下午6时。

  检修人员说:“不影响生产,明天处理吧”。

  崔建明不以为然,“不行!今天的问题不解决,就觉得亏欠职工。” 晚8时,待链条正常运转,他才坐上回家的最后一趟班车。

  停机检修时,凡是事关连铸机运行质量的项目,崔建明事必躬亲,亲力亲为,从不大意。崔建明坦言,“都是和检修有关的事,也不是什么大事,有的还是些很琐碎的事,可不管又不行,不然要影响检修的进度。啥心都得操到。”

   “8号连铸机6流二次送引锭,引锭却放不下来,怎么办?”晚上10点,一位机长的电话把他的心揪了起来,“别急!把三连件的排气孔打开,多排一下气……”每晚睡觉前,崔建明有一个习惯,总不忘看一下手机,看有没有电话打过来。因为,他总是放不下对8号连铸机和兄弟们的牵挂。


                                                   兑现不了的承诺

  寒去暑来,崔建明的工作笔记本上密密麻麻的字迹书写着他和他的兄弟们对工作的热情和执着。2013年1月,在8号连铸机生产过程中,成功热换中间包五个,铸机稳顺作业172小时,连续浇钢347炉,创出炼钢厂新区有史以来的新纪录。2013年11月,8号连铸机又创出单机月产合格钢坯95098吨的历史新纪录。

  而对于妻子,崔建明总有兑现不了的承诺。

  妻子肚子疼得下不了床。崔建明承诺中午回家带她去医院。不料,8号连 铸机冷床需要更换升降轴、焊接横梁。等检修完,晚上9点,崔建明才走进家门。看着妻子被折磨得憔悴的样子,他心如刀割,泪水在眼眶里不停地打转。

   崔建明说,对于妻子、儿子,兑现不了的承诺太多了,而最能兑现的是对8号连铸机和职工们的一片深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