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啃的“硬骨头”
——瑞达工业园区高端煤化工项目一期工程场地线路清空记
王永斌
       [《长钢纵横》2014年 第3期 总第90期 ] 关闭】【回页首
    在瑞达工业园区高端煤化工项目一期工程工地的西北侧,有两条原建的铁路尽头线,因影响此项目施工需要拆除。接到命令的几十名养路工们,迅速来到现场。当他们看到工地上那一面面猎猎飘扬的彩旗,那十数架轰轰作响的打桩机,那一个个绑制成形的基架……他们信心无比坚定!作为一名长钢人,他们有责任有信心,把自己的每一分光和热,都倾洒在这片热土上。

    然而,这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两条200米铁路线,建在3米高台上;共有61根钢轨,620多根木枕,无以数计的螺栓、扣件、夹板、胶垫,数吨的石渣,还有一组长度和重量超出4组普通道岔的交分道岔。其拆除难度可想而知。关键是为了让这些拆除后的铁路备件重新利用,他们得付出比以往拆除相同物体高出几乎一倍的人力和物力。为了能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拆除任务,不给项目推进拖后腿,铁运部高度重视,调集了厂、部两区人员,还派来工具车、装载机助阵。

  长年的停用,铁路线被荒芜的杂草和废弃物包围。要想拆除钢轨,需要先清理轨枕间的杂草和弃物。部、队领导身先士卒,和职工们一起,拔草的拔草、抬物的抬物,没有一个嫌脏嫌累的。清理完了杂物,他们开始拆轨作业。有的职工拿着笨重的撬棍,使劲地起着一个个道钉。连接夹板、扣件上的螺栓全部生锈了。他们不是拿起大锤砸坏了事,而是尽量用大扳手一个个地拧着,实在不行了,拿起氧枪加热再加热,他们不想任何一个部件受损坏,他们想把每一个拆下的物件收集在一起重新利用。在钢铁业“冰川期”,他们每个人都养成了降本节约的习惯,好省下每一分钱,支援企业搞建设。

  夹板拿下了,木枕、钢轨松动了。沉重的一根根钢轨考验着他们。他们所处位置在3米高台上,虽然装载机已在高台下等候,可把钢轨抬到高台边,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于是,十几个人一组,全呈弯腰蹬腿之势,臂抬肩扛地拔起了钢轨。随着一声声“嗨哟、嗨哟”的劳动号子响起,钢轨一根根地挪动到高台边。职工们拿来了钢丝绳,一头拴在装载机上,一头拴在钢轨上。随着装载机“突突”地冒出了黑烟,根根钢轨被拽下高台运走。

  火热的太阳挂在天空。每一名职工都嗓子干哑,满身的汗水把衣服都贴在身上。可没有一名职工退缩,他们抬臂用衣袖擦擦额头、脖颈上的汗珠,又投身到抬木枕的工作中去。虽然有工具车开到高台上来,可要把笨重的木枕一根根抬到车上去绝非易事。他们没有犹豫,四人一组,肩挨肩,手拽手,抬起远处的一根根木枕,深一脚、浅一脚地运到车旁边。负责装车的职工们,俩人一头抬起木枕,把木枕放到车上去。实在不好装了,有的职工爬到车上,用绳子拴住木枕一头往上拽,车下的人们托住木枕另一头往上顶。

  他们终于在规定时间内,啃下了这块难啃的“硬骨头”,顺利完成了上级交付的线路拆除任务。他们原本想休息两天,可旧区炼钢、轧钢区域铁路线路的拆除任务还在等着他们。于是,他们马不停蹄地赶到旧区去,投入到另一场战斗中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