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五首
张栓平
       [《长钢纵横》2014年 第2期 总第89期 ] 关闭】【回页首


寒风匍匐在枯枝上  疲倦地
偶然间也有鼾声 这北方的狼在黄昏沉睡
夕阳的泪光里闪烁落叶的疼痛

蟠龙河的神情木讷无奈僵硬和迷茫
蚂蚁们热衷尸体的游戏 攀援鱼鳞的阶梯
孤独而坐 他恐惧一种涟漪出席

新的灯火填补了黑色的空白 活着
还得像汉字般繁琐而有序
雪花平静地覆盖结痂的道路 狼恩赐于村庄


空宅
苍天给了乌鸦帷幔,谁也难觅那些谶言的巢穴
星辰、灯光和火只是黑夜怀抱里的婴孩

非爱,并非不能媾和。溃疡的草丛暗藏蜜罐
首饰上经年的泪痕还在,咸涩着一缕风尘

此宅已空。城市仍在泛滥自己的性欲,而远山的木鱼声里,雪花瞬间有了潮湿的遗址


狂吠也能成为声情并茂的歌唱


已经有很多狗不喜欢狂吠了
它们分享了经济发展的成果
在待人接物上越来越温和
在构建和谐盛世中表现自己
可还是有本性未改的
它们利用昂贵的话筒声嘶力竭
让人们胆战心惊
整整一个上午或者一个下午
它们开着个人的专场演唱会
深情地表达守土有责的主题
其实这些家伙最喜欢在夜晚
偷食别人家的脆骨和
外出野合


麻雀与夜


麻雀在黑夜说话 甚至用软弱的肺活量歌唱
歌声是每天行走的台阶 坚硬而且向上
春天的每株新绿都是它情欲的支撑
它的痛苦是甜蜜的 眼泪是初春破冰的河流
所有的暗道张开飞翔的翅膀 善良的女人们
准备又一次分娩失望
三月温暖的缘分此起彼伏 麻雀的灯光、酒
爱情、疼痛和忍耐 在太阳背叛的时刻
有一次照耀、醉意和低吟
麻雀只有灰暗和清贫 这是阳光给它的幸福
凝视麻雀 它不习惯所有暖色的目光
在北方在原野在孤独寂寥的墨色里
只有麻雀飞翔
黎明也许不是黑暗的又一次开始
麻雀在用软弱的肺活量歌唱


石头的绯闻


一块以憨厚的形象
沉默在我们身边的石头
竟然暗藏着炽烈的花心
趁着春光令人眩晕的氛围
石头在瞬间艳过罂粟
重建了周围风景的情感秩序

石头在我们的有闲生活中
常常遭遇许多臀部
肉感的或骨感的 石头都会
以习惯压抑的性情
支撑起她们的高贵
就在这日复一日的来往中
石头的欲望重重地砸在
一朵孤居的妩媚

在树上停留的几只鸟
窥探了窗里的风情
它们四处啁啾
那不是石头的床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