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谁
心雪
       [《长钢纵横》2014年 第2期 总第89期 ] 关闭】【回页首
 
    大大小小的十多场雨过后,最得济的是新区的小草。

    小草在雨的滋润下,雨的亲吻下,匍匐卑微的身躯,挺直了腰板,一株株,一叶叶直挺挺的向上向上。夏阳穿过叶的缝隙,为叶儿编织一件晶莹的缕空衫,明亮亮。

    曾经被割草机整齐划一的平面绿地,不几天就变成了立体的草地。如果说,原先是给大地铺上的绿床单,如今,就如同吸水海绵膨胀一般,齐整整、蓬松松的变成了绿色的席梦思床垫。

    不由,放眼一望,那草地!于是,发现了你。

    一团团在枝端,一簇簇在枝端。

    粉艳中带些沉稳的紫,飘逸的紫中含着淡羞的粉。

    你是谁?你的名字叫什么?

    如果不是你的花苞和花儿生长在一起,谁能说,你们竟然是同源?

    花苞紧紧地包着,如红衣的花生米一般大小。花儿开放了,发育的身体转眼间放大了N倍,不消说,有多么大了,就连一个花瓣都比花苞大了几倍。

    于是在想,在开放前,在那有限的空间里,你是如何努力地厚积,等待着灿烂的那天啊!

    你一直在卧薪尝胆吗?在那紧紧的苞衣下,是一颗如何隐忍的心啊!

    你一直在养精蓄锐吗?在那小小的骨朵里,有一颗多么持之以恒的心啊!

    人生中,总有阳光灿烂的日子,总有追赶幸福的瞬间。

    吸纳日月的精华,历练风雨后的坚强,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每一个你,都是如此的轻盈明亮。

    每一个花瓣,根部是细细的花萼,花萼的顶端,骤然间变成卷曲轻皱,仿佛一枝开在花萼上的花儿。如此一看,想起了京戏里的水袖。婀娜身姿下,轻舒长臂下的水袖上下翻飞,行云流水般飘逸,最后,袖口处总会挽出一朵美丽的褶皱花。在那个瞬间,必定是情感释放的高潮部分。

    你生成如此,是不是,你有着最浓厚,最深清的表述?

    你,是不是就是那个天女散花里长袖旖旎的女子?

    你,是不是就是那个惊鸿舞里,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女子?

    不知道你的名字叫什么?你是谁?

    不知道的很多很多,但我知道,只一眼,你就直入我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