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治妹妹
张敏
       [《长钢纵横》2014年 第2期 总第89期 ] 关闭】【回页首

    远在沁县的对门姐姐菊和姐夫,要忙工作还要照顾80多岁瘫痪多年的老母,自己上高中的女儿擎只有让外甥女梅帮忙。春暖花开时梅临产在即,梅时常和我说起家中事,久病床前无孝子,对门姐姐却能一次次把奄奄一息的老母从死神手中拖回来,无怨无悔长年累月细心照料。

    因由暂时陪读的邻居平时相处的不错,也被姐姐精神感动。我和梅说,如果擎愿意,我多做一口就有了,也不用姐姐担心,让她安心看管妈妈吧。

    一拍即合,擎和姐姐都同意了我的想法。说好就要做好,自此我依着擎的口味,变着花样给姑娘做好吃的,担心姑娘寂寞,我中午陪姑娘一起吃,晚上陪我儿子一起吃。帮助他人方便自己,姐姐姐夫有时间了来看姑娘,我上班时儿子的一日三餐就成了姐姐姐夫的差事,姑娘吃个碗底就饱了,我儿两大碗瞬间见底,我赚大发了。

    转眼冬去春又来,单位让我和同事完成一项课题研究,我知道我的本性,既接之则会用心做之。可是做母亲的职责搅得我无法心静!儿子是我的唯一,一心只想为儿子做点什么的我,也只有上高中三年的时间悉心照顾孩子,让他有个健康的身体,快乐的心情,开心地面对沉重的学业。研究课题需要加班加点,无论上下班都要全身心投入,儿子无人看管我无法安心做事,我陷入重重矛盾中不能自拔。

    对门姐姐义无反顾的单位请假,母亲交给姐妹兄弟照顾。儿子每天吃得是水嫩嫩的蒸鸡蛋、香辣可口的鲜鱼块、营养丰富的大烩菜、皮薄陷多的香饺子、喝得是热腾腾的纯牛奶,各类水果更是琳琅满目,都是高于我上的营养盛宴。解了我的后顾之忧,才让我工作、家庭两不误,才让我意想不到的课题研究获国家级大奖。

    姐姐上班时,用纯正的沁县话和同事说,”长治妹妹”给姑娘做饭,自此我成了姐正宗的”长治妹妹”。我每每回家第一件事,不是开门是隔着窗户喊一声“姐”,听到姐的答应声,心里就踏实很多,姐做的香喷喷的饭菜也随之端出。

    擎比我儿高一年,随着夏天一天天逼近,高考在即,我也一天天舍不得姐离开。姐走了,我上班,儿子再也吃不到香甜可口不重样的饭菜了,也没人陪我逛街了,没人听我倾诉了。言语中经常说,姐姐走了,我该咋办?一人静坐时,偶尔也会流泪,毕竟这人情冷漠的世道好人难遇啊!

  一日上班,陌生人来电,我迟疑不接,怀疑对方电话打错了,还是礼貌问之“你好,请问你找谁?”对方很爽快地回答“我是鹏的家长,和你家孩子是一个班的。”“哦,哦,你有什么事吗?”“我想和你租房子住到一块儿,咱们互相照顾孩子,好吗?”我简直不敢相信,真的会走一个姐姐再来一个姐姐帮忙吗?略微脑筋急转弯,急忙应答“好呀”。

  高考结束,第一天和对门姐姐全家在绵绵细雨中,内心悲伤却挤出笑容一起照相。下午姐姐和擎先走一步,硬是没有掉下一颗泪,(此时敲键盘的我却是眼泪溢出眼眶)和姐姐挥手告别。第二天帮姐夫搬东西,只留下一句话“姐夫,路上慢点”。没有太多的思虑,只是迎接下一个驿站来弥补心中的感情空缺。第三天“背靠背”(用孩子的话说是肩并肩)的新邻居珍就是儿子同学鹏的妈妈来到。自此,我又多了一个姐姐,我还是”长治妹妹”。鹏和我儿本就是要好朋友,很快我们新组了“大家庭”,一同来时一起做饭,一方上班时互相帮忙,日日孩子开心,家长高兴。

  金秋九月,新的对门不约而至,表面真诚的我,内心仍在揣摸新对门,能处好吗,还能象我原对门姐那么好吗?

  对门智能行方便则行方便,时间长了,得知对门比我小,我高兴,我也可以做一回姐姐了,我也有了”长治妹妹”了!

  自此我们组成了“购物队”、“打水队”“踢键队”“看书队”……日日充实,日日开心!

  转眼三年快过去了,我也不敢相信不管是姐姐还是妹妹,我们可以开心相处,互相帮助。陪孩子的三年,我收获的是一生中无法抹去的记忆,我开始质疑,人情有那么冷漠吗?

  其实人是很脆弱的,在软肋间用爱互相支撑一下,更多的陌生人会成为长治妹妹、姐姐、哥哥、弟弟……其乐融融的社会大家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