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的雪
史丽敏
       [《长钢纵横》2014年 第2期 总第89期 ] 关闭】【回页首

    已经阳历三月,可窗外还是惊喜地飘起了大片大片的白雪,和着剪刀似的的春风向路上的行人和惺忪的枝条打去。

    室内温暖而浑浊的气流与室外清新湿润的清风形成明显的比照。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坚强的心开始被动摇的弱不禁风起来,像是这个季节里飘忽不定的摇曳着风筝。

    这几天,孩子身上的伤频繁地出现,脚丫被压伤,头和鼻子被磕破……稚嫩的身上不知道承受了多少疼痛,想到这里,我不知所措地心疼和自责起来,为什么连个孩子都看不好,为什么总让孩子受伤,为什么受伤的不是自己?然而,小孩子是最不会被事事所干扰的,疼痛过后就会肆无忌惮地玩闹,只有在不小心碰到伤痛的时候,才会撒娇地哭两声,告诉妈妈如何如何地疼,默默地流泪和安抚成了唯一推诿的理由。

  总以为妈妈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怀抱和依靠,所以,就算有再多再难的事也不会难倒她。可现在才明白,妈妈的心其实最不堪一击。孩子小时要操心她磕碰时的疼痛、上学时要担心她和同学打闹时的伤痛、学业不理想和悲观时的失落、长大要挂念她遭受挫折和失败时的无助……发生在孩子身上的每一次疼痛无时不与妈妈心底的痛博弈着,母子连心的疼痛大抵如此。

  渐渐地,我明白了这份伤痛背后所寄予的甜蜜和期望,于是,我不停地鼓励自己,要学着长大和坚强,有时候,痛过了,就会快乐。

  雪依旧纷纷扬扬,桌上的小生命活泼地升发着,延伸到各个角落,与春风里的白雪相互昭示着,心底弥漫的伤感也夹杂着雪花在空中翻腾起来。我快速地敲打着手中的一个个象征快乐和甜蜜的种子,希望它能将我的这些烦恼与忧愁稀释掉,但一幅幅生硬的面孔怎么也无法与眼前的美景相融合。于是,我轻轻地将它放到窗外,希望它能随风飞得远远的,在明媚的春的照耀下不断消散,连同雪一起融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