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到大粮山
赵玉田
       [《长钢纵横》2014年 第2期 总第89期 ] 关闭】【回页首


    题记:这是一次旅行,每一次旅行之后,总有一些是需要记录的。这些记录是心灵的照片,它在告诉我们什么是梦想、什么是友谊、什么是爱情、什么是快乐、什么是童真……,我要把这些琐碎的照片好好珍藏起来。

    常听老家邻里说起大粮山,因为距离老家不远,就有去看看的冲动。清明小长假,和朋友一起登上了大粮山之巅,领略了山顶的美景,登山不仅仅是登山,而是一段心路的旅程,我和我的朋友是同年,都是中文系的学生,有着相同爱好,对于文物古迹或者当地传说总爱探个究竟,之所以去大粮山观景,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那里有长平之战遗址,有“廉颇庙”、“定林寺”、“七佛寺”、“龙王庙”等古迹。

    我的想法很圆满,第一天下午回老家,顺路去天下都城隍,第二天上午去大粮山、下午到羊头山,但是大粮山一处封锁了我们的脚步。大粮山位于高平市米山镇,距离市区大约几公里,距离我老家大约20多公里,第二天上午,和爸妈寒暄道别之后,驱车前往,大约半个小时的路程,天公也很作美,我的一家,我朋友的一家,两个家庭,六个人,孩子们是急先锋。我们去的第一站是定林寺,终点站还是定林寺,这个季节是桃花的盛宴,粉色、绿色相互映衬,大粮山也因此增色不少,两个孩子,一个叫瑄瑄,一个叫曦曦,都是爱美的小姑娘,瑄瑄常说,我最喜欢美丽的公主了,公主就要穿裙子、戴美丽的小花啊,所以今天特意给她穿了一条绿色的短裙,她们在桃花丛间尽情地摆着各种姿势,我们在咔嚓咔嚓定格这一瞬间。

    我们一行六人走进了定林寺。

    让孩子们出来,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想法,就是要让她们感受大自然,学会感恩,了解历史知识。定林寺是元代建筑,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寺中轴线上分列山门、雷音殿、三佛殿、七佛殿四进院。依山傍水而建,在雷音殿,孩子们给佛祖磕了头,她们并不知道什么是佛,但她们知道磕头就是保佑平安幸福。我在想,这可能是教育孩子向善的一个开始吧。

  在七佛殿外的壁画上,是释迦摩尼成佛的过程,入胎、出身、剃度、菩提树下成佛、讲经等,我和我的朋友在探讨着,鹿、莲花、菩提树分别代表着什么,乔达摩·悉达多王子为什么要放弃优越的王子生活,而遁入空门呢?之后又联想到了,在中国、印度不同的国度,同一时代,产生了两位伟人,一个是释迦摩尼佛、一个是孔子,一个是佛学的创始人,一个是儒学的创始人,历史往往很巧合。我们把不知道的问题记录了下来,回去之后,进行查找学习。

  由于孩子们还小,我们对登山并没有给予厚望,但是既然来了,又不想错过每一个景点,七佛寺在大粮山的最巅峰,从山顶传来的佛声,飘然入耳,还是看看的好。

  人总是要有追求的,追求就要有希望的灯塔,在登山的旅途中,那灯塔就是山尖的七佛寺吧,顺着定林寺而上,就是通往七佛寺的路,由于瑄瑄半途的叫嚷,我有折返之意,“孩子们来了,就要锻炼她的意志,怎么能半途而返呢?”妻子振振有词。登山途中,曦曦跑的最快,瑄瑄姐姐姐姐的叫着,孩子们一会儿拉着手,一会儿唱着歌,确有几分惬意。

  我们在谈论着当时的长平之战,说到“廉颇、白起、赵括、赵孝成王、秦昭襄王,坑杀40万降卒、反间计”等,零星的历史碎片,我们在回顾着那一段历史。

  在坚持了1个半小时后,我们终于登上了七佛寺。七佛寺是哪七个佛呢?我们不得而知,听那里的人说,可能是释迦摩尼佛之前的七个佛……

  下山的路,怎么走?还是绕着山走吧,回头路太远了,于是我们连攀了两座山峰,当登上廉颇庙,也就是第三座三峰的时候,都已经精疲力竭了。由于山和山之间并没有路,随身携带的水也没有了,我有原路返回之意,但朋友的坚持,让我打消了念头,我们在荒草、墓堆、墓丘、残垣村落间穿行。

    终于没有走回头路,我们跳出了大粮山的每一座山峰,累和成就感往往是结伴而行,不是吗?

    “鲁酒薄而邯郸围”、“义不帝秦”、“胡服骑射”、“梅开二度”,我们观瞻着廉颇庙文化广场上的每一个成语故事,孩子们在嬉戏、玩乐。

    七佛寺的佛音从另一个山峰传来,在耳边萦绕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