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好读书
蓝山
       [《长钢纵横》2014年 第2期 总第89期 ] 关闭】【回页首

    多年来,读书已成习惯。吃饭时读,睡觉前读,空闲时读,甚至如厕也不忘捧本书,偷空扫上几行,读得快意时,很容易忘记如厕的目的。

  读得次数最多的书是《红楼梦》,差不多翻破了两套。原本崭新挺括的书脊磨得发毛,渐渐书皮掉了,有些页数松垮垮的,露出里面的白色装订线。读的时候,并不是规规矩矩从头开始看。一套书,没准放在什么地方,没准什么时候拿起,随意翻到一页,没准能看上几行。因为熟悉,不论从哪一行看起,都连接的上。每一个人物,熟悉得如同邻家一样。最爱的情节是一帮姐妹们办海棠社桃花社,咏菊,品梅,填词联诗,割腥啖膻大嚼鹿肉,真是痛快!自己好象就在她们身边,凝视着她们叹“秋花惨淡秋草黄,耿耿秋灯秋夜长。”她们喜“岂是绣绒残吐,卷起半帘香雾。”她们赞“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

  近年来,上网的时间较多。网络上看书,倒是方便,想看什么书都好找,只需一搜。只是少了书香,还是少了许多情趣的。此外,也没有手握沉甸甸书籍的踏实感。以前,最为快乐的,是买到新书时。手捧新书,散发着好闻的墨香,把鼻子凑到书页跟前,贪婪地呼吸。舍不得读,怕这快乐消散得太快。而一旦读起来,又刹不住闸,兴起时一口气读完。曾经有一次,读一本长篇,早上买到的书,因为忍不住,中午做饭也不忍放下。做好饭,边吃边看。晚上做饭也在看,做好饭,边吃边看。一直看到半夜,全读完,才松口气,睡觉。

  因为爱书,所以珍惜书。可免不了丢书。一般都是熟人借去了,没有还。常常坚持硬着头皮去要,也有无法要回来的,或者干脆失踪。心疼得很,完全可以再买一本,却怀念丢失的那本。怀念的时间会很长。多年后,从哪里提到那书,正是自己丢掉的,心里格外伤感,心痛。这种感觉,爱书的人,都是有同感的。

  孔子说,“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读书,不是读死书。读完就读完了,那么再博览群书也是草包一个。读书的过程中要思考,读完也要思考。一本读完感觉毫无意义的书,不读也罢。思考的过程,正是消化书的过程。好比吃饭,读书是咀嚼,阅后思考有如肠胃的消化。必须有好的肠胃,才完全消化掉。从此,这本书,真正属于自己。已溶化到了内心。

  夜半挑灯读书,意境实在好得很。安静的夜里,昏黄的灯下,歪在床上,翻阅一本旧旧的书。只有过些时辰,手指翻阅书页而发出的沙沙声响。周围都是寂静的。没有人打扰,没有世事烦扰,整个人沉浸在书的世界里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