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的感动
乔志勇
       [《长钢纵横》2014年 第2期 总第89期 ] 关闭】【回页首

    三月下旬的一天,瑞达公司焦炉煤气加热系统大检修。我负责1号焦炉地下室焦侧高炉煤气管道0号渗水处焊接的安全监护工作。燃气公司停送高炉煤气后,经过氮气吹扫煤气管道,取气样化验分析合格后,凌晨5时,检修车间的崔庆芳和王永来到地下室。他们已提前把电焊机、氧气乙炔气瓶等一切工具摆放到位,接通了手把线和气割枪,我和他们进行了必要的安全交底后,两位师傅进入现场开始作业。

    在应急照明灯的强光照射下,崔师傅仔细查看煤气管道渗水处的情况,发现渗水的焊缝正好位于煤气管道下方的支架上,水正从支架的圆弧边缘一点一点滴落。

    “这样特殊的位置,该如何处理?”我不禁问了崔师傅一声。

    “高炉煤气管道根本挪不动,只能把支架和管道四面焊接到一起了,没有别的好办法。”崔师傅一边查看,一边回答。

    高炉煤气管道距离地面只有四、五百毫米高,由于长期渗水,地面阴暗潮湿、水渍斑斑。他俩找来一块包装箱硬纸板铺在下面,崔师傅费力地侧身钻了进去,先用气割枪把管道上面锈蚀的铁皮烧红,然后再用锤子敲掉,露出光洁的焊接面,缝隙宽的地方用钢筋填充进去垫平,然后开始认真地焊接起来。侧身蜷曲在管道下面,手臂伸展不开,焊接起来非常困难。崔师傅艰难地举着焊把,一点一点耐心地划着弧光,不时用力挪动一下身体,换一个姿势。焊到最里面的焊缝时,崔师傅的整个身子都弯曲到管道下面,快成90度角了,头上的安全帽枕到潮湿的地面上,姿势看上去十分难受,但他仍坚持举着焊把,艰难地一点一点焊接着。

  整个上午,崔师傅一直钻在管道下面,没有出来歇一次或喝口水。12时多,快餐盒饭送来了,他才停下手头的工作,慢慢地爬了出来,伸了伸酸困的腰肢,摘下安全帽,大口喘着气。他的额头上渗出大颗大颗的汗珠,脸上溅满了焊渣和泥点。

  “走,吃饭去!”崔师傅快乐地招呼大家。

  等我吃饭回来,崔师傅已经钻在管道下面,又开始了艰难的焊接工作。

  下午2时左右,支架的南面顺利好了,准备焊接北面。看到北面地面上还有不少小水洼,我赶快找来一把大扫帚,把积水往外扫了扫。地面上仍残留不少稀泥,我把大扫帚垫在上面,再把硬纸板铺到扫帚上。休息了一小会儿,崔师傅又抖擞精神,开始下一轮焊接。这次他必须双腿伸到里面,头朝外侧身,这个姿势才能保证右手在上拿焊把。弧光闪闪,映照着他疲惫的脸。也许是经过长时间劳作,他的头支撑不住,垂到了地上,王永赶快找来一个塑料桶垫在他的头下,好让他能仰起头来,略感舒服些。由于北面的焊缝还在不停地往外渗水,每划一下弧光都会发出“扑哧”、“扑哧”的声响,焊上一层,还是不断有水滴浸出,崔师傅就敲掉焊渣,再焊上一层。由于头部距离焊缝太近,使用焊帽护脸十分困难,他只能扔下焊帽,伸出左手遮挡弧光,以防把眼晃伤。

  经过近十个小时艰苦的努力,下午3:40,终于啃下这块“硬骨头”。我赶快招呼崔师傅坐下,并递上一瓶矿泉水。

  “这样的工作太难干了。累坏了吧,快歇歇吧!”此时,他的工作服半个身子都湿透了,上面沾满了灰白色的泥浆。

  “没事,每天都是这样干的,习惯了。只是有的地方不能用焊帽,弧光刺伤了脸,晚上又要褪皮了。”崔师傅轻描淡写地说道。

  我的心被深深地震撼了,除了感动之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