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心尽职促降本
——记仓储公司废钢组回收监督工常忠义
陈旭宁 张向莉
       [《长钢纵横》2014年 第2期 总第89期 ] 关闭】【回页首

扣了对方没意见

    “喂,常师傅,你在哪儿,昨天你上夜班没开安全会,今天你有时间就来补学一下会议的内容吧!”

    “好的,安全员,我就准备去呢,刚才(上面)打电话说要来一车废钢,我看住卸了车再去,你看行不行?”

    “行,没问题!”

    大约半小时后,常忠义到安全员处学习签字时说:“刚才那车废钢里耐火砖不少,太不像话,我请示后已经按要求拒收了。”

    这个“常师傅”就是仓储公司废钢组回收监督工常忠义。近期系列检修送来的废钢中渣土量较大,常忠义天天盯在料场,亲自监督进行质量扣减,不讲一丝人情。在遇到“难缠”的业主跟车员时,常忠义就讲道理:“师傅,我也不愿意扣,可是你们废钢中的渣土,如果不按规定扣掉,我们就亏库了,要追查监督工的责任……”常忠义一席话说得对方理解了。像这样的好话常忠义不知道要说多少遍,为的是不亏库、不失职。他扣减了各单位送来的渣土重量,还让对方又没意见。正是常忠义等回收监督工一车车地尽职把关,才保证了废收回收效益指标的完成。

五十斤也要“吸”回来

    说到废钢“损耗”,有好多方面,库底含铁的钢渣面就是其中一项,这是一项无法避免的指标,但是可以最大限度地降低。常忠义自觉主动花了三个班时间,把废钢库底含铁的钢渣面指挥行车一吸盘一吸盘地吸出来,或直接装车送往炼钢厂,或均匀地铺撒到了南边的大废钢堆上。

    近期,废钢料场出库见了底,常忠义站在空旷的料场,看到有零散的垃圾和不锈钢废钢,剩下的就是高低不平、坑坑洼洼的含铁钢渣面。

    常忠义首先清理了垃圾和废钢,就开始指挥行车用电吸盘把库底能吸住的钢渣面往外吸。“你可别小看这些细细的钢渣面,凡是电吸盘能吸起来的,含铁量不下百分之八十五”。一个在废钢料场干了多年的老职工这样说。“每吸一盘钢渣面重量最少也在五十斤呢!”

吸不到的废钢用手搬

    “跟老常干活不累,远处的废钢不用甩吸。这样不仅省电,还省时省力。”和老常搭档的一名行车工说。

    废钢料场西侧边缘外有的废钢超出了地轨行车的吸料范围,行车工需要反复操作小车和主钩配合动作,才能把外面的废钢吸进来。常忠义上班,行车工就省心多了,凡是外面行车够不到的地方,老常就动手一块一块地把废钢翻卷进来,这样一来,行车工就不需要操作小车,单纯操作吊钩起落,就能完成吸料任务。电工小刚说:“这样能减少小车运行,起码省了不少电,还延长了电机寿命。”钳工林明说:“减少了西边终端止挡被撞坏的次数,起码是省了补焊的焊条吧。”

  常忠义下手搬废钢,既省电又延长了设备寿命。粗略地计算一下,忠义上班,按一天节省一度电、延长机械备件寿命十分钟算,他一年为企业节省265度电、延长备件使用时间45个小时,是没有问题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