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与北方的冬天,就如同春雨、夏花、秋实一样是紧密相连、密不可分的,一代伟人毛泽东面对北国飞雪发出了“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的感慨,冬天如无雪,就享不成“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钓趣,品不尽“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的凄苦,理不清“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的淡淡哀思。由此说,雪是冬天的知音,是寒冷的使者一点也不为过。

    带着灵性的雪花是个优雅的舞者,如诗、如画。她像月宫中的女神在寂寥的天空把她的洁白、高贵,撒向人间。早上起来看着窗户上的冰凌花,只一个晚上,雪妆点了一个白茫茫的世界,像是要给我们一个惊喜,心灵的褶皱一下子被熨平,即使是垂垂老者,也有一种奔跑的冲动,顿时雀跃起来。雪让我们“偷得浮生半日闲”,放下身边俗事,放下心中牵挂,潜心静气,来感受这个充满诗意的自然馈赠。

    走在雪地上,听着雪咯吱咯吱的声音,如同听着醉人的音乐,陶醉、心悦。脚步随着雪的惯性不断往后,随着步伐调整呼吸,与雪后沁人心脾的清新交换着空气,洗涤着肺叶,荡涤着尘埃,仿佛感觉一缕缕灵气侵入自己的五脏六腑,浑身舒坦、透彻。

    当人们驻足欣赏雪时,我的思绪早已随着飞扬的雪花“飘”到了小时候。

    总是怀念小时候的雪,每个冬天总要下几场酣畅淋漓的大雪才感觉过瘾。雪后,最忙的是住在平房的阿姨叔叔们,早早起床打扫门前雪,隔壁二狗的娘总要把我家门前的雪也扫干净;有的小朋友们则一窝蜂去打雪仗、堆雪人,还要比比谁的雪人好看;有的小朋友们在扫出雪的空地上扔沙包、跳皮筋、踢盒子,丝毫不惧寒雪;也有的小朋友们排成一队,在磨的光滑如镜的冰面上,一个接一个的划冰,虽然寒风凛冽,大家却玩的热汗微出,小脸通红,天黑了也不回家。

    而我最喜欢在雪后吵吵着小舅给我逮雀儿。在院中空地上支一个箩筐,用树枝架起来,一头拴住一根绳子,绳子的长度要足够拖到家里,在箩筐处撒些小米。我们躲在家里,手捉着绳子,密切注意着外面。也许是连下了几场雪的缘故,麻雀们饥不择食,看见小米纷纷飞过来叽叽喳喳地吃着,一窝蜂来的麻雀们一开始只是试探性的靠近,渐渐发现没有危险后,有那么一个胆大的会试着去箩筐下吃,小舅叫我赶快拉绳子。这是个技术活啊,要么是雀儿没进我就拉早了,要么是箩筐拉歪了。时机不对,技术不行,经验不足,更惊的麻雀一阵阵的乱飞,而我早已是手心脑门直冒汗,丝毫感觉不出外面的冰凉。关键时刻还是小舅出手,一击即中,麻雀在箩筐里上下乱飞,而小舅轻轻地掀开一个小缝,手伸进去就逮住了,小麻雀扑闪着翅膀极力挣脱,而我早已欢呼雀跃起来。那时想把麻雀当宠物养,没鸟笼子就在麻雀腿上拴了个绳子。别说,这个办法真不行,麻雀几下子就挣脱开来,重获自由的它一溜烟飞了,没有一丝留恋,徒留我想捉它回来捉不住,憋屈、郁闷、难舍的情绪涌上心头,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小舅则忙说,等再下雪了再给你逮一只……

    如今成家生子的我,每每下雪后,总会回忆起小时候的人和事……

    因为有雪,冬天才更加具有诗情画意;

    因为有雪,冬天才能成为一个圣洁、温情的冬天;

    因为有雪,才能演绎出一个又一个感人的、有趣的故事。

    好想与雪再来一次不期而遇……



李怡          2018-1-30
 
 
版权所有:首钢长治钢铁公司文化信息处
投稿电话:0355-5086633  E-mail:cgweb@changg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