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五,是端阳;

    门插艾,香满堂;

    吃粽子,洒白糖;

    龙舟下水喜洋洋。

    又是一年的端午,粽香扑鼻。勾起我童年记忆里关于外婆过端午包粽子的许多情节。

    我的幼年是在外婆家度过的,正方的四合院子、三棵梨树、两架葡萄藤、一条狼狗……端午前几天,外婆开始马不停蹄地准备艾、江米、苇叶、马莲、红枣等等,还会从针线簸箩里挑选五色绳子,搓成一股股,给我们几个孩子带上五色手链,还有一只装着“秘方”的荷包,浓烈的味道引得我们“心生嫌弃”,却也美美地到处炫耀。记忆里艾是从后山上采回来的,孩子们负责把它们三三两两置于门后、窗边、悬于屋内,然后开始围坐在东屋看外婆包粽子。“包粽子喽!”外婆把早已准备好的材料一字排开,只见她取出两片苇叶,并排一折形成漏斗的样子,然后一层米一颗枣再一层米再一颗枣,然后压紧,按平,折叠,最后用马莲绳子捆住,一只四角粽子就包好了。见外婆这么娴熟,孩子们觉得容易极了,也凑了过去,学着外婆的样子,挑一片苇叶,轻轻一折,一颗枣几粒米,漏了…哈哈哈地笑一会儿,再继续,卷卷卷花卷似的包裹起来,扎上绳子,完全“四不像”,叽叽喳喳再闹一会儿,争相攀比着自己的“杰作”。外婆累得满头大汗,看着我们却也笑得合不拢嘴。又一阵忙碌之后,“五花八门”的粽子终于可以放进锅里了,孩子们早已迫不及待,催着外婆赶紧煮上。等待出锅的时间最是煎熬,深深吸一口,满屋粽香,口水直流,真是一点不夸张。孩子们爱吃甜食,白粽子伴着白糖,用牙齿一咬,吃起来黏而不粘牙,甜蜜感都融进嘴里,美味极了。

    长大后,看外婆包粽子的机会越来越少,能吃到粽子的种类也越来越丰富,街上也卖起了花式多样的五色绳子,但是外婆依旧坚持自己动手包粽子,依旧保持原汁原味的白粽子,依旧给我们搓着五色绳子……

    而今,外婆已在天堂,孩子们再吃不到她亲手包的粽子;而今,妈妈成了外婆,学得外婆的包粽子手艺;而今,端午节里五色绳子、“秘方”荷包、白粽子,还是原来的老样子。



王 芳          2017-5-5
 
 
版权所有:首钢长治钢铁公司文化信息处
投稿电话:0355-5086633  E-mail:cgweb@changg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