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老青年老爸,年轻时在文工团担任笛子独奏手,还会吹口琴拉二胡,而且那个时候学乐器没有师傅,就凭着一股喜欢的劲头自己琢磨成才。如今,家里小学生突发奇想要学笛子,老爸今天就捡起旧功夫,当起了竹笛老师。

    吹笛子要气息悠长,一口整齐的牙齿。70岁的老爸牙掉光了,气息也不够,用他的话说,“现在走风漏气”,但重新捡起旧爱,每天快乐的不得了。窗外雨。窗内,老爸一边听,一边讲解其中的变调、和音、搓音。师徒俩各一只
竹笛,在这寂静的夜里一示范一学习。音乐美好如斯。

    小时候常听老爸吹口琴,印象最深的是王二小放牛郎、妹妹找哥泪花流。那时妈妈爱唱歌,一把金嗓子,洗衣服时唱歌,做饭时唱歌,打扫卫生时唱歌。妈妈爱干净,家里永远一尘不染清爽整洁。如果是饭后,妈妈唱歌,爸爸就吹口琴和应着。家里有一本很厚的歌谱,我们最早的歌都是跟着妈妈从那里学的。家里有个小院子,院子里有两棵树,树之间拉跟绳就是我们的秋千,坐在上面晃啊晃,眼睛里都是斑驳的阳光和树叶的影子。爸妈上班没时间,小院子里就种满好养的野菊花,照样开的茂盛。现在的露台、花坛,常常让我恍惚间与儿时的那个院子重叠了。那时,秋千上是我和姐姐。现在秋千摇椅上是老了的爸爸。可是,他在唱歌诶。于是,我就幸福地笑了。


赵研宏          2017-6-5
 
 
版权所有:首钢长治钢铁公司文化信息处
投稿电话:0355-5086633  E-mail:cgweb@changg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