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甥女三周岁的生日这天,弟弟突然提出去方山峰游玩的建议,大家一拍即合,一行十余人驱车向方山峰进发。因为柏油马路一直修道山脚下,很快便来到山脚下。

    登山前每个人都找了一根小木棍做拐杖,队伍开始进发了,原先的柏油马路没有了,走过一段土石路后,面前是一条蜿蜒曲折的小路。初春季节,乍暖还寒,田野间光秃秃,天空一片明净。走了没有多远,突然看见一条小溪,因为水量小,冰未消融。翻过小溪来到了一片开阔地,我极目远望,看见方山顶有些遥不可及的样子,不禁心里想,这能登上去吗? 

    再往前走,路越来越陡,越来越窄,两边或是荆棘或是树林。此时,两只野兔许是受到惊吓,往山坡上逃窜,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上山的队伍来到了一颗斜长的松树旁摆开姿势拍起照片来。休息片刻继续前行,路更加陡峭了,突然有人叫起来,说前面发现了石梯。我和孩子也紧走几步,果然看到了一条石梯路直通峰顶,我们也隐约看见了封顶的寺庙建筑,心里高兴起来,“快走!看见寺庙了!”不知谁喊了一嗓子。此时再回头看两个姐姐却落在了后面,喊了两嗓子催促她们,随即我和孩子继续爬起了石梯,突然孩子喊起来“妈妈,这里有字!”我过去一看,果然在石梯上标有数字,随后我们发现每走一段就能看到标着的数字,我想这是山上什么人为了给大家记录石梯的台阶数而标的吧。

    走了一会,没见两个姐姐上来,就电话联系了一下,她们因为太累,不爬了。我也累得够呛,只是侄儿和儿子没有一点累的意思,兴致很高地爬得老高了。我又继续爬起来,此时看见石梯上标有600的字样,说明我们已经爬了600多阶级台阶了,峰顶的寺庙已经看得很清晰了。看见有两个和尚,站在建筑的屋顶。也许是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他们喊起了“阿弥陀佛”。由于匆忙出来,没有准备水,我们有些口干舌燥,每登一阶都十分费力。好在最后的一段石梯有了石栏杆,我们便扶着栏杆坚持着……只见寺庙是建在一处悬崖峭壁之上的,石梯到了峭壁的底部消失了,接替的是左右各有一条羊肠小路通向封顶。

    到了封顶,举目四望,家乡美丽的景色尽收眼底。心怀一下开阔起来,刚才一路的疲惫一扫而光。我们先参观了“玉皇殿”和“金星洞”,里面有供台,云气冉冉。“金星洞”建在石壁间,洞口两边是片状的石头,一片片叠加在一起,听人讲这是天书。随后我们来到“精卫冢”,庙宇宏大,造型别致。去到“药王庙”,刚才的和尚热情地接待了我们,给我们提供了热水。攀谈间我了解到,我们攀登的方山峰是发鸠山的主峰,海拔比泰山最高峰还高出120米。发鸠山由三座主峰组成,发鸠山有着美丽的传说。上古时共工和颛顼争夺帝位,共工发怒后头触“不周山”使天柱折,地维绝,天倾西北,地不满东南。这“不周山”就是发鸠山,另外据传说炎帝小女儿游于东海,溺而不返,故为精卫,常衔“西山”之木石,以堙于东海,这里所说的“西山”即指发鸠山。小时候听“精卫填海”的故事最为有名,也最为感人,想不到今天竟能故地一游。

    休息够了,和尚很友好地陪我们一起游玩了“无风台”,一年四季这里任何时候都无一丝一缕的风息。站在避风台此时再看发鸠山,奇峭的山峰逐次排列,像三尊傲立苍穹的巨人,蜿蜒南北,雄伟壮观,山头雾罩云腾,翠奔绿涌,颇有仙境气势。

    从和尚师傅那里得知,我们刚才来时登的是“登天梯”。除了目前的这些景观,他说山间还有灵应侯庙、太和宫、南崖宫、真武宫、跑马坪和黑虎庙、拴虎石等许多名胜景观,但由于时间关系我们只能原路回去了。

    一路上想起陶渊明的《读山海经》诗:“精卫衔微木,将以填沧海。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陶渊明把区区精卫小鸟与顶天立地的巨人刑天相提并论,一种悲壮之美,千百年来震撼着人们的心灵。虽然没有看到繁花似锦的景观,但为有像精卫鸟一样坚韧不拔精神的家乡人民感到自豪,为家乡有如此悠久的历史而感到高兴。


鲍海燕          2017-3-20
 
 
版权所有:首钢长治钢铁公司文化信息处
投稿电话:0355-5086633  E-mail:cgweb@changg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