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钢城大街上那火红的中国结,大红的灯笼高高挂起,金鸡抱着“福”字鸣春,春节的脚步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走在钢城大街上,总是听到一些人说,“过年和平常一样,现在也不缺吃,不缺穿,天天还不是过年呢?”是啊,现在年味儿确实是淡了,现在连过年的仪式也越来越精简了,不再为准备年夜饭连续好几天忙碌,不再把新衣服留到年三十才穿,对过年的期许也越来越小了,才渐渐感觉好像是丢了些什么。究竟什么是年味儿呢?是热气腾腾的年夜饭,是全家围坐在一起的热乎劲儿,还是爆竹声声里的烟火气儿?似乎都是,但又不尽然。

    还是在小时候的记忆中,年味比较浓。那个时候,家家户户都乐于过节、喜欢交流。人们不厌其烦地做些传统美食,费时又费力。记得每年过年的时候,总是放寒假后就回到了奶奶家。腊月二十三中国北方的“小年”过后,奶奶开始在院子里烧火蒸团子,提前准备好黄色的糯米和煮好的红豆,点燃干柴烧起旺火,然后揉面。奶奶用自己粗糙的双手一个一个地包起了团子,不一会儿,水烧开了,奶奶拿起锅盖,一个一个整齐地往篦子上摆放团子,十五分钟后,一锅热腾腾的团子就出锅了,我和弟弟迫不及待地拿起热腾腾的团子吃了起来,弟弟边吃边说:“奶奶,你蒸的团子真好吃,又香又甜!”。

    到了除夕一大早,大家就开始忙活着年夜饭,剁饺子馅,烧红烧肉、炖排骨……就这样紧张忙碌了一天,到了太阳落山后,父亲开始在大门上贴春联和“福”字,看着家里人忙里忙外的身影,让我感受到处处洋溢着节日的气氛。晚上,无论大人孩子,准时都围在电视前欣赏着春节联欢晚会,感受到了那浓浓的除夕之夜的文化“大餐”。清晨,走在大街上,即使是不知道姓名、脸熟的人,也相互道声“过年好”。

    回忆起儿时过年的情景,感觉依然是那样的清晰。岁月悠悠,一晃已经是步入中年行列的人了。如今的我渐渐地明白了,其实,所谓年,不在于物质的充实、仪式的繁复,而在于平淡生活中亲朋好友间的真诚和友善,亲人团聚的亲情和关爱,同时也是我们对新的一年美好生活的热爱和向往。                        



宋雄伟          2017-1-25
 
 
版权所有:首钢长治钢铁公司文化信息处
投稿电话:0355-5086633  E-mail:cgweb@changgang.com